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海外投资最大障碍是当地社会不稳定

对中国海外投资有众多批评。但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力挺中国企业,认为中国对外投资成绩和优势明显,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当地投资环境不稳定。中国政府需加强对企业海外利益的保护。

Article image

中国对于石油和矿产的投资仍是保持国内经济增长势头的必要手段。图片来源:Jbdodane

梅新育是商务部国际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中外对话就中国海外投资现状和困境对他进行了专访。

中国对外投资得益于本国资源消费市场

中外对话:您如何评估中国对外投资情况?

梅新育:中国的对外投资行为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承包工程,一种是直接投资。总体而言,中国企业的技术和管理标准都较高,两种路线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对外投资发展基本正常,但不排除一些非理性的投资行为,需要国家宏观上加以引导。

中国是建筑业规模最大的国家,2010年又成为海外工程承包量全球最大的国家。2011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承包工程合同额已经达到1400 亿美元,2012年增长10%达到1565亿美元。

而中国海外产业的发展对东道国也有很大帮助。很多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太差,中国的工程设施和技术人员全部配套,可以使东道国少花至少一半的成本,而中国带去的技术力量,也同时给东道国做了部分规划工作。

直接投资,在打开市场、提高对外贸易收益、获取资源方面起了相当的正面作用,但是也有部分投资是失误的。如资源直接投资前几年占比较高,达20%左右,是对外直接投资第三大产业门类,单个项目的规模一般较大。但很多在经济上是不合算的。主要原因是,海外投资应该走反周期投资路线,就是在牛市少投资,熊市再收购,这样价格比较合理;但很多投资都是顺周期投资,在高位买进。一些企业可能会因此破产。

即便如此,对外投资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客观需求。在国内的经济增速和产能上来以后,如果不向外扩张,就无法维持速度增长并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对大企业来说,它们的规模很大,需要将业务分散在不同的国家和市场,以此来平抑收入波动。

面对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资源消费市场,他国也需要通过中国的投资来巩固中国消费市场,同时解决资本和出口问题。

投资环境不稳定是投资失败重要原因

中外对话:中国对外投资在国外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和困难?拉美、非洲、东南亚这几个主要的投资目标区域,分别有哪些特定的挑战?

梅新育:比较大的一个风险,是东道国多变的政治因素。很多投资因此打了水漂。

外蒙古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外蒙有大型的煤矿,但是没有技术、资本和能力开发,就请邀请外资企业。

2012年,中铝集团与蒙古国ETT公司签订煤炭长期贸易协议,中铝提供3.5亿美元贷款,ETT公司以货抵资,按照协议价卖给中国。但同年蒙古政府换届,ETT公司高层换血,协议签订的当年,他们没有按照合同发给中国足够的煤炭量,只给了协议量的一半。2013年1月,蒙古单方面毁约,要求提高煤炭价格。去年,对华煤炭销售全面停止。中铝的前期投资就很难收回来了。

蒙古自己的损失其实更大。他们对自己的市场地位没有认识,对中国更不了解。中国的煤炭价格在2012年开始下跌,他们在中国煤炭价格下跌半年后废除合同。现在就是开采出来,也没法卖了。

加拿大投资方在蒙古也有类似遭遇。加拿大投资蒙古世界级的铜矿,目标市场是中国。该铜矿曾因对投资方收税太高,导致停产一年多。中间又恰逢世界铜矿价钱下跌。蒙古自身和投资方都遭受严重损失,而投资方对这种损失是很难控制的。

此外,在法制不完善、经济不稳定的一些国家,中国公司也会面临当地政府不合理的经济补偿要求或过高的罚款等。例如中石油在中非国家乍得开采石油,被开出12亿美元的破坏环境罚款。

长期来看,东南亚的环境会比较和谐一点,因为文化差异较小,容易交流,主要的障碍是欧美政治势力。在非洲和拉美,则是当地自身的问题,他们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和社会习惯难以改变,项目落地和进行中会有很多的冲突,而动荡的政局和社会环境也威胁着投资收益。

东道国应自己解决政治问题

中外对话:最近一两年来,媒体热议中国海外投资项目在环境、用工、社区关系方面不负责任,在非良政国家依靠不正当方式取得项目,您认为这些是不是中国海外投资面临的最大问题?

梅新育:这些是问题,但不是企业首要考虑的。商业有商业的规则,政治问题应该分开来说。

环境争议,是东道国自己要解决的政治问题,应定下高环境标准,提高执行力,以保护好环境。企业有社会责任,但是不能指望企业来完成环保工作。

用工方面,中国企业有技术熟练的员工,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打个比方,中国在尼日利亚修建一个港口,用自己带去的工人,需要投资2亿元,历时两年完成;如果用当地工人,则需要10年,花费10亿元。你说政府愿意用哪个呢?政府也希望最低投入,取得最高效率和质量。

对中国企业来说,自己带过去的员工,需要解决吃住和出行等各种问题,工资是中国国内工人三倍左右;请一个中国工人,相当于请15个当地劳动力。即便这样,中国企业还要用中国工人,说明用中国工人的综合成本还是更合算。所以,问题在于当地的工人应该如何提升水平,去满足用工的标准。这些都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对于社区关系,我认为保持距离是必要的。第一语言不通,第二接触更多可能摩擦越多;第三,大家的文化习俗不同,中国的习惯可能会给当地社会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中国企业投资的地方,大部分是不太稳定和安全的地方,少接触也可以保护自己的工人。

至于你提到的不正当方式取得项目,这不是投资者可以决定的。企业事实上是去适应当地的游戏规则。何况,那些曾经是欧美殖民地的地方,其延续几百年的政治习惯,是西方国家塑造的,游戏规则也是他们定的。这是个政治问题,指望外国企业去解决是不可能也不合理的。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东道国设定一些基本的标准,来规范企业的投资行为。

中外对话: 您认为中国的对外投资政策和策略是否有必要做出调整?

梅新育:有两点需要调整。一是需要放松市场管制,给市场更自由的发展空间。二是改进对海外投资的保护,通过双边或是多边协议来实现。极端情况下,不排除使用武力保护中国公司的财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法律只是政治工具?还是商业必备?

采访中的观点似乎认为,遵守法律(包括与环境相关的法律)是一个可选和可协商的事情。采访中提到的基础设施建设省下的大笔资金或者由资源开采获取的超额利润来抵消(由于缺少透明度这点很难被证明或反驳),或者归于作为中国人应得的利益。如果承包商不雇佣当地劳动力,那么这些热带非洲国家怎么能获得技术来维护建成的基础设施呢?至于自己建设民用基础设施就更不用提了。如果资产是通过腐败或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得的,那么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国家使用武力来保护境外资产的威胁就是不正当的。

Is the law merely a political tool or essential for business?

The Minister seems to think that compliance with the law (including in relation to the environment) is optional and a matter for negotiation. The huge savings on the cost of infrastructure which the Minister mentions are either offset by supra-normal profit on resource extraction - lack of transparency makes this impossible to (dis)prove, or attributable to something intrinsic to being Chinese. How are countries such as those in tropical Africa going to gain expertise in maintaining, let alone constructing civil infrastructure if contractors don't use local labour? The threat of China, the USA or any country using force to protect assets abroad would not be justifiable if the assets were acquired corruptly or are otherwise illegal or lack legitim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