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泰国村民誓言抵制老挝大坝

在状告泰国政府未对老挝湄公河大坝的跨境影响尽到评估义务败诉后,村民们宣布将斗争到底。

Article image

湄公河三角洲的传统捕鱼 (图片来源:Uwe R. Zimmer)

不久前,泰国一农民团体就湄公河大坝向泰国行政法院提起诉讼,这是该地区第一起由当地社区主导的诉讼案件。尽管此次诉讼以失败告终,该团体并未放弃并提出上诉。

2015年12月25日,泰国行政法院判决五个泰国政府部门在一场官司中胜诉,它们被指控“非法”签署了一项从老挝沙耶武里水电站购买电力的协议。该项目计划装机容量为120万千瓦,建成后它将是湄公河下游干流上的首座大坝。

这起诉讼由湄公河沿岸8府的37名村民发起。他们认为政府当局在签署了协议前既未对该项目的跨境环境和健康影响进行评估,也未按照泰国宪法的规定进行事先协商。

村民表示沙耶武里大坝将严重破坏湄公河的生态系统,剥夺数百万依河为生的居民的食品安全和日常生计。如果放任沙耶武里大坝建设,这将成为湄公河上 其他11座待建大坝的恶例。

二十年的斗争

从清莱府清孔的家乡跋涉12个小时来到首都曼谷,原告之一的尼哇·罗考前来聆听法庭的裁决。

尼哇说:“我们深感失望……司法体制不能为人们伸张正义,而是把经济增长放在优先地位,让人们无法保护自己可持续经营自然资源的权利。”

20年前,自从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在中国境内称为澜沧江)的六座巨型水坝中的第一座建成,湄公河沿岸的村民们就发现河水的水流不再正常。

泰国沿江的农田被大坝水库泄洪造成的剧增水流(有时就在一夜之间)所淹没。同时,湄公河的渔获量也减少了,许多人怀疑这是因为鱼类的洄游路线被大坝阻断所致。

尽管村民们对上游中国大坝的负面影响提出了种种质疑,2010年老挝政府和泰国开发商Ch. Karnchang公司还是开始在湄公河下游建造沙耶武里大坝。

这个项目由六家泰国银行出资,是湄公河下游11座规划大坝(2座在柬埔寨、9座在老挝)中的第一座。

项目于2010年开工,当时尚未得到湄公河委员会(MRC)的同意。这个委员会由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四国构成,旨在就流域管理进行合作,但这个项目却非如此。

泰国对此保持沉默。但柬埔寨和越南认为老挝违反了国际法和湄公河委员会于1995年达成的“湄公河协定”,该协定禁止在协商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开始项目建设。

考虑到下游超过6千万居民的生计将会受到大坝的影响,柬埔寨和越南呼吁在跨境环境影响评估完成前暂停施工。另一方面,老挝坚称该项目是合法的,并表示2012年才会开工,之前进行的仅仅是准备工作。

在项目开工一年后,泰国国家发电局(EGAT)与沙耶武里电力公司(由包括Ch. Karnchang公司在内的泰国和老挝企业合股建立)签署了一项电力购买协议,表示收购该项目生产的95%的电力。工程建设进行的同时,“事先协商”也在各个湄公河国家展开。

泰国的村民们认为,由于大坝建设违反了湄公河委员会的协定,泰国政府签署的上述电力购买协议是非法的。

四年诉讼

2012年,泰国村民们第一次向行政法院提起诉讼,五个被告的泰国政府部门包括:泰国国家发电局、泰国国家能源政策委员会、泰国能源部、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以及泰国内阁。

这次起诉被法院驳回。村民们被迫向泰国最高行政法院(SAC)提起上诉,该院于2014年破天荒地受理了此案,这是湄公河地区的法院首次承认大坝的跨境影响。

案件被发回到行政法院重审,并作出了有利于泰国政府部门的判决。判决书认为,沙耶武里大坝的事先协商会议于2011年在四个府举行,而且是在老挝正式宣布项目开工之前。协商会议的结果公布在湄公河委员会的网站上,泰国的购电协议文本也公布在政府网站上。因此,法院认为政府部门已经尽到了其法定义务。

但是,村民们表示事先协商做得并不规范,他们也无法获取信息。原告之一的差那荣·翁拉住在沙耶武里大坝下游的黎府,他参加了在村里举行的第二次协商会议。他觉得官员们只是来通知各村大坝建设的计划,而非听取他们的意见。

他说,能上网的村民寥寥无几,政府机构也不告诉他们信息已经发布。“法庭只关注官方报纸上写的事先协商结果,根本不看过程中的实际情况。”

原告们于2016年1月25日提起最终上诉,法庭将于两年内作出裁决。

规范海外投资

沙耶武里大坝案向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各国发出了一个明确信号,即必须注意投资的跨境影响。

2015年12月,东盟经济共同体成为单一市场,货物、服务、投资和劳动力可以在东盟国家间自由流动。泰国投资者已经涌入了那些环境法律相对薄弱的邻国。就在与泰国相邻的沙耶武里省,两家泰国能源公司和一家老挝国有企业正在建设洪沙燃煤发电站

中国和泰国的公司也正在缅甸战乱不断的克伦邦修建另一个充满争议的项目——哈希大坝。2014年,泰国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在缅投资国,累计投资超过100亿美元。

随着更多投资项目的上马,人们对跨国影响这匹“脱缰野马”的关切也会与日俱增。

原告村民的律师、社区资源中心的协调员素拉塔纳玛尼·波拉说:“泰国法律无法跟上这个潮流,尽管企业的总部在泰国,但法律对泰国投资者在境外的行动无能为力。法律必须具有地区视野。”

在沙耶武里大坝的案例中,只要没有发生实际损害,原告们无法提起民事诉讼,所以他们针对政府部门提起了行政诉讼。

不断增大的声音

在法庭裁决后,回到家中的尼哇继续为提高保护湄公河的意识而奔走呼吁。

他所在的地方环保团体——Rak Chiang Khong集团最近开设了“湄公河学校”,为的是让下一代了解当地生态和文化的价值。

泰国的村民们还试图建立一个规模宏大的“湄公河人理事会”,将湄公河下游国家的村民们聚在一起,增强他们的声音。

他们意识到,与其他大坝项目的战斗还在前方。

这些未来计划建设的大坝包括26万千瓦的栋沙宏水电站项目(位于占巴塞省的湄公河上)。据缅甸国营报纸《万象时报》的消息,该项目将于下月开工。

尼哇说:“提起诉讼只是伸张正义的道路之一,同时还有其他路径。”

 “我们并非毫无希望,我们将继续扩大影响来拯救母亲河——湄公河。”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SEA Watchdog

I wish the Thai communities with good luck. Unlikely, your PM Gen. Prayut will back your appeal because H.E Prayut is not much different from Laos' new President Bounnhamg Vorachit! I would pray Buddha for you. Sat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