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三峡库区水电站被毁只是冰山一角

地质专家认为,三峡库区已进入灾害高发期,水电站被冲毁在意料之中,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全国已有多座水电站因地质灾害而损毁。

Article image

巨型水库、水面面积扩大、库岸再造频繁等都会加剧发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图片来源:杨勇)

9月上旬,三峡库区湖北省秭归县发生山体滑坡,装机容量1000千瓦的利丰源水电站(原名大岭山水电站)被彻底冲毁,这是三峡库区首次发生水电站冲毁事件。
 
地质生态学家杨勇告诉中外对话,“三峡库区水电站被冲毁是在意料之中。”
 
他说,三峡大坝建成后,形成一个长达600公里的巨型水库,水位上升,并且每年都在不断地进行水位调节,常年水面面积大幅度扩展,这样一来一方面库岸再造活动频繁,岸坡变形加剧,地质环境恶化,地质灾害危险性增加;另一方面局地气候发生变化,导致局地气候特征的变化及局地气象灾害发生,特别是持续降雨和强度降雨频率增强;再加上涉及113万人的三峡库区移民安置建设、道路施工、小水电开挖、采石取土等活动。如果上述因素叠加,发生地质灾害的条件就已经形成。
 
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对中外对话说:事实上,三峡库区已进入灾害“高发期”,目前已确认的崩塌、滑坡、危岩、坍岸等地质灾害点已超过5000处。“之所以这次事故关注度高,是因为首次冲毁的是三峡库区的一座水电站。”
 
范晓曾撰文说,自2008年9月三峡工程开始175米试验性蓄水以来,出现了一个地质灾害的高发期,截止到2011年7月,仅重庆库区就发生地质灾害灾(险)情272起。2008年至2009年的蓄降水阶段就发生了243起,其中新生的突发性地质灾害167起,占68%。为此,长江水利委员会要求蓄降水阶段每天的水位升降不超过0.5米,使2009年至2010年、2010年至2011年两个蓄降水阶段的情况有所稳定,发生的地质灾害灾(险)情分别减少到16起和13起。但专家也指出,从2010年以来,水位在175米保持的时间较长,应当警惕地质灾害的滞后效应。
 
三峡工程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工程,于1994年12月14日正式动工修建,2006年5月20日全线建成。库区主要包含长江流域的重庆市和湖北省的一些范围。
 
有多少水电站无法统计
 
杨勇和范晓都告诉中外对话,三峡库区有多少水电站无法统计。 
 
杨勇说,三峡库区有很多支流汇入,小水电开发在三峡库区是比较泛滥的,有多少无法统计。如果是在三峡水库蓄水前建设的小水电站,电站选址的地质环境可能随着三峡蓄水而发生变化,地质危险程度会增加,因此需要重新进行电站周边地质灾害危险性调查评估,对危险段开展治理和预警。
 
范晓分析说,中国的小水电站非常多,因为中国实行的是分级审批制,从中央到省、县,甚至乡一级,都有审批权。中国的河流,从干流到支流,被不同政府所瓜分,长江上游水力资源100%已被开发。
 
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2009的一份文件显示,中国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资源十分丰富,广泛分布在1700多个县,技术可开发量1.28亿千瓦。目前,全国已建成小水电站45000多座,总装机容量5100多万千瓦,在建规模达2000万千瓦。
 
多座水电站被冲毁
 
对于三峡库区水电站首次被冲毁事件,范晓、杨勇之所以没有感到意外,是因为他们清楚,中国水电站被损毁事件时有发生,包括大型水电站。
 
范晓告诉中外对话, 今年8月发生的鲁甸6.5级地震引发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并因山崩堵江在牛栏江上形成堰塞湖,其中牛栏江上已建成的红石岩电站被大型崩塌和堰塞湖掩埋和淹没,使总投资约8元亿的工程几乎全部报废。
 
他说,高山峡谷中的大型电站工程,由于建设过程中的巨量开挖与爆破,往往会严重影响大坝、引水隧洞、电站厂房附近地质结构稳定性,一旦强震来临,这里也是最易引发地质灾害的地点,在汶川地震灾区的许多地方都曾观察到这种现象,牛栏江红石岩电站的情况也不例外。因此,在中国西部地震和地质灾害多发区,进行大型水电工程以及其他大型工程的决策,都应十分慎重,并应进行独立客观、严格周密的灾害风险评估。
 
据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创办人汪永晨不久前透露,鲁地拉水电站还没发电,闸门就被冲走,6亿元没人负责。
 
杨勇告诉中外对话,鲁地拉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中游,去年开始蓄水,被冲毁后媒体有过报道,但后来没有结果。
 
媒体今年5月份报道称,“云南鲁地拉水电站闸门突然被冲走,损失6亿未问责。”
 
四川省甘孜州曾发生泥石流损毁多座电站事故。华西都市报2005年报道这次灾难时称,泥石流共造成位于海螺沟的6座水电站损毁(其中4座隶属于海螺沟景区电力公司)。其中,供应景区电力的3个水力发电站———磨西电站、贡都电站、富民电站被完全冲毁;龚家河坝电站和谢家河坝电站被基本损毁。
 
电站赚钱,危险也要建
水电站建设背后的疯狂举动是利益驱使。三峡库区首次被冲毁电站的负责人肖前军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电站赚钱,危险也要建。
 
他说,尽管水电站被冲毁,但还会再投资水电,“干水电站收益是细水长流,我们这里水量大,不愁赚不到钱。”
 
据肖前军介绍,这个水电站当时买下来是600多万,改造节能滑梯又花了300多万。原来的装机容量是800千瓦,一年发电600多万度,每度电卖给国家电网3毛多,一年的利润在100万左右。觉得形势不错,又增容200千瓦。 
 
2011年,京华时报以《舟曲疯狂上马水电站 无证开发“要钱不要命”》为标题,报道发生过特大泥石流的舟曲县大雄建设水电站,“这些水电站既无环评审批,也没有做地质灾害的审核。”报道说。

利丰源水电站是三峡库区首次发生水电站冲毁事件,但恐怕不会是最后一起,事故与风险存在于全国各地的水电站。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