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冬虫夏草引发的尼泊尔血案

自尼泊尔政府合法化冬虫夏草贸易后,这一又被称为“喜马拉雅伟哥”的珍稀虫草引发了诸多暴力冲突事件,甚至不时有人在冲突中丧生。

Article image

如果不加监管,过度采挖会导致冬虫夏草灭绝。图片来源:Uttam Babu Shrestha

在尼泊尔境内的喜马拉雅山一带,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村庄里空无一人,连学校也停课——成千上万的人都涌向了喜马拉雅高海拔地区,去寻找冬虫夏草(藏语名称为“雅扎贡布”),一种据称具有壮阳的功效、又被称为“喜马拉雅伟哥”的草药。最近几年,冬虫夏草价格不断攀升,需求暴增,推动了喜马拉雅山区的“淘金热”。冬虫夏草的产地价格至少为14000~16000美元/公斤,而几经倒手后,价格更是暴涨。

从4月下旬到6月末季风来临之前,村民为寻找冬虫夏草总是不停地搬家。位于尼泊尔东部的马卡鲁坝润国家公园前代理园长瑞什·拉纳巴特说到:“许多村子都空了,人们带着日常用品和小帐篷,不停的向高海拔地区移动,一去就是几个月。最近几年,挖冬虫夏草的人迅速增多。”

冬虫夏草通常分布在海拔3000~5000米的尼泊尔、印度和不丹草原,以及中国青藏高原。它的藏语名称为“雅扎贡布”,字面意思为“夏草—冬虫”。夏天,生活在地下的幼虫受到寄生真菌的侵染,真菌在毛虫体内生长直至其干枯僵死。冬去春来,真菌又开始生长,最终在春夏之际冒出地面

局势日益紧张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采挖冬虫夏草的行列,冲突暴力事件日益增多,局势日益紧张,有时甚至有人因此丧生。在6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与西藏交界处的尼泊尔多尔帕县暴发冲突事件。在与警方发生冲突的过程中,两名当地人被杀,多人受伤。事件原因,是当地居民要求更大程度上公开由管理希-佛克桑多国家公园的当地社区所收取的挖采冬虫夏草的费用。

2009年暴发的冲突事件后果更加严重:来自尼泊尔西部廓尔喀县凯朱瓦村的7名采挖者被来自邻县马南县的村民殴打致死。自2005年政府合法化冬虫夏草采挖和贸易后,将近12人在民众之间或是与政府的冲突中死亡。

形势越来越严重,政府官员对此非常担忧。国家公园与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发言人、生态学家莫黑什沃尔·达卡尔博士表示:“我们不能规定谁有权利采挖冬虫夏草,但是为了区别当地居民和那些外地来的人,我们征收不同的采挖许可费。但是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来挖的人越来越多。”



来自南昆士兰大学的研究员乌塔姆·巴布·什雷斯塔表示:“冲突暴发的主要原因是当地机构或村民向非本地采挖者收取费用(许可费)。当地村民宣称,他们对其村庄附近的冬虫夏草享有传统权利,但是非本地采挖者拒绝支付许可费,认为冬虫夏草的采挖地属于公共财产。”

政府规定,居住在国家公园附近的居民采挖冬虫夏草时必须支付5美元的许可费,来自同一个县但是距离稍远的需要支付20美元,而来自尼泊尔其他地方的则需支付30美元。尽管交了许可费,但是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找到冬虫夏草。马卡鲁坝润国家公园前代理园长拉纳巴特说到:“在地形崎岖的地方要想找到小小的冬虫夏草很难,它们通常只有4-12cm长、0.14-0.4cm宽,许多人找寻数月最终还是空手而归。”

尼泊尔和中国西藏的喜马拉雅山区一带一直有采挖冬虫夏草的传统。自从采挖禁令取消后,不同群体之间的纠纷越来越多。达卡尔说到:“冬虫夏草不断减少,我们认为如果不能每年进行采挖,那这些资源带来的经济利益应归所有群体所有,但是因为近年来人们对其兴趣日增,管理的难度也在加大。”

达卡尔指出,冬虫夏草的问题表明,在尼泊尔从集中制向联邦制转型的过程中,自然资源管理遇到了很大挑战。尼泊尔曾召开立宪国民大会,希望划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权力,但却无果而终,几个月后立宪国民大会再次召开。

什雷斯塔博士警告说,起草新宪法时必须认真考虑自然资源相关权益所引发的冲突,否则在涉及其他资源时也会爆发类似冲突。

收获量不断减少

如果不加监管,过度采挖会导致冬虫夏草灭绝。什雷斯塔说:“采挖给冬虫夏草资源带来了巨大压力,采挖季结束时,几乎所有可能生长冬虫夏草的地方都被人翻过了。人们见到冬虫夏草就会挖出来,这已经超过了其再生的速度。”

什雷斯塔研究发现,过去10年,当地市场上冬虫夏草价格增长了2300%,但年采获量却不断下降。他说:“我们必须记住,冬虫夏草暴利的背后,是本不该被忽视的生态代价。”


译者:程冠飞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