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变黑的江河湖海呼唤:“中国需要一部环境安全法”

中国的河流和海洋因受污染而在走向死亡,并因此在威胁着该国的生态安全。这其中,污染行业难辞其咎。汪永晨说,中国需要一部环境安全法来保护该国的水资源。

Article image

2007年2月5日,我接到湖北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汉江”会长运建立的来信:2月4日,我会一行8人去了刁河、唐河、白河边,只见新甸铺桥下污水直排,白河又变成了“黑”河。河面上漂浮着许多废液和泡沫。

唐白河流经千年古城湖北省襄樊市,是汉江最大的一条支流,流域总面积24,500平方公里,流域行政区划分属河南、湖北两省。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唐白河流域建起了许多污染企业,原本清澈的唐河和白河水质严重恶化。通过当地政府和“绿色汉江”的努力,2006年初唐白河水虽然不能称为清澈,但已经关停了一些沿河的造纸厂,水还是比过去清了不少。“没想到才一年的时间,白河又‘黑’了。”运建立说。

今年1月29日,根据广东环保局发布的信息,我抄下两个企业名单:广东东莞福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梅山——马利酵母有限公司,以便为“中国水污染地图”定位。

在离虎门大桥不远的地方,我找到了国家环保总局和广东省环保局联合调查组根据群众举报查获的严重违反环保法律的东莞福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据悉,这是环保总局局长批转给广东的首宗群众举报环保案件。该厂偷排废水超标19倍多 。

接下来我们的车开到了东莞城里,停在了城里的运河旁。那一刻,让我怎么也没想到,走在改革开发前沿的广东东莞城里的运河竟然是漆黑的,上面还漂着厚厚的一层油。

广州番禺梅山——马利酵母有限公司从2002年、2004年、2006年一直都被广东省列在污染企业的行列。可如今走在公司大门外,味道依然很大。我把传达室里人叫出来问:是什么味道?回答:和我们公司无关。

污染,已成为中国江河面临的严峻挑战。除了江河被污染以外,海洋也逃不过劫难。2006年10月中国各大媒体都在报道:专家警告如不遏制污染十年后渤海将成死海。

什么是死海,没有波涛,没有呼息,没有生命……

另据今年2月的新华社消息:“从排污口排出的污水将海水染成暗红色,还伴有刺鼻的盐酸气味。这是9日记者在号称‘天下第一滩’的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广西北海银滩看到的一幕。银滩管理公司的员工说,这并非第一次发现这种现象,常常间隔几天就有一次,估计是银滩附近几家从事贝壳加工的工厂所排的清洗液。”

中国拥有18000多公里的大陆岸线和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海洋环境的有效保护已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可是,几年前我采访鸟类摄影家周海翔时,他曾指着自己拍的一张照片对我说:“在这片海域,你从近海的山头往高处,再往远处看,你也看不到真正的海面,你看到的全是小黑点,那是海带筏。从岸边往深海走50分钟,大船走多远,海带筏就跟多远。在中国,现在几乎所有的海岸线都快找不到海草了。”

其实,如今的海边不光没有了海草,大面积的养殖甚至都压没了海浪。一张张网,一根根粗绳子,把海浪变成曲线。浮漂的玻璃球和两三米的粗绳子之间串起来的小细绳上,拴满了海带苗和扇贝。再大的大海,满满地承载了这么多后,还掀得起大浪吗?海浪被压住了,到了六月份以后,太阳照射下的水温慢慢升高,没有了浪涌,海水上下层间的交换就难以实现,水面的温度就会越来越高。记得当时周海翔就对我说:再无私的大海,连气都不让人家喘,还能漫无边际,无穷无尽吗?

环保总局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7500多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81%布设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  “这种布局很大程度上是出自于各个地方政府的利益需要,根本没有也难以从环保的角度在宏观层面上加以考虑。”   

 水污染是一个长期累积的过程,而中国官员一届任期只有5年,使得环保考核往往难以操作。有学者说: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水污染具有流动性特点,因而,这也导致环保责任难以界定。尽管近几年,中国已经开始把环保列入地方政府的政绩考核目标,但是,在实际执行时,却往往很难落到实处。 

 “水污染”已经成为中国最主要的水环境问题。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指出,人类疾病80%与水污染有关,据统计,每年世界上有2500万名以上的儿童因饮用被污染的水而死亡,超过了“战争难民”的人数。

保护海洋环境免受陆源污染全球行动计划由联合国环境署发起,1995年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政府间会议上获得通过。中国是该行动计划108个成员国之一。

这些年来中国在保护海洋环境免受陆源污染方面也进行了积极探索,做了大量工作:坚持陆海兼顾和河海统筹的原则,先后制定了《渤海碧海行动计划》、《辽河水污染防治计划》、《海河水污染防治计划》、《淮河水污染防治计划》等,将河流污染防治和海域污染防治结合起来;制定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和《全国生态环境保护纲要》,加强陆地生态系统保护,加强海岸带及海洋生态系统保护。

