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基斯坦高院要求政府执行气候法案

巴基斯坦拉合尔高院要求政府执行气候法案,这一历史创举有可能带来深远的影响。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Qasim Berech/Oxfam

近日,巴基斯坦一高等法院在全球范围内开先例,下令要求政府执行气候变化政策,并且组建委员会对这一过程进行监督。

阿斯加尔·莱加里(Asghar Leghari)是巴基斯坦的一名个体农户,以务农为生。今年8月31日,他向拉合尔的高等法院提起公益诉讼,状告政府未能执行2012年出台的国家气候政策框架,迟迟没有采取行动发展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莱加里援引政策中的条文说道,气候变化事关“巴基斯坦人民的生存大计,尤其威胁着国家水资源、粮食及能源的安全。”

法官赛义德·曼苏尔·阿里沙( Syed Mansoor Ali Shah)表示,气候变化是“当前巴基斯坦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因此他下令要求政府部门派代表出席庭审,解释目前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取得的进展。

数日后,政府代表向法院报告称,共计有734项行动需要相关各方做出解释,其中232项行动必须在2016年之前完成。气候变化部联合秘书承认,“总体而言,各部门……反映并不积极。”灌溉、农业及林业部门、水利电力部(Ministry of Water and Power)、国家抗洪防旱委员会(Federal Flood Commission)、外交部(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等部门代表都无法明确指出相关适应措施到底取得了何种进展。

鉴于政府的这种显而易见的消极怠工,法官提出“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一个决定性的挑战。……并呼吁巴基斯坦政府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维护他们生存的权利,生存在一个健康洁净的环境中的权利,并尊重他们的人格尊严。”

指出公民基本权利及政府的宪法职责之后,法官提出应修订现行环境法律,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这一亟待解决的问题。赛义德也因此成为第一位承认“气候变化正义”原则的法官。

法官要求各部门指派人选,与气候变化部开展合作,确保国家气候政策框架的执行。此外,法官还下令组建气候变化委员会,监督相关执行工作。

根据法官的指令,委员会主席将由著名法学家、环境事务律师帕尔维兹·哈桑(Parvez Hassan)担任,其他成员包括政府部门代表、国际环境保护非政府组织、环境事务律师塞马·赫瓦贾(Saima Khawaja)以及阿斯加尔·莱加里(Asghar Leghari)的法律顾问。法庭已将该诉讼延至10月5日进行。

为气候诉讼敞开大门 

这是巴基斯坦司法部门首次受理气候变化相关的案件。虽然委员会的职责只是监督政策的执行,但法院判决的影响却远超出了行政范围,此次判决确立的原则为“气候变化的正义”这一概念在巴基斯坦国内法律系统中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气候诉讼的大门就此为普通公民敞开,使他们能够向自己所选的代表问责,让他们对气候变化不作为负责。

这一案件之前不久,荷兰海牙法院也受理了一起类似的诉讼案,并作出判决,要求荷兰政府采取更多措施防止气候变化。这说明,人们未来将会越来越多地通过司法渠道向政府问责,保证气候正义。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历史上最大的领导人集会之一)上达成的哥本哈根协议(Copenhagen Accord)将气候变化称为“当代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放眼全球,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挑战中扮演的角色。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在其余下的任期中努力确立应对气候变化在美国政治中的重要地位。

近期,教皇也在一份通谕中提到有必要掀起一场“革命”,避免气候变化失控。穆斯林领袖甚至签发了伊斯兰气候变化宣言( Islamic Declaration on Global Climate Change),提出将坚定地应对温室气体排放及其后果等事项。

巴基斯坦是最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之一,但除了发布一份有名无实的国家气候政策之外,政府对这一问题几乎无动于衷,甚至需要民众动用司法权力才能曝光他们的无所作为和万般搪塞。

无力的根源

巴基斯坦政府对于气候变化问题的怠政并不是毫无原因。2010年,在通过宪法第18次修正案前夕,巴基斯坦发布了国家气候政策。这一政治里程碑将环境污染及生态问题的治理工作的任务下放到了地方各省,并且规定各省和联邦都应对气候问题负责。但在此之前,各省环境法规的监管范围仅局限于发放项目许可及控制污染企业。气候变化、适应、缓解、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联合国气候大会(COP)对他们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名词。

此后,政府废除环境部,建立气候变化部。后由于财政紧缩,预算削减,该部于2014年被降级,2015年才重新升级为独立部门,由参议员穆沙希德·乌拉·汗(Mushahidullah Khan)担任部长。但在距离年底的巴黎气候大会开幕仅剩数月的情况下,穆沙希德又宣布辞职。在职期间,他虽然积极致力于治理气候问题,但由于缺乏资源以及气候适应工作下放各省等原因,一直难以大展拳脚。最近,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和拉合尔管理学科大学(Lahore University of Management Science,简称LUMS)联合展开的研究发现,巴基斯坦各省并没有出台任何值得一提的气候适应政策。

未来的挑战

针对国家气候政策中存在的问题,巴基斯坦制定了气候政策框架,陈述了联邦、省及地方各级政府应采取的适应行动,详细列出了应对气候挑战,采取相关适应和缓解措施时需采取的各种手段。然而,这份重要的文件中惟独缺少了行动预算,而恰恰是因为缺少了这部分内容,导致政策的执行工作饱受质疑,气候变化委员会的工作也充满挑战。

对于巴基斯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采取紧急的气候适应措施就意味着可能要动用那些已经拨给其他部门的资金。现如今,巴基斯坦即将迎来地方政府选举,下一次大选也为期不远了,支持气候适应并非政府开支的首要任务。

气候变化委员会的职责在于鉴别各省提出的气候变化倡议,确定其是否值得发展;法院的任务则是在尊重联邦和省级政府授权的前提下,提高公众的气候意识,辅助政策的执行。


本文原载于thethirdpole.net,单击此处可查阅原文。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