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发达国家在巴黎会后应提供资金应对森林采伐

若要避免气候变化失控,减少森林砍伐至关重要。关键细节可能只有等到巴黎气候协议达成后才能确定。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Erik Patel

森林问题是世界遏制气候变化工作的一个潜在的议题。在导致地球变暖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中,森林砍伐导致的排放占到了五分之一。然而,当近200个国家的代表齐聚巴黎探讨一个盼望已久的新协议以遏制上述排放时,却没有几个国家对这个“未知领域”进行探讨。

也许对于气候谈判的三大主角——中国、美国和欧盟来说,森林只占其排放日程上的一小部分。但是,对于巴西和印尼等其他国家来说,森林在其目前排放问题和未来减排计划中都是主导因素。

大多数与会国家已经提前递交了各自抵御气候变化的规划,用专业术语来说,这就是提交了各自的国家自主贡献(INDC)。据设在荷兰的气候咨询机构——气候聚焦(Climate Focus)所说,只有40%的自主贡献方案中包含减少森林砍伐造成的排放,大多数国家自主贡献的主要内容都针对化石燃料。

这是一个被错失了的良机。供职于华盛顿智库“森林趋势”、同时也是气候聚焦报告的联合作者之一的斯蒂芬·多诺克弗里奥(Stephen Donofrio)认为,所有国家的自主贡献方案落实后,全球温度将上升2.7摄氏度,而联合国的目标是2摄氏度,森林砍伐造成的排放如果能得到解决,就能填补这个差距。

并且这一点是可以做到的。

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热带森林遭到了肆无忌惮的破坏。寻求小块耕地的小农,伐木公司和如今的罪魁祸首——农业综合企业(它们砍光森林用来种植油棕等经济作物或饲养牲畜)都是造成破坏的原因。

然而,在曾以毁林而著称的巴西,这一趋势得到了极大的遏制。过去十年中,巴西的年森林资源流失率已经下降了80%,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则减少了40%,超过了任何其它国家的减排力度。迄今,巴西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累计达到30亿吨。

下一个要数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森林砍伐国,也是第五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印度尼西亚了。由于最近的林火肆虐,印尼的排放量已经稍微超过了美国。但自从2011年以来,该国暂停发放新的原始森林新采伐许可证,因此那里的砍伐狂潮也可以得到遏制。

实际上,全球抵制破坏世界上剩余热带森林的力量正在日益壮大。许多品牌制造商担心背上森林破坏者的骂名,如联合利华和雀巢等商业巨头已经与各国政府一起于2014年9月发表了《纽约森林宣言》,承诺到2030年实现其商品供应链的“森林零净砍伐”,2020年实现该目标的一半。但是,迄今中国和印度的商界领袖还未加入。

全世界能否实现森林零净砍伐的目标?我们如何才能知道是否能够实现目标?

对森林“净”砍伐进行衡量比想象的要难。所谓“净”,指的是得失间的差。国际林业研究中心的彼得·霍尔格伦(Peter Holmgren)说,森林损失可以从上年同期的卫星图像比较中快速而清晰地看到,而再造林的生长则要缓慢得多,也不容易看到。

但这个规模庞大的再造林趋势还在继续,并且多集中在中纬度地区,从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到日本;热带国家也在进行森林再造,常常都是在农民离开土地到城里工作之后。联合国粮农组织的《2015年全球森林资源评估》汇集了各国的土地利用数据。该报告显示,再造林将全世界每年的森林砍伐面积从760万公顷减少到330万公顷,而就在短短五年之前,这个数字还是500万公顷。

如果这一趋势持续下去,到2030年世界将真正实现零净砍伐目标。巴黎气候谈判是否有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并不在于富林国家正式做出的最低限度承诺,而取决于是否有到位的财政刺激来鼓励森林保护和恢复。这里有两个重要的机制要素。

第一个是REDD计划,即“减少源于森林砍伐和退化的排放”。这一机制是用富国的钱来保护穷国的森林。目前该计划正在开展试点,大多数资金来自援助基金(尤其是来自挪威)。

REDD可能在巴黎大会之后正式“启动”。其最初设想是通过全球碳交易市场来获得资金,污染者在这个市场里通过买进REDD的项目来抵消其排放。目前这方面还没有进行太多实践,碳交易市场可能也不会出现在巴黎协议的最后文本里。但是,随着2020年巴黎协议完全生效后对工业排放的限制开始“发威”,公司基金将蜂拥而至地要求买进REDD项目,因为要实现减排目标,这是一个低成本的选择。

第二个潜在的森林保护融资来源是绿色气候基金。在毫无成果的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谈判中,富裕国家同意设立一个基金,并承诺到2020年前每年拿出1000亿美元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如今巴黎大会将近,承诺仍在,但细节仍然很模糊。

这些细节包括:各国政府要拿出多少资金,私营部门又要拿出多少?REDD项目的资金是否会被作为整个“盘子”的一部分?有多少资金被用于减少排放的“减缓项目”,又有多少被用于帮助人们应对气候变化后果的“适应项目”?(理论上,森林可以满足两方面的标准,因为它们既能储存碳,又能通过降低当地温度、抑制洪水和减少风暴来减缓气候变化的影响。)

上述问题都尚未有答案。许多观察家认为,如果巴黎气候谈判最终无法达成协议的话,原因在于资金,而非减排目标。

森林保护承诺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由谁来做这件事。各国政府可能想要建立保护区,而私营部门则争相参与其中。但事实表明,原住民和其他森林社区实际上是森林最好的管理者。比如,巴西亚马逊地区森林砍伐的剧减,大部分都是在包括雅诺马马和卡亚波等部落在内的300个原住民区域实现的,占到巴西亚马逊地区面积的五分之一。

去年,世界资源研究所在一份关于130项当地研究的综述中总结说,与其它森林相比,社区管理下的森林被砍伐的更少,储存的碳更多。正如该研究所所长安德鲁·斯蒂尔(Andrew Steer)所说:“如果想要遏制森林砍伐,就把法定权利交给当地人。”正是遵循这一建议,巴黎大会可能会发表一项声明,旨在将森林保护的国际资金直接交给原住民。

许多富林国家的政府不愿意将本国的森林置于国际监管之下。因此,我们在巴黎气候谈判中不可能看到比自愿的森林保护承诺更进一步的行动。但是,金钱万能。排放者想要森林作为补偿;砍伐者面临的消费者压力与日俱增;森林居民想拿回他们的土地。电锯猖獗的日子可能即将走到尾声。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