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看胶合板是如何破坏了印尼的热带雨林

佩妮·范·郎端齐在亚太热带雨林峰会召开前夕写道,通过胶合板这一已经繁荣半个世纪的产品,全世界消费者与婆罗洲的天堂森林紧密相连。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目前,印度尼西亚森林砍伐速度居世界之首,主要原因是为了建造棕榈油种植园。但是,森林砍伐由来已久,其产品胶合板已经成为最常见的建筑材料之一。

就大宗商品而言,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婆罗洲热带雨林的树木主要用于制造胶合板,这就为纸浆和纸张的生产开辟了道路,同时繁荣了棕榈油行业的发展。

超级森林

印度尼西亚曾拥有世界第二大热带雨林资源,仅次于亚马逊原始森林。但是目前,刚果已超过印度尼西亚成为世界第二大热带雨林资源国。

婆罗洲生长着约15,000种植物,比整个非洲大陆(面积是婆罗洲的40倍)都要多。

婆罗洲森林参天的龙脑香科树间曾栖息着多达31.5万只猩猩,但目前,据估计只剩下2.7万只。

胶合板无处不在

最近我买了平生第一把吉他。这把吉他做工精良,从其坚硬的木质、顺直的纹理可以看出,材料来自热带雨林中的树木——这棵树或许高达45米。为了制作吉他的背板,这棵大树被砍倒制成了胶合板。

胶合板是最常见的建筑材料之一,在你的房屋、家具或船中都有可能找到它的身影。

而将我们与婆罗洲的天堂森林联系到一起的是那些金融机构、立法者以及我们自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购买的胶合板。

在美国和日本(我刚买的吉他产自日本),胶合板还推动了二战后建筑行业的繁荣。

胶合板故事

1966年,印度尼西亚经济陷入低迷。苏哈托将军发动大规模屠杀,致使约100万支持共产党的人士遭到杀害,国家陷入血雨腥风。之后,苏哈托将军在争议声中成为印尼总统。

20世纪60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澳大利亚和日本共同向该国发起财政援助,借助发展计划吸引国外私人投资。发展计划在当时是一个崭新的议题,但它却压制了对其他问题的讨论,如环境保护和土著居民的权利等。

在西方经济顾问的帮助下,苏哈托高举发展的大旗,并被人们冠以印尼“发展之父”的称号。他下令制定了1967年林业基本法和相关国外投资法。这些法律将印尼1.43亿公顷的土地(约占印尼土地面积的3/4)划为林业区

罔顾在这些土地上生活了千年之久的达雅克原住民的权益,法律将这些土地上的采伐许可权慷慨地授予国外私营企业及他们在国内的合作伙伴。

这令原住民部落失去领地,700万爪哇人被迫迁居。这一切都让当地人的生活雪上加霜。贫穷的农民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开荒土地,种植作物,并由此引发了1982-83年举世闻名的婆罗洲森林大火。

2014年5月,印度尼西亚人权委员会就土地和森林违法问题启动首个全国调查。

腐败问题

印尼森林资源起初出口至菲律宾,而菲律宾是上世纪森林砍伐情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当时,菲律宾森林砍伐异常猖獗。短短30年间,3000万公顷的森林遭到砍伐,80%的国土面积变为荒山。1972年,更出现了发放的采伐许可权面积远远超过了可供采伐的森林资源面积的混乱局面。

一项有关印尼森林采伐的综合研究显示,1967至1970年三年发放的采伐许可面积超过5300万公顷,几乎全部授予全球的采伐企业。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菲律宾。1969至1974年印度尼西亚原木出口价格上涨600%。而在这期间,美国惠好和佐治亚-太平洋公司,以及日本三菱集团却取得了可将利润自由汇回本国和享受免税期的优惠待遇。

到1979年,印度尼西亚成为全球最大的热带原木生产国,占据了全球40%的市场。

1970年,美国佐治亚-太平洋公司是当时全球最大的采伐企业之一。鲍勃·哈桑是该公司在当地的合伙人。同时,他也是苏哈托总统的密友和生意伙伴。为避免暴利流出印尼(例如原木),并重新将其置于中央领导之下,哈桑在利润丰厚的全球胶合板市场确立了垄断地位,从而重塑了整个林业产业的格局。

1981年,该国颁布禁令,禁止原木出口,许多大型外国投资者退出印尼,这导致了国内原木价格走低,但却为胶合板制造厂提供了廉价的原材料。

苏哈托授予哈桑控制的印尼木板协会(Apkindo)极大的权利,它享有向胶合板制造商授予出口许可的专有权力,以及制裁违规企业的权力。

印尼木板协会(Apkindo)席卷了世界胶合板出口市场。到1987年,印尼木板协会(Apkindo)以掠夺性定价政策占领了美国3/4的进口市场及67%的全球热带木胶合板市场,由此赚得的巨大利润都流入了哈桑和苏哈托核心集团的腰包。

1994年,哈桑成为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1997年,如奥威尔在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鲍勃·哈桑竟然受到美国的嘉奖,表彰其在建造一个大型纸浆和纸张厂过程中对环境做出的贡献,并被授予荣誉教授的称号。

森林大火

那时,人们已经开始为不断减少的森林资源感到担忧。而1997-98年爆发的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森林大火更让人们忧心忡忡。这场大火令500万公顷的龙脑香科树化为灰烬,1/3的猩猩丧生火海。如果这些猩猩是人的话,这场大火就相当于夺去了整个中国、美国和欧洲的人口。

直到本世纪之交才最终有人对印尼不断减少的森林资源进行调查。2002年,德雷克·霍尔姆斯发布一篇名为“我们的森林去哪了”的报告,引起世界震惊。报告中的图表显示,印尼的森林覆盖率趋近于零。

根据霍尔姆斯预测,整个斜线呈现下降趋势,截止到2010年加里曼丹(印尼婆罗洲)低谷热带雨林将不复存在,2035年森林将全部消失。现在是2014年,情况虽然并不如霍尔姆斯预计的那般糟糕,但仍不容乐观。

目前,加里曼丹60%的低谷热带雨林已经消失,而为满足消费者对纸张和油棕的需求,剩余的热带雨林也正在遭受砍伐,而且砍伐速度比之前任何时候更快。

我所购买的吉他的制造商雅马哈公司颁布了一项政策,对以不可持续的方式进行采伐的行为进行识别,并在其采购准则中规定将重点采购人工林木材。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人工林所生长的土地正是人类砍伐森林后的土地。



本文原载于对话

翻译:程冠飞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