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度恒河治理计划有待商榷

环保人士认为,治理恒河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污水处理厂,而是将目前农业灌溉占用的水源还给恒河。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New Delhices

五个月之前,纳兰德拉·莫迪在其竞选首相期间承诺要治理印度最神圣的河流——恒河的污染问题。他将自己的议会席位所在地选在了印度圣城瓦拉纳西,在这里有数百万人朝拜恒河。究竟莫迪政府会怎样治理恒河,这条世界上污染最严重河流之一,答案即将揭晓。

印度政府近日向印度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18年内清理恒河污染的计划。“我们将兼顾采用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措施治理恒河,并在三年之内确立适当的河流保护机制,”印度水资源、水利开发和恒河复兴部长乌玛·巴蒂对媒体表示。

声明发布不久前,印度最高法院批评了政府在恒河治理问题上的消极姿态。印度最高法院称,若按目前的处理进度,完成恒河治理工作将需要200年时间。

但环保人士对政府的治理方案并不买账。尽管莫迪反复承诺要让恒河“母亲”重新焕发生机,但莫迪政府的治理计划却毫无新意或创新可言。该计划没有列出恢复恒河水流的具体步骤——而恢复流量是冲走污染物的必要因素,而是计划加大对新建污水处理厂的投资,而这一方针正是此前已经彻底失败的恒河行动计划(Ganga Action Plan)的主要内容。

计划中的短期措施包括:对现有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改造;改善恒河沿岸城镇卫生条件;保护恒河中的河豚、乌龟和印度鳄(虽然计划并未提出具体的保护措施);以及在部分河段沿岸绿化植树。

根据中期计划,政府将投入5100亿卢比(约合83亿美元)用于118个城镇的排污基础设施建设,并且恒河沿岸乡村和小城镇中的露天排便行为将被禁止。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Central Pollution Control Board,简称CPCB)也将对恒河流域的重污染企业执行零液体污染物排放政策。

政府在宣誓书中承诺要解决坎普尔的污染问题。坎普尔是北方邦的一座城市,因其重污染的皮革产业直接向恒河中倾倒有毒污染物而广为人知。不过宣誓书在坎普尔排污治理问题上也没有给出具体的方案。

拉凯什·贾伊斯瓦尔是总部位于坎普尔的非政府组织“生态之友(Eco Friends)”的负责人,他已经为恒河治污奔走了几十年。他对政府的计划并不满意:“我觉得他们是异想天开。要实现污染企业零排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管得了大中型企业,但管得了沿岸上千家的小作坊吗?”

恒河发源于喜马拉雅山果木克冰川,如今是世界上第五大污染河流。恒河水中将近85%的污染来自污水排放,每天有近5亿升未经处理的工业废物排入恒河中。20世纪80年代,政府首次推出恒河行动计划——该计划是当时全世界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河流治污计划。但不幸的是,计划并未起到控制污水污染的作用。

“虽然政府推出了恒河行动计划,但河水质量却越来越糟糕了,” 贾伊斯瓦尔补充说。“恒河行动计划完全失败了。1986年的时候恒河岸边有170家造革厂,现在有400家,而且这些厂都直接向河中排放有毒废水。原本就不多的得到处理的废水也不符合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制定的标准。”

问题在于恒河行动计划下,恒河岸边建造的污水处理厂都没有与城市污水系统连通,结果导致污水不受限制地直接排入恒河。

2013年,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检查了恒河岸边现有64家污水处理厂中的51家,发现这些处理厂只使用了不到六成的处理能力,还有30%的处理厂根本没有投入运行。

恢复流量

鉴于上述事实,环保人士认为莫迪政府的新计划不太可能达到复兴恒河的目的。“完全是新瓶装老酒,重点依然放在污水处理厂上,”旨在推动雅穆纳河治理的德里非政府组织“永远的雅穆纳河运动”的召集人、环保人士马努基·米沙拉表示。“我认为,污水处理是城市管理的问题。政府怎么能把它跟河流保护混为一谈呢?”她补充道。

“根本没有空间恢复恒河的集水区。没有人理会恒河的支流,也没有人谈论水生态系统的多样性,”米沙拉指出。

北阿坎德邦的水资源保护倡议人士巴拉特·金君瓦拉对上述观点表示赞同。“他们还要拨款建设更多的污水处理厂。这个政策糟糕透了,”他说。“政府应该建立一个体系,允许私营机构处理污水,然后由政府出面购买处理后的水用于灌溉。”

他解释说,如果将再生水用于农业灌溉,那么将减少对恒河水量的占用。根据负责制定新行动计划的印度理工学院集团出具的中期报告,维持恒河的最小流量至少需要将水量保持在恒河总水量的30%-35%。

“但是如今,恒河已经几乎没有水了,” 贾伊斯瓦尔表示。“河流还没到坎普尔,就有超过九成的河水被引流用于农业灌溉。政府的计划只是在口头上说要维持河水流量,但没有人给出具体的措施。除非河流中有足够的水,否则没法干净。”

目前,七家印度理工学院(IITs)组成的团队正以恒河流域管理计划(Ganga River Basin Management Plan,GRBMP)为基础制订恒河复兴的长期计划。最终报告预计将于2014年12月问世。

南亚水坝、河流和居民网络
(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简称SANDRP)协调员希曼苏·塔卡认为,理工学院团队将无法制订出一份具有较强整体性的报告。“印度理工学院擅长科技,但治理不是他们的专长。河流需要良好的治理。建立更多的污水处理厂并不能解决问题。他们需要回过头来反思一下为什么现有的污水处理设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以及谁应对此负责?”

莫迪政府已经拨款203.7亿卢比(约合3.38亿美元)用于恒河治理,近期又开设了清理恒河基金,用于接纳印度国民和海外印度人的自发捐款。

但与此同时,印度政府宣布了一项名为“Jal Marg Vikas”的内河航运计划,该计划将允许1500吨级的船舶在长达1620公里的恒河河段行驶。环保人士对此表示忧虑。他们认为,该项目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清淤,因此,会给鱼类和其他水生物种的生存带来威胁。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