文章 Articles

索契冬奥会的环境负遗产

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后,开发商盯上了这片原始的山地,力图将其变成世界级的滑雪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Tom Kelly

俄罗斯最有钱有势的那些人正趁着国家经济和政治陷入困境之机,力图重启一项筹划已久的投资计划。这项计划罔顾国际公约,将削平世界上最原始的山地,将其变成世界级的滑雪场。

这个计划针对的正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遗产。

两年前,关于索契冬奥会的头条新闻铺天盖地,许多报道关注的焦点都是其巨大的环境代价。所有的滑雪和住宿设施都是完全新建的,这在冬奥会历史上还是首次。好好的一座国家公园被变成了大工地,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俄罗斯争取主办这一大型体育赛事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把它当成高加索山脉长远大开发的契机。官员们承诺,在冬奥会结束后,仍将在现有的基础上继续旅游设施的建设。而所有这些建设都是在一个具有全球性意义的保护区范围内,这里是许多濒危动植物的家园。

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开发高加索山脉的雄心壮志态度积极,因此把主办权授予了索契,而且还用这些计划来为俄罗斯预算超支(约550亿美元)进行开脱。

 

“超出的数百亿美元是俄罗斯长期投资的一部分,目的是想把这个地区从没落的避暑胜地变成一个全年性的旅游目的地和整个国家的冬季运动基地。冬奥会则起到了催化剂作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前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没有兑现的承诺

在获得冬奥会主办权的同时,俄罗斯政府正式向国际奥委会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承诺说,要对索契冬奥会造成的环境破坏进行补偿。官员们承诺扩大新开发区域周边的保护面积。也就是说,西高加索世界自然遗产区域将扩展到姆济姆塔河上游。

冬奥会后,俄罗斯政府开始着手兑现上述承诺。2014年,他们先是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提出要扩大西高加索山世界遗产保护区的范围,接着俄罗斯自然资源与环境部拟定了一份决议草案,准备修改俄罗斯法律。

但在2015年,“情况发生了戏剧性变化”,绿色和平组织俄罗斯办公室保护区项目负责人米哈伊尔·勒恩德林说。

去年8月,该部提交了一份新的决议草案,通过降低索契国家公园的保护级别来实现建设的合法化。10月,俄罗斯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撤回了扩展保护区的计划。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在11月3日完成了上述决议。

对此,勒恩德林在2月13日的采访中说:“他们反而开始计划扩建度假村。政府将公园边界地区的保护级别降为休闲区,为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打开了方便之门。”

与此同时,Roza Khutor和Ober Khutor这两家俄罗斯滑雪度假村开发企业的主管谢尔盖·巴钦及其老板——俄罗斯寡头弗拉基米尔·波塔宁开始公然在俄罗斯国内外为他们的开发计划打广告、做宣传。

据俄罗斯滑雪联合会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的消息,去年10月巴钦在捷克对国际滑雪联合会说,上述两家公司计划趁着未来几年姆济姆塔河上游的开发,将把滑雪场扩展四倍。据巴钦说,他们“准备将自由式和滑雪板的雪场设置在山上更高的地方,这样它们就不用再依赖索契变化无常的天气”。也就是说,他们将把开发建设扩展到姆济姆塔河的源头。

12月22日,俄罗斯政府的出尔反尔达到了顶点。就在这一天,曾经亲自视察冬奥会设施建设的副总理德米特里·科扎克签署了一项命令,将姆济姆塔河上游从所有现行保护规定中剔除,将其变成上述两家公司控制下的一个开发地块。

“俄罗斯之前计划把这个地区纳入世界遗产保护区的范围之内,但从去年夏天开始它却出现在开发商的建设计划里,所以事情显得倍加奇怪。”世界自然基金会俄罗斯分会高加索(俄)地区办公室的负责人瓦勒里·舒姆尼克2月12日在一封采访回复邮件中说。

俄罗斯地理学会正在向普京总统请愿,要求收回科扎克副总理签署的命令。

该学会索契办公室1月16日在一封信件中指出:“对保护区域自然系统的破坏,只是为了满足一家私营商业企业的一己私利。与此同时,Roza Khutor公司和它下属的Ober Khutor公司的行为与俄罗斯在冬奥会后的国际义务是冲突的。”

地理学会和环保活动者们说,开发河流源头的行动意味着,西高加索山将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的成员。

棘手的扩张需求

为冬奥会短暂的游客潮修建的滑雪和交通基础设施,导致索契的接待能力远远超过了正常需求。巨大的客房数量如今面临着和墨西哥坎昆一样的窘境。

讽刺的是,正是由于冬奥会大规模建设造成的接待能力过剩,带来了进一步扩张的棘手需求。

目前,俄罗斯面临的一系列不利情况,如卢布贬值、针对俄罗斯的国际制裁以及俄罗斯对公众到土耳其和埃及的旅游禁令等倒是变成了索契的“利好”消息。同时,俄罗斯变成了外国人眼中经济的旅游选择,更多的俄国人也青睐国内游。

但是,一些专家指出,如果索契想要与世界级的滑雪胜地进行竞争、让游客住满饭店的话,就必须扩展滑雪场。

《欧亚地理与经济》杂志2015年5月的一篇文章指出,“索契吸引的主要是欧洲游客……而且限于滑雪爱好者。按照国际标准衡量,这里的滑雪场规模较小,总长度不到80公里”。

现有设施的俄罗斯投资者为了偿还债务并且获得投资回报,也认为有必要进一步开发来吸引更多的游客。

巴钦2015年1月在写给副总理的信中指出,“为了对冬奥会留下的设施进行充分利用和开发”,索契必须将滑雪场扩展到每天能够容纳2万人的规模,让旅游设施得到全年性的利用。

这封信的内容是由索契当地的环保团体——“北高加索环境观察”最先披露的。在信里,巴钦向科扎克副总理承诺:如果政府能将索契国家公园的保护级别降低为休闲区,他们将为进一步开发提供资金。

3月24日,俄罗斯最高法院将就索契国家公园被剥夺保护资格一案第一次开庭,原告绿色和平组织的勒恩德林将会出庭。他计划今年接着就科扎克把姆济姆塔河源头交给一家私营开发商的命令提起诉讼。

当被问及目前的开发计划是否与索契冬奥会有关时,勒恩德林回答:“是的,那是当然的。”

他接着说:“如果没有冬奥会,就不会有任何旅游设施。或者,旅游设施比现在少很多的话,扩张也会比现在慢很多。”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