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将在十三五后迎来环保产业高峰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助理黄海峰教授和中国社科院欧洲经济研究所前副所长罗红波接受中外对话专访,认为中国可能在十三五之后迎来环保产业的高峰,但经济转型之路不可能完全照搬国外经验。

Article image

政府应优先发展清洁且可持续的产业,逐渐取代高耗能高污染产业。图片来源:Simon Lim / Greenpeace

中外对话:在即将到来的“十三五”,中国在经济转型和循环经济发展上,可能有什么样的变化?

黄海峰:我预计,中国在“十三五”之后,将真正迎来绿色浪潮。如果你不主动迎接,世界绿色浪潮就会把你吞噬掉。现在中国部分城市出现的生态移民潮,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态环境而举家移民,这也造成中国私人资产的流失。中国经济改革的目标不就是让老百姓富裕吗?但是我们应该改变过去单纯的“逐利经济”。

“十三五”将是中国绿色经济高速成长的阶段。除了中国向绿色发展的必要性,中国领导者也在转变观念。现在我们已经不再单纯以GDP作为政绩考核,如果环保没有保证,官员考核仍然不合格。习近平主席提出“青山绿水”才是生产力,这对环保产业是一个利好。

从产业角度讲,中国的环保产业,有近千亿的发展空间。经过近几年污染和环境事故的冲击,治污已势在必行,所以我认为环保产业的大力提倡和发展将是“十三五”最重要的内容。

罗红波:十三五期间,中国的绿色经济将是重中之重,作为世界第二的碳排放国,中国向绿色经济的转型,也会在国际社会中起到重要作用。

中外对话:绿色经济转型,会逐渐放弃中国长期以来的高投资、低技术含量的发展方式。这是否必然导致局部经济的衰退?技术和产品的升级是否会对向中国输出工业产品的欧洲产生影响?

黄海峰:在向绿色经济与循环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高耗能和高污染的企业必然会有所萎缩。但是,新兴的产业可能迅速发展起来,这是经济转型的必然过程,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因此进入真正的可持续发展。非营利组织“国际生态发展联盟”将在四川省宜宾市推进的一个项目,正好是一个绿色转型案例。

罗红波:这是国土资源部引荐的项目,目的是促进那里的产业升级转型。项目将在宜宾屏山县一个没有开发的古镇展开。现在那里的主导产业是用竹子制造上坟用的纸,技术低下,污染非常严重。

“联盟”计划帮助当地农民引进具有先进生产技术和环保技术的竹产业。目前,原来的手工业制纸已经全部停止了,以后在家庭作坊工作的人都到厂里去上班,努力实现就地转型和产业升级。当地还有特有的森林资源,古镇文化等,“联盟”还会帮助当地进行生态旅游文化的挖掘,保证发展形态的多样性,并尽量保留其原生态的特质。中国要走这样的发展路线才是可持续的。

至于欧洲,他们拥有发展绿色经济的先进技术和很高的生产安全标准,同时也掌握环保技术,中国在进行绿色转型的过程中,需要引进欧洲先进的环保材料和环保技术。所以,中国经济的转型产生的波动对欧洲的影响不大,只是经济增长点转变而已。

中外对话:中国的大范围严重雾霾,也加大了中国能源转型的迫切性。德国能源转型的成功经验,在中国是否可以复制,又有哪些是值得中国借鉴的?

黄海峰:很多地方是不能复制的。从宏观方面看,两国存在社会制度的差异,社会发展阶段不同;从微观方面看,关于对该技术的运用方面,还存在政策上的问题,例如电力入网方式等。

德国的能源转型,一是取决于市场机制,二是取决于安全考虑。德国的光伏发电发展迅速,是因为发展初期政府对光伏有大力度的补贴,加上光伏的分布式入网便利,社区的太阳能电力也可以卖给国家电网,自然能占领市场。风电也是如此。此外风能和光伏的安全性也高——德国国家小,它要求稳健的发展,所以放弃了核能。

能源政策方面,德国的政策制定会遵循市场和民意。中国的转型,政策的影响力很大,但是缺乏市场导向,各地发展受到利益部门和行政干预,电力入网也不方便。如核电的发展,单纯是因为国家的发展计划,缺乏当地居民的意见,造成核电周围的房地产市场销售困难。

各地政府在兴建项目中,应该及时征求民意,将环境的评估机制和绿色审计管理体系建立好,德国的经验值得中国学习。

罗红波:中国的风电、光伏发展,瓶颈主要在入网。风电主要是缺乏规划造成了爆发式增长,发电质量上不去。同时,中国的电网是分割的,入网技术还有待发展,这些都限制了零散电力的入网。此外,管理和技术上都与德国都有差距。当然,德国能源转型的经验对我国还是有借鉴意义的。

中外对话:中国发展循环经济,有何国情禀赋,又有何障碍?

黄海峰:中国已经接受了发达国家的循环经济理念。同时也摸索出一些自己的经验并有所创新,如建造的循环经济园区、生态产业园区等,就是中国推进循环经济的一种方式。至于发展中的障碍,就是市场机制不完善;同时,立法和执行的力度需要加强。一些地方建立园区好大喜功,反而浪费了更多的资源。

但是,由于中国的地域发展不均衡,而且粗放发展严重,渐进式的转型也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最少没有造成大的问题。

罗红波:中国有个大的障碍,是还保留着计划经济的惯性,习惯做试点。例如低碳园区,也是国家扶持的试点,无法形成产业化,因此,也难以看到市场效应。

风电由于得到政府支持,各省都在搞。同时,大部分风电投资不是市场引来的,而是政策导向所致,这不利于风电产业的良性发展。


编者按:黄海峰是国际生态发展联盟全球执行理事长,其联合几十位学者撰写的《中国经济转型之路——二十一世界的绿色变革》(China’s Economic Transition---Twenty-First Century Green Revolution),即将由中国“科学出版社”出版,书中将详细分析中国的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和循环发展的经济转型模式。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