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荷兰法院开创先例 政府将面临气候官司潮

荷兰海牙法院支持了来自荷兰人民起诉自己政府的诉求,要求荷兰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气候变化。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pixabay

海牙一家法院近日做出全球首例判决,要求政府削减温室气体排放,这为其他国家采取类似举措铺平了道路。

非政府组织Urgenda控告荷兰政府“严重失职”,而海牙的这家法院支持了这一观点。法院认为,荷兰当局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应对危险的气候变化,没有履行其对荷兰社会应尽的义务。

这一裁决不仅会推动类似的国际气候诉讼,同时也会促使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重新尝试采取跨境环境法律行动。在万众瞩目的联合国巴黎气候谈判即将于12月举行之际,这份裁决来的恰逢其时。没有完成减排承诺的国家可能会面临法律诉讼,从而让这些国家了解到,若不采取积极行动减排最终会导致严重的法律后果。

荷兰的决定

一直到2010年,荷兰的减排目标是在2020年前将本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到1990年排放水平的七成。荷兰政府承认,只有在2020年前将国家减排目标锁定在25%到40%之间,才能有效防止全球升温超过2摄氏度。但是在实际行动中,政府最终只完成了17%的减排量。

对于既定的30%减排目标,政府既没有辩解说科学共识发生了变化,也没有说原来的目标从经济角度来看无法实现,只是说政府没有法律义务完成更大规模的减排任务。荷兰政府官员还表示,政策制定本来是政府的专有权利,而这类裁决只会让法律界打乱了这种节奏。法院方面则否决了这一说法,并敦促荷兰政府在202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削减25%。

法院还认为,司法部门有明确的责任解决气候变化威胁问题。在公共诉讼过程中,法院的责任就是通过判定政府行动的合法性来保证公民基本权利。然而,有时候很难将司法和政治权利区分开来,因为理清“保护的责任”和如何进行保护这件事也并不容易。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也意识到了气候变化的不同之处。最低标准的保护措施也会被弱化成可以量化的单位,或者具体的削减比例,并且会与如何进行温室气体减排这个政策问题区分开来。这样的话,法院就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扮演自己的角色,在不插手政策制定的同时保护公民的权利。

为什么这么重要?

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Urgenda案件的最终判决是否会推动其他地区的司法诉讼。这家法院裁决过程中采用的三点意见或许会对将来类似案件的诉讼起到一定的启示作用。

首先,法庭驳回了避免单边行动这个气候变化领域多年来“陈词滥调”的借口。温室气体排放由第三方引发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控制本国领土范围内的温室气体排放是政府的主权,同时也是其应负起的系统责任。

法院认为,没有证据证明荷兰方面存在“碳泄露”的说法。碳泄漏是指企业由受温室气体排放法规限制的国家向不受排放限制的国家转移的现象。法官还判定,因为存在“水床效应”,即便上述说法成立,也不会对欧盟国家的排放和贸易机制产生负面的影响。

其次,法庭还驳回了“若无法则”的论点,即需要证明若不是被告的行为,损害就不会发生。因为导致气候变化的因素有很多,所以一直以来“若无法则”也就成了侵权诉讼的一个重要障碍。法院给出的解释是,荷兰对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相对较小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法庭在判决书中写道:“任何人为的温室气体排放,无论其多少,都会对大气二氧化碳水平造成影响,进而导致严重的气候变化。因此,减排不仅仅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所有缔约国的集体责任,也是每个国家的责任。”上述司法解释有可能引起其他在“特雷尔冶炼厂”原则基础上提起的过失索赔要求,即任何国家都有责任在其法律权限范围内,阻止可能对他国领土造成危害的行为。

再次,尽管Urgenda一案并不是以违反宪法权利为依据而获得的胜利,但还是应该将其看作是一场权利之战。在许多国家,法院一直被认为是维护基本权利的“最后一道防线”。正如作出判决的荷兰法庭所说,目前世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环境破坏,“这样的严重后果”让生命的基本权利也变得岌岌可危。

可以说,荷兰法院对这一事实的认定将有助于推动以权利为基础的法律体系的建设,在发展中国家尤为如此。其实,已经有人开始进行此类维护人权的行动,比如尼日利亚就成功地对造成污染的原油企业提起诉讼。

气候诉讼的滚滚大潮 

荷兰法庭作出的这份判决或许会推动司法界的一场“巨变”。在ClientEarth诉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大臣一案([2015]UKSC28)(2015年4月29日)中,英国最高法院就要求英国政府遵守欧盟空气质量指令中对于二氧化氮的排放限制——该气体是一种非直接温室气体,并且不在《京都议定书》覆盖范围内。

批评人士可能会认为,诉讼充其量只能算作是一种零敲碎打的方式,并不能很好地解决气候问题,因为,要想解决气候问题就需要全世界携起手来,共同加以应对。但是这样的评价其实过于简单了,Urgenda一案有可能带来非常重大的间接影响。例如,今后政府机构、业界、以及金融领域如果继续以“无所作为的”方式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话,他们就要重新考量一下由此带来的诉讼风险。

更重要的是,荷兰的判例是一个标志性的胜利。多年以来,由于政界在意愿和能力方面的欠缺,导致一直无法很好地保护人民的基本权利,以不作为的态度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而荷兰的司法界却站了出来,让削减温室气体排放不再受政治影响,把政府从“惰政”中解放了出来,强迫政府把重心放在那些能够保卫人们的生活环境的基本政策上。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