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中期选举冲击中美气候合作

共和党在日前的中期选举中获胜,奥巴马政府在步入气候谈判关键年度之际,却面临着缺乏政治支持的挑战。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Bill Dickinson

尽管民主党在周二的国会大选中惨败,牵连国内环境问题,但美国政府仍将气候变化视为中美双边议程中最重要,或者说几乎是最重要的议题。奥巴马总统将于近期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北京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届时,奥巴马预计将会为今年12月在利马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造势,进而为明年在巴黎召开的气候大会铺平道路。

若非气候变化合作这个亮点,受中国南海领土争端、网络黑客和香港占中等事件的影响,中美关系将遭遇暗淡的一年。乔治城大学科学技术与国际事务研究所副教授乔安娜·刘易斯表示:“气候变化合作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共识大于分歧的领域之一。双方为了达成积极可行的结果,也都需承受一定的压力。”

赴京出席会议前,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呼吁两国“实现真正减排,为全世界做出榜样”。

比起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今天的中美两国更有机会达成一项真正有意义的协议。自哥本哈根大会以来,两国都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国内的气候变化。在灾难性的空气污染面前,中国政府承受巨大压力,必须采取行动。中国政府正在商议在下一个五年发展计划中制定碳排放上限。而美国方面,奥巴马总统绕过不愿采取行动的国会,借助美国环境署进行减排。白宫强调即使共和党加强了对国会的控制,总统仍将继续减排毫不松懈。

中美双方合作成果

最重要的也许是,两国已经在无数次的双边倡议活动中建立了互信。以气候变化工作组为例,从汽车减排到开发智能电网技术,再到强化建筑节能,涉及的项目多种多样。

本次在北京的会晤很可能会对奥习两人去年在美国加州阳光之乡会晤上达成的降低氢氟碳化物(HFCs)的合作事宜起到促进作用。合作达成后,两国的制造商将积极改进空调和冰箱技术,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

美国进步中心的国际能源和气候政策主任皮特·奥格登表示:“双方能找到对彼此都有利的领域进行合作,这一点很值得赞扬。” 奥格登在2009年到2013年间曾供职于国务院和白宫并从事气候变化工作。他相信,自2009年以来两国间持续的交流与合作已经为提出新的气候变化国际协议营造了良好的氛围。

尽管人们通常认为《哥本哈根协议》缺乏可行性,因而是毫无建树的协议,但奥格登却认为 《哥本哈根协议》为明年巴黎气候大会上达成雄心勃勃的气候协议奠定了基础。不同于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哥本哈根协议》并不具有国际法上的约束力。尽管中美这两个碳排放大国都未参与《京都议定书》,他们却都加入了《哥本哈根协议》。

“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参与进来的协议。”奥格登说,同时他还提到了气候基金,发达国家通过气候基金向贫穷国家提供资金支持来应对气候变化。“有了这些保障,我们进行巴黎气候会谈时,就不需要草草制定新的框架了,这样的情景也是头一次。”

中美两国可以依靠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取得的成果继续坚持减排。最近,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托德·斯特恩在耶鲁大学发表演讲时说:“虽然《哥本哈根协议》只有政治约束力,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参与各国仍在努力实现目标。任何怀疑这一点的人都应该看看中美等国做出的卓越努力。”

中国等待美国的承诺

虽然中美两国在国内取得的进展令人振奋,但他们能否达成一项全球性的协议还未可知。中国一贯坚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采用不同的气候治理标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将改变这一立场。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气候政策项目主任杰克·施密特表示,他相信中国政府在宣布其排放峰值何时到来以前,一定会等待美国亮出自己的底牌。而美国的气候变化行动在国内遭遇政治阻力,此时如何使其他国家相信美国将坚持减排,成了美国面临的重要挑战。

在本轮国会选举中,环保积极人士没能将气候变化问题重新纳入讨论。从事对冲基金业务的亿万富翁汤姆·斯泰尔和其他绿色环保组织共出资8500万美元支持那些重视环境保护但相对弱势的民主党人,可是他们中的多数人都在选举之夜丢掉了席位。

竞选结果并未改变美国的政治现实。自2009年以来,为气候变化立法就从来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施密特表示:“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获胜,都没有人支持气候变化改革。好在总统有许多办法绕开国会推行深度减排。”

奥巴马采取行政手段,要求美国环境保护署(EPA)设定汽车燃油功率新标准,并限制燃煤电厂的碳排放量。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明奇·麦康奈尔发誓要撤销对环境保护署的资助,并要保护他所在的肯塔基州免受奥巴马“煤炭战”的波及。但环保人士表示,由于措施受到现行清洁空气法的保护,共和党没办法撤销这些措施。

然而对未来形势的预测十分重要。奥巴马在进行下一轮气候会谈时,明显不会得到多少政治支持。美国目前的减排目标是到2020年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17%。美国正积极实现这一目标,但假设从国家立法的角度上,缺乏对总量控制与交易等问题的支持,那么其宏大的目标还能走多远,就无从知晓了。

刘易斯说:“美国需要向国际社会做出解释,在没有国会立法的支持下,其将如何实现减排目标。这也正是美国面临的挑战。”中美两国自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以来建立起来的互信,到底能支撑两国在通往巴黎气候大会的道路上走多远。未来几个月我们将拭目以待。


翻译:王宁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马克· 祖克伯格在北京的视频

谢谢您的分析,文章就中美合作动机做了深刻的探讨。但可能的情况并不比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摇摆要差,脸书CEO的视频可以证明这一点。在谈到中美问题,这显示了两国目前谁更强势。

the video of Marc Zuckerberg at the 北京大学

Thank you for your analysis which goes very deep inside the Americano-Chinese motivations. But may be is the situation not worse with the swing between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s it is witnessed in the video of Facebook's CEO . Speaking Chinese for the most mighty cy of the USA shows a giant step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ndependant of who is ruling at the mo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