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农村饮水安全堪忧

民间环境组织创绿中心对78个村庄进行饮水安全调查,发现农村地区寻找持续可利用的水源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创绿中心 

湖南湘潭县谭家山镇子竹村,是中国农村水危机的一个典型例子。在这个村,饮水水源30年内变迁了三四次,目前村民很难找到水源。

30年前,村民大多使用自家十几米深的水井。一家煤矿的开采破坏了地质结构,村庄里的地下水越来越少,村民开始打七八十米的深井,即是这样,水量也不足了。5年前,一个利用附近水库作为饮水水源的私人自来水水厂开业。水库在此之前与一个养殖户签订了15年的养鱼合同,导致水厂的自来水被养殖污染,腥味严重,发黄浑浊,连洗衣服都不行。目前村民只能使用山坳农田间两米深的小水坑作为饮水水源,但这个水源受到农药、化肥等污染严重。

环境组织“创绿中心”对包括镇子竹村在内的78个村庄进行调查,发现农村饮水环境令人忧虑。在村庄的选取上,调研偏重媒体有过报道或者志愿者推荐的“问题村庄”,这也是较多调研点集中在河南、安徽两省的主要原因。创绿中心“一杯干净水”项目负责人施丽玲说:“我们并不是要做一个全国的很具有普适性的报告。我们在两年里调查了这些村庄,从而得出这份报告。”

施丽玲对中外对话说,一些村民成为环境移民,不得不离开祖辈的土地到别处谋生;而留下来的老人们,也只能购买昂贵的桶装水。

调研团队对67个村庄进行了水样快速检测(包括感官指标、理化指标、总硬度、重金属、氨氮、硝酸盐、亚硝酸盐和氰化物等17项指标),水质达标的不到一半,其中硬度超标的村庄有十余个,饮水细菌类超标的情况也非常普遍。

水量问题同样存在隐患,78个村庄中有20个水量不足。

在中国农村,因为自然地质原因造成的污染较为普遍。依据2004年的数据,农村地区因自然地质原因造成饮水氟超标、砷超标、苦咸水三类问题,受此影响的人口有9229万。而从此次调研来看,除去这些“先天”污染,各种工业化过程产生的新污染源,给农村饮水环境造成巨大风险。

工业污染影响近半村庄

78个村庄中,有近半村庄受到工业污染的影响,另外还面临其他类型和程度的污染源风险,如农业面源及河流污染、养殖业污染、自然地质污染、垃圾场污染和工程性原因导致的污染,而在周围没有发现明显污染源的仅有6个村庄。



工业污染对浅井水及地表水污染较为严重,且不同行业的污染特征差异很大,很难通过简单的处理净化水质。这些污染渗入深层地下所需的时间很长,从本次调研的村庄来看,暂时很少有对70米以上的深井水造成污染的,但风险是存在的,没有足够的污染排放强度和地质数据的支持,很难知晓什么时候地表污染会到达深层地下水,这使很多村民生活在恐慌之中。

更加容易获取的地表水水源变的越来越少,仅有13个村庄还在使用。大多数水源为井水。而以浅井水作为水源的风险同样也越来越高,因此很多地方水井越打越深。山区为避免水质问题,则多以使用山泉水、山溪水为主。

养殖场和垃圾场的危害

以地表水为水源的村庄,主要受到农业面源污染及河流污染的影响。上游来水的污染和化肥、农药的过量使用,使得这些村庄的水质浑浊度、有机物、农药、细菌类等指标超标。

养殖业污染水体在农村较为普遍。养殖场的污水、粪便处理缺乏有效的处理方式和监督,随意排放,会造成村庄水体和浅层地下水的污染,主要表现为氨氮、硝酸盐、细菌类的污染;另外养殖业使用抗生素和消毒药品,也可能污染地方水环境。调研中发现个别水库受到养鱼业污染,养殖户在追求产量的利益驱使下,投放大量的饲料、抗生素甚至于鸡粪、鸭粪到水体中。这种原本污染程度小的农村小型养殖业,导致本可以饮用的水库水快速退化。

一些村庄受到垃圾场的污染,大多因为早年城市垃圾堆放点选址随意,没有做好防渗和渗滤液收集处理等工作,渗滤液渗漏或溢流流入村庄饮水水源,导致污染。垃圾渗滤液的污染特征非常复杂,难以净化。

村民有办法吗?

面对污染带来的日益严峻的饮水难题,村民的饮水意识也在逐渐觉醒和不断提高。

半数以上被调研的村庄中,有村民反映饮水有问题,这个比例已经比较高。一部分没有检测出问题的村庄,村民也反映水质不好,原因很可能来自中国农村饮用水标准的限值——譬如中国农村饮水标准的硬度限值是550mg/l,而国际限值(欧盟饮用水标准)是80-100mg/l,因此很多村民反应饮水水垢重,但是检测并没有超出国家标准,这也从一个侧面显示村民对自己饮水安全的需求增高。创绿中心的施丽玲称,调研团队有时候在现场做检测的时候,一大波村民都会围上来,询问这个询问那个,请求他们帮忙做一下自己家里水的检测。因为污染对饮用水的不放心但是又长期得不到专业和值得信任的解释,村民们很焦虑。

与村民的意识形成对比的是,绝大多数村庄的饮水处理问题现状依旧堪忧。

78个被调研村庄中,大多数饮水系统是无任何处理直接引水入户。通过沙滤、明矾沉淀等简单处理的只有3个,而这3个都是以地表水为水源的村庄,水源浑浊度较高,因此不得不使用一些简单方法处理掉浑浊度;有中型净水设备(反渗透、超滤等)的仅为7个。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有明确污染主体(企业)且村民反应激烈的村庄,企业会尝试去帮助村民建立净水设施。

除此之外,在村民反映存在水问题的46个村庄中,很难看到村民采取有效行动改变现状。

大多数村民选择凑合使用,只有9个村庄的村民选择了饮用桶装水、安装净水器,或者去他们认为有好水的附近村庄拉水吃。农村地区发展的落后,村民收入水平的低下,村民可做的选择并不多,渠道也并不畅通。

小部分农村地区已经开始出现私人的桶装水厂,一些经济条件好的村民开始购买桶装水和安装净水器。另外,在村民反映水问题的46个村庄中,15个村庄有过上访记录,这表明村民迫切期望饮水问题得到改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请写上省份的名字

很好的文章,至少中文版是这样的。但是我找了半天才发现文中讨论的这个地方在湖南。

Province, please

Great article--at least the Chinese, to which one has to go to find out that this is Hunan being discu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