遗憾的是,一个海的死亡在这些原则和计划面前还严重地威胁着我们。 

生态环境安全作为一种新的国家安全观,正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生态环境安全是指生态环境处于不受或少受破坏和威胁的状态,是维护人类生存和发展所需的最基本的生态环境保障。随着全球生态环境危机的日益加剧,国际生态安全法也获得了迅速的发展,主要体现在生物安全、生物资源保护、大气环境保护、海洋环境保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控制等方面。据了解,在欧美等许多国家除了有“环保法”,还有“环境安全法”,详细规定了破坏环境应承担的各种责任,包括刑事责任,专门用于处理环境事故。

而中国对环境事故的处理主要是经济赔偿和行政责任追究,鲜见有追究刑事责任的,偶尔有也是适用于《刑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是不够确切的。因此,为了应对频频发生的水污染事故,增加环境违法的成本,有专家早就呼吁,中国也需要有一部类似的“环境安全法”。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周珂说:一个国家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根本上有赖于其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一个国家生态安全战略观的确立,其根本原因在于其认识到了生态环境问题的严重化与强化国家环境管理职能及相关措施手段的紧迫性。

生态安全保障是一项巨大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但不管面临何种挑战,强调环境承载能力和资源的永续利用,是对可持续发展进程的重要保障,也关乎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安全。

 

汪永晨,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1996年创办“绿家园志愿者”民间环保群体,致力于为中国环境保护奔走呼号,影响巨大,1999年获中国环境最高奖“地球奖”。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仅在河流源头治理污染是不够的!

最近一篇以治理青海省境内河流源头污染为内容的文章提到,人们将采取行动保护河流源头并解决环境问题,这与本篇文章提到的问题类似。但是制定相关法律真的能解决水污染么?我们已经有太多法律条文和规定了,但是知法犯法的情况还是屡禁不止,所以我认为核心问题是法律的执行,而不是法律的制定。

Tackling the water pollution at the head source of the rivers is not enough!

Recently, a piece of writing titled Tackling the water pollution from the head sources of the river in Qinghai Province quotes people to take action to protect the river from the source and prescribed some serious and severe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t the sources of three rivers. Similar to this article, can water pollution really be tackled with constituting a policy or law? I think the answer is no, we do have great books of laws, still there are crimes. I think the core problem lies in law enforceme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执法

提到执法的问题,我今天看到《新京报》24版的报道称山西柳林县环保局长王某因为“企图给污染企业充当保护伞”被停职。不知道这种现象是个别的还是典型的。
Angie

Law enforcement

When it comes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Law, today's newspaper reported a Mr. Wang, Director to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ureau, Liulin County, Shanxi Province has been fired for his "intent to protect polluting companies". I don't know whether this is a single case or one of many.
Angi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水的问题谁来管?

好像这个水有很多个同级别的政府部门在管,谁听谁的,谁该管什么?这么富有争议的管理肯定分不清责任,所以永远是混水一坛啊。

who will deal with the problems of water?

It seems that many different governmental departments of the same level are dealing with this problem, but what exactly the hierarchy is and what the responsibilities are for each of them? This should be clarified, otherwise there is a mess forev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环境问题应该综合来看

比如能源浪费,节约可以减少能源的消耗,一定程度也就可以减少污染.
综合解决才能真正达到环境保护的目的.

Environmental problems should be comprehensively considered

In the case of energy wastage, conservation will decrease the consumption of energy, and it will decrease pollution to a certain extent. If we could comprehensively resolve environmental problems, we would really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治理人脑的污染

环境的污染还是看得见的,脑子的污染却是恐怖的,无法琢磨的。靠强权硬法是不解决根本问题的。
现在我们以建设和谐社会为目标,将来就是要建设道德社会了!!

Ridding the mind of pollution

Pollution of the environment is after all a visible phenomenon; pollution of the mind is even more frightening, because it is intangible. Reliance on coercive power and stringent laws will not resolve underlying problems. Our present aim is to establish a harmonious society, but in future we should establish an ethical societ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河流污染

我家门前的河流也是非常污染,在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城北街学校附近,住在这里十年间,河水发黑,臭气熏人,所有的垃圾都往河里排放,井水又臭又咸。我不相信政府不知道。中国就是这样,悟住缺点。

River pollution

The river in front of my house is also incredibly polluted. During the ten years that I have lived in the neighborhood of the Chengbei Avenue school, located in Lei River city of Linying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river has turned black, and it emits a repugnant stench. All trash is tossed into the river. Well water is foul and salty. I do not believe that the government is not aware of this. That's just how China is: trying to cover up shortcomings and problem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所有人都依赖水源

是时候让政府认真进行考虑、并将口头承诺付诸实际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多年后,无论你是政府官员和是平民百姓,我们都将没有清洁的水源。

all humans live on water

It is time for the government to really take this issue into their consideration and do something for it, rather than only making verbal promises. Otherwise, years later we may have no clean water for both governors and ordinary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