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福岛后续:清理进展不容乐观

50万吨辐射污水亟需清理,一号反应堆直到2025年都禁止入内,福岛核电站的退役要花上40年。

Article image

福岛核电站完成全部报废作业需40年的时间。图片来源:Greg Webb / IAEA

福岛第一核电站灾后清理工作的负责人承认,目前还没有理由对进展感到乐观,因为有成千上万名工作人员还在继续与大量的辐射性污水做着斗争。

污水问题非常严重,以至于在致命海啸导致的三重毁灭性事故过去近四年后,福岛核电站的经营者——东京电力公司(东电)与其各方面的伙伴企业仍然几乎将6000名工作人员全都发动起来,并投入2万亿日元(1100亿人民币)来控制福岛的事态。

但是,福岛第一核电站负责人大野明说,他认为工作人员在电站退役的漫漫长路上已经转过了第一个弯。“整整三年,我们都在埋头收拾事故的残局,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对未来进行规划。” 他说道。

大野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尽管我无意表现得乐观,但可以说如今我们已经可以抬头向前看了。”

人们每天都要从核电站后面的山上抽取400吨左右的地下水,注入到三个损毁反应堆的地下室。这些水在那里与冷却水混合在一起,用于防止融化的燃料发生过热从而引发另一场大事故。

大部分污水都被抽出并储存在水箱中,但也有大量的污水被送到核电站的其它部分,包括与大海相连的维护沟中。

迄今,福岛核电站已经累计产生了50万吨的污水,储存在1000多个水箱里,占据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大片土地。相比之下,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电站部分融毁事故产生的有毒废水只有9000吨。

大野明说:“污水是最紧迫的问题,这是毫无疑问的。目前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尽管我无法给出确切的解决时间,但我希望当措施开始生效的时候,情况就能好起来。”

老版的东电多核素去除(Alps)水处理设备技术故障频频。此外,用来储存污水的水箱远不够用,而且发生了严重的渗漏,同时将蓄积在被毁反应堆附近一条沟渠中的污水冷冻起来的计划也延宕了8个月之久。

东电已经开始建设一道长达1.5千米的“冻土壁”,来防止地下水进入反应堆的地下室。但包括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前主席、东电高级顾问戴尔·克莱恩在内的一些专家都对其可靠性表示质疑

尽管对效果存疑,东电高层表示这道“冻土壁”将在明年3月前完工,并在5月前完全冻结。

除了地下的“冻土壁”,东电还把希望寄托在新版的电多核素去除水处理设备上,这个新版设备可以去除60多种放射性元素。

福岛第一核电站风险沟通负责人川村新一(音)说,最近设备的“热试验”取得成功,增加了人们的希望,污水问题的解决可能已经不再遥远。

川村说:“这是一个高效能的系统,因为它只用过滤器和吸收剂来除去污染物。老的系统则要依靠化学试剂,可引发问题并造成更多的废弃物。所以,我们对这台机器充满信心。”

本月,日本九州各县政府同意重启反应堆,日本朝着重返核电更近了一步,因此东电才宣布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安全改进上取得了显著的胜利。

本月,工作人员完成了4号反应堆存储池中 1331个已用燃料组件的移除工作,该反应堆在2011年3月的震灾后被氢爆炸严重损坏。此外,本年底尚未使用的燃料棒也将被清除完毕。

一些专家已经警告说,如果在操作过程中发生燃料棒的碰撞或损害,可能会发生一场大的灾难。前日本驻瑞士大使村田光平甚至宣称,“日本和全世界的命运”都取决于4号反应堆已用燃料的移除。

“这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工作,因此当最后一个燃料组件被移除时,我们十分高兴。这是整个退役进程中向前迈出的一大步。”监督反应堆燃料移除工作的镜裕一(音)如是说。

然而,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还在前方。东电尚未开始进行1、2和3号反应堆融毁燃料的移除工作,这3个反应堆辐射水平太高,人们尚无法进入。东电的工程技术人员承认,他们并不知道受损燃料的具体位置所在。

机器人已经被用于探测反应堆建筑内部的残块,但目前还没有一个机器人能够接近融毁燃料附近。这场史无前例的清除作业带来的巨大危险,迫使东电和日本政府在最近宣布将1号反应堆原计划的清除工作开始时间推迟到2025年,一下推后了5年。

整个核电站的退役将花上至少40年,而包括对数万被迫离开家园的人们的补偿在内的费用将高达约10万亿日元(约5500亿人民币)。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