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水资源“诺贝尔奖”得主:寻求水危机解决方案

斯德哥尔摩水奖通常被称为水资源界的诺贝尔奖,今年的获奖者来自印度的拉金德拉·辛格接受了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的采访。

Article image

今年8月26日,来自全球各地的3000多位与会者参加了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世界水周论坛”25周年庆典,拉金德拉·辛格(Rajendra Singh)在活动中获得了“斯德哥尔摩水资源大奖”。

在颁奖仪式前夕,人称印度水人的辛格就水资源保护和集体水权问题与thethirdpole.net(TTP)进行了独家对话。

“斯德哥尔摩水资源大奖”常常被称为水资源界的诺贝尔奖。今年这一荣耀的获得者辛格指出,水资源的商业化并不能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问题,因为商业活动看重的是金钱而非价值。

TTP:您认为当今水资源领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辛格:企业机构正在快速的攫取水资源,因此如何阻止这一行为是我们如今面临的最大挑战。颁发用水证书和对水定价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把宝贵的水资源交到那些更看重收益而非吸取经验教训的个人或群体手中。归根到底,只有那些懂得水资源价值的群体才会加以珍惜和善加利用。欧美地区正在取消集体水权,这一趋势也正在世界其他地区(包括南亚)蔓延,但这些国家必须意识到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也绝不应复制这些做法。水资源保护应当建立在尊重集体资源权的基础之上,这是最具挑战性的一点。如果我们能够理解集体权利的价值,那么让地球上所有人用水就不再是梦想了。南亚地区虽然还没有完全落实这些权利,但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而公司们正在等待寻找最佳时机。

TTP: 您如何看待水资源领域当前的发展,尤其是水电领域的发展?

辛格:当前水电领域的发展是灾难性的,并不能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发展水电有可能保障河流和人民的权益,但水电游说却毫无方向可言,不可能改变当前的发展模式;这是因为大家都是为了盈利而进行河流开发。我本人并不反对水电开发,但以发电的名义破坏河流最终会使我们处于危险的境地。目前的水电项目开发不仅使河流枯竭,同时也侵犯了河流附近居民的权利。工程师们已经设计出了多种既可以保证河流流量,又能够发电的方案;但开发商和政府对这些替代方案都置若罔闻。

TTP:那您认为我们有什么解决方法?

辛格:唯一的途径是在世界各地建立社区群体。我们不应该毫无节制地向河流索取,我们要保障河流的流淌和尊重河流的流动权。我们过去认为对水进行定价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但事实证明这是错的。在没有公司插手的时候,水管理也能顺利地进行,因此通过定价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我们面临的重大问题。我们可以从水资源中获益,但更为广泛的集体参与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必须意识到大自然的价值;例如,我们在(印度)拉贾斯坦邦所做的就是收集储存雨水,然后将这些水用于灌溉、重新补给土地,饮用等。已经有成千上万人加入到这一行列当中,印度最缺水的地区也正在通过这一传统的节水方式获取水源。这一水资源修复行动让七条(之前干涸的)河流再次奔腾起来,水位也达到了20年间的最高值。我们不需要搞一些重大的项目,我们必须尊重自然。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水资源的真正内涵,重新思索我们的资源开发方式,水资源可以连接我们所有人和每一个国家。

请参阅《印度“水人”要求实行水资源安全法》一文

TTP: 您是说我们不应该搞基础设施建设?

辛格:当然不是,我想说的是我们不应该一滴不剩地将水资源全部拿来赚钱;这会让人们脑子里只想赚钱而忘记其他事情,河流、湖泊会因此遭受灭顶之灾。只有那些付得起钱的人才能获得水源,贫穷家庭将被抛在一旁。我想强调的是,在水少的地方采用传统方法重新补充水源,而在水源充沛的地方科学用水。我们可以进行水力发电,但不要破坏河流;现在的问题是人们眼中只有钱,从来不管河流的水流状况。我们忘记了尊重自然,只顾着发展经济。

TTP:许多专家认为淡水之争将会引发人类的下一次战争,您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辛格:我同意这一观点,但我们现在还有时间重新思考水源的利用方式,这有可能帮助我们避免战争。水源可以用来作为实现全球和平的工具,而不应该成为引发战争的导火索。如果我们继续利用水资源来赚钱,忘记每个人在水源管理方面的责任,那么战争将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必须为了水资源而团结起来,它是人类的基本权力,而不是商品;在这一问题上,我们不能只想着钱。



 翻译:Sherlock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