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南水北调水源区“生态补偿”不能欠

南水北调水源地丹江口“一库清水北送”的同时,也需要顾及当地的环境完整性和民生发展问题。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baike

62年前,毛主席第一次提出南水北调工程的设想。2014年12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SNWT-MR)正式通水,从湖北与河南交界处的丹江口水库调水北上。

中线一期工程年均输水量约为95亿立方米,可满足河南、河北、天津及北京等地5000多万人口的用水需求。

南水北调工程的总体布局为“四横三纵”(“四横”即长江、黄河、淮河及海河,“三纵”是东、中、西三条路线),“三纵”连接“四横”流域,由南向北跨流域调水,从而解决中国北部干旱地区水资源短缺的问题

中线工程建设历时12年。建设期间,项目官员及中央领导不断强调保证水源水库(即丹江口水库)及线路沿途水质的重要性,民间也不断呼吁南水北调工程做到“一库清水向北送”。时至今日,笔者还在丹江口当地南水北调工程办事处的文件中看到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成功与否关键在于水质”这样的字眼。

为了保证丹江口水库流域的水质,中央和地方政府都采取了各种不同的行动。但丹江口水库下游区总计9.5万平方公里,跨湖北、河南及陕西三个省份,使得原本就涉及多个流域、数个省份的工程管理工作更加复杂。

最引人关注,并且也是争议最多的一项水质保护措施就是关闭水库下游地区的网箱水产养殖及姜黄加工产业。

湖北郧西县曾被称为“中国姜黄之乡”,但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期间,郧西县不仅被迫放弃了自己的核心产业,而且被冠以“废水之王”的称号。从种植姜黄的农民到工厂加工的工人,数以万计人民的生活都受到了影响。

网箱水产养殖业的转型同样对当地这一核心产业造成了毁灭性打击:按计划,截止2015年底超过20万网箱将从水库区域移除。工厂关闭和网箱移除对政府税收也造成了影响,这种情况在高度依赖姜黄或网箱产业的地区尤为明显。

目前还无法确定关闭这些产业是否真的能够提高或至少保持丹江口水库的水质,但据当地政府消息,颁布上述限制措施之前,2006至2014年间,丹江口水库总氮含量从0.62 mg/L增长至1.55 mg/L,总磷含量从0.005 mg/L增至0.02 mg/L。

除了关闭相关产业,政府也必须关注其他来源的工农业废水,强化生活废水的处理。年初,国务院发布水污染防治计划,提出国家将针对个别行业展开相关行动。因此,丹江口水库的水质治理成功与否将会成为政府强化水质管理手段可行性的重要早期指标。

然而,政府在丹江口地区实施的流域保护政策也可能为这一地区带来社会经济、环境及生态方面的效益。

总体而言,丹江口水库流域是中国相对贫困的地区:丹江口水库下游区43个县中有34个县(贫困县占比79%)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全国贫困县比例为21%)。与中国及世界其他许多水域一样,丹江口水域上游居住的主要是相对贫困的农村人口,水库周围则为相对富裕的城市人口。

流域保护相关的绝大部分间接成本很有可能会落在这些相对贫穷的县。2014年,曾有“姜黄之乡”美誉的郧西县的生产总值仅占其上级城市十堰平均产值的三分之一。为了防止净水成本给上游地区的经济造成更大的负担,政府必须妥善管理流域保护工作。

丹江口的案例强调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政府应及时合理地补偿因水质保护、关闭污染产业而受到影响的个人及家庭。保护丹江口水域的最佳实践应同时做到保护当地环境和降低地区财富及收入分配的不平等,为中国其他地区流域保护政策的执行树立学习的榜样。

对此,中国政府推出了“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这一政策工具将生态环境服务付费(PES)和“污染者负担”原则紧密结合,以减少当地社区的净水成本。该生态补偿机制虽尚未广泛落实,但已在多种不同的经济环境背景下进行成功试点。该机制的要点包括减少上游贫困地区用于流域保护的间接成本。

目前,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与其在环境保护及社会公平方面的政绩之间的联系越发密切。因此,落实公平有效的生态补偿机制符合其最终利益。丹江口水库流域和南水北调工程是中国降低净水成本的重要试验场。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