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越南叫停湄公河大坝

中国的邻居们——柬埔寨、缅甸和越南等湄公河下游的国家停止建坝的呼声此起彼伏。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如果一个国家2000万人口的生计、27%的GDP、90%的稻米出口和60%的海产出口都在湄公河三角洲,但它们都受到了威胁,而造成这些威胁的老挝和泰国政府对你的反对意见充耳不闻,这时你会怎么办?

这些正是越南总理阮晋勇所面临的挑战。他既要努力维持与湄公河委员会东盟成员国的关系,同时又要逐步增加压力,要求对方停建湄公河的一系列大坝建设。这些大坝中既包括耗资38亿美元的沙耶武里巨型水电工程,也包括虽然稍小但同样充满争议的栋沙宏大坝,该坝发电能力为26万千瓦,是老挝在下湄公河干流上的第一座水坝。

湄公河委员会第二次峰会今年四月在胡志明市举行,阮晋勇在讲话中指出,湄公河已经成为世界上流量减少最严重的河流,越南境内三角洲的盐水入侵也向新的地区扩展。他呼吁“彻底并有效地落实1995年的《湄公河流域可持续发展合作协定》(以下简称《湄公河协定》),包括‘通知、事前协商与协议的规定’,以便对提议的水资源开发计划做出恰当的决策”。

这番话针对的显然是老挝违背对上述《湄公河协定》义务的行为。该协定的签字国还包括越南、柬埔寨和泰国,其中强制要求所有的干流工程都必须经过事先协商。

不顾柬埔寨和越南的强烈反对,而且在没有完成事先协商进程的情况下,老挝单方面于2012年雇佣泰国开发商ChKarnchang公司开始沙耶武里大坝的建设。接下来,老挝又在2013年9月宣布栋沙宏大坝开工,这次干脆避开了事先协商程序。老挝声称这项工程并非在湄公河干流上,但是,所有公正的观察家都很清楚这并非事实。

越南的对策是依靠科学。该国正在快速推进两项科学研究的完成,希望它们能够提供充足的独立证据,确认沙耶武里和栋沙宏两个大坝“严重威胁”到柬、越两国的国家利益。这样两国就可以启动《湄公河协定》的第七条,叫停在干流上的大坝建设。

为了强化上述策略,阮晋勇还呼吁湄公河委员会加速其自身的研究,以解决由于柬越两国否决沙耶武里工程而造成的僵局,但老挝对这一动议置之不理。湄公河委员会的研究以及越南的三角洲研究都有望于明年完成。

就在湄公河委员会峰会召开的前一周,越南采取了另一个精心策划的行动。一家直接由总理办公室负责的机构——人民援助统筹委员会(PACCOM)组织了一次为期一天的研讨会,主题就是沙耶武里大坝,参加者包括越南科学家、国会机构、研究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方。显然,这是为了宣扬越南对沙耶武里和栋沙宏大坝的反对意见。

这次研讨会呼吁各方采取三大行动:一是要老挝政府暂停沙耶武里大坝的建设;二是要泰国政府取消其(与老挝)“不成熟”的电力购买协议,直至就湄公河下游的水电项目达成地区共识;三是要为沙耶武里项目融资的泰国银行重新评估风险及其国际声誉。

由越南政府机构出面提出如此直接的要求,是不同寻常的,这表明越南在制止沙耶武里大坝上做了何等充分的准备。越南政府的后续行动,就是致函泰国的四大银行,邀请他们派代表解释为什么给沙耶武里项目提供资金。

三天后,另一场前所未有的示威行动,展示了越南反对沙耶武里项目的情绪在迅速滋长。40个柬埔寨、泰国、越南和国际NGO发表了一份“团结宣言”,要求在一年内必须停止沙耶武里大坝的建设。宣言称“为了支持被沙耶武里大坝威胁生命和生计的6000万柬埔寨人、老挝人、泰国人和越南人”,而其一年的期限则是根据沙耶武里项目开发商的建设日程提出的。根据日程,大坝的跨干流建设将于2015年2月左右开始,宣言称其“将对整个下湄公河流域系统造成巨大且不可逆的生态和水文影响”。

该宣言还响应了越南官员在沙耶武里工程上的立场,要求“将其和所有其他湄公河干流项目推迟至少十年”,并呼吁泰国政府取消从沙耶武里购买电力的协议。

那么,沙耶武里大坝能够在对整个下湄公河流域系统造成不可逆的破坏前,在一年内停工吗?(据开发商说,工程建设已经完成了23%到30%。)

实际上,老挝的邻国缅甸已经早就这么做了。2011年9月,登盛总统忽然叫停中国出资的伊洛瓦底江密松大坝的建设,让中国政府感到震惊。此举表明缅甸政府备受赞誉的民主化进程的开始,以及给中国在缅甸的“经济殖民主义”来了个急刹车。

缅甸、柬埔寨和越南的反大坝情绪正和泰国一样在迅速蔓延。在泰国,前英拉政府设计拙劣的100亿美元防洪计划,因公众强烈反对其中的20座大坝建设而被延宕。过去的12个月中,越南取消了超过400座大坝的建设计划,终止了几十年来对于大坝的偏好。同时,缅甸也向中国和泰国政府递交了请愿书,要求立刻停止规划中的六座萨尔温江大坝建设,这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自由流动河流之一。

就在湄公河峰会结束后,柬埔寨国会就栋沙宏大坝举行了一次听证会,结果可能是向包括向泰国融资银行在内的主要项目发起者递交请愿书,反对沙耶武里和栋沙宏两个大坝的建设。据柬埔寨救国党组织委员会主任松蔡说:“我党大部分的当选国会成员和参议员都反对沙耶武里和栋沙宏大坝,因为它们威胁到了地区合作,并给柬埔寨粮食安全的支柱洞里萨湖带来最大的危险。”

这样一来,沙耶武里工程的各大融资方——包括盘古银行、泰华农民银行、泰京银行和暹罗商业银行以及占该项目25%股份的泰国国家石油公司(PTT)——就面临着日益艰难的选择:要么通过停止银团贷款或说服泰国政府取消电力购买协议,现在就终止沙耶武里工程;要么面对越南政府日益增加的不快,甚至在明年越南最终叫停该项目时受到更大损失。

泰国利益相关方面临的风险非常巨大。四大银行在越南都有扩张计划,而泰国国家石油公司在越南一个投资数十亿美元的炼油厂项目已经进入了规划后期。而让其困境雪上加霜的是,有媒体报道说泰国国家石油公司甚至在考虑增加其在沙耶武里项目上的股份,这只能被描述成一个显而易见的政治驱动的干涉,目的就是让沙耶武里大坝的主要发起者ChKarnchang公司在该项目上面临更大的风险。

暹罗商业银行的董事长阿南·班雅拉春过去是一位可持续发展的强烈倡导者,他曾经呼吁东盟重新考虑其不干涉原则。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积极主动的生态干涉原则。环境影响是不受主权边界限制的。我们需要四个湄公河委员会成员国一起告诉中国,要注意其六个湄公河上游大坝对下游的影响,并且不要建设更多的大坝。还需要泰国与柬埔寨、越南一起,说服老挝立即停建沙耶武里大坝。

译者: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