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李锋:隐姓埋名的调查记者

摄影记者李锋在揭露了湖南山林深处猖狂的屠杀候鸟现象后,遭到了骚扰威胁甚至死亡恐吓。

Article image

中国媒体时常需要应对来自官方以及其他势力的压力。 图片来源:中外对话 

2012年底,《长沙晚报》摄影记者李锋觉得有必要外出暂避风头。

他和两位同伴刚刚完成了一系列调查报道,揭露在湖南山林深处猖狂屠杀候鸟的现象和附近桂东县的候鸟买卖黑市。中国中南部的湖南省,位于途径中国内陆的一条候鸟迁徙通道之上。每年秋季,全球数以亿万计的候鸟沿着8条主要的候鸟迁徙通道,飞往千里之外的印度、东南亚等南部温暖地区过冬。但许多鸟儿飞到这里,等待他们的是猎枪和罗网。

报道一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其图片报道和一部12分钟的纪录片在网上被疯狂转载,上线首日便获得十几万点击,报道引发了公众关于候鸟保护及政府失职的激烈讨论。数日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也对候鸟偷猎现象进行了报道。

但报道的极大影响力却为李锋和两个同伴带来了麻烦。李锋的微博账号开始收到侮辱性评论及死亡恐吓,匿名的来电对他的家人进行骚扰威胁。

“有的匿名来电说要用打鸟的土制鸟铳给我来一枪,”李锋说,“但最恐怖的是他们竟然掌握了一些非常私人的信息,比如说,我的孩子多大了,我的妻子在哪里工作等。”

他的两位在网上邀来的共同参与了调查的同伴,都暂离湖南以避风头。饱受侮辱性评论及死亡恐吓之苦的李锋,此刻也感受到暂离长沙的必要。

“我要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为了不牵连他在《长沙晚报》的领导和同事,李锋并未告知他们自己的决定。

中国媒体时常需要应对来自官方以及其他势力的压力。尽管李锋的调查报道获得新华社及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的关注,但仍不免受到外界压力。报道中提到了候鸟偷猎地区桂东县,当地的官员已经数次造访李锋报社,希望对报道施加压力并进行公关。

“坦白说,我当时都不知道回来了以后工作还在不在。报社的领导们因为这报道,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中央电视台新闻访谈《面对面》栏目摄制组飞抵长沙,要求对他进行采访。为保护其身份,报社的同事告知对方查无此人。然而李锋觉得这可能是个转折点。他认为,虽然公开露面可能会让匿名威胁者更容易找到他,但同时,接受《面对面》采访可能更便于将候鸟保护推上公众议程。

如他所预想,在中央级媒体上接受采访,的确为候鸟保护事业带来不少高规格关注。笠年一月,李锋曾推动的“让候鸟飞”项目的公益基金正式启动。该项目的其他推动者还包括邓飞、冯永锋等记者出身的公益人士。

因其保护候鸟的事迹,李锋于2012年末被评为“CCTV年度法制人物”。其后,他又获得了“2013最佳环境报道奖”,该奖项由中外对话和英国卫报联合创办。但他并不贪恋镁光灯下的名望。

“(我)不像邓飞,并不合适在台上出面。”李锋说,他更愿意踏实地作报道,而不是作为某个公益项目的代表人物。

2013年一月,在其候鸟偷猎报道两个月后,李锋又带来了关于洞庭湖上毒害天鹅的重量级报道,该报道获得本年度“最佳环境报道奖”二等奖。为了拍到好的照片,他忍受寒冷、困乏,切断外界联系,在湖中漂了一个多星期。当完成报道回家时,他惊讶而遗憾地发现,自己错过了女儿的出生。

李锋说,其环境报道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生活。他说:“我原本留着平头,非常整洁,现在已颠覆了自己的形象,希望隐姓埋名。”候鸟的报道出来后,他的头发白了三分之一,他半开玩笑地说。

但他对于报道的热情还是一如既往。

“我想拍一个关于候鸟的纪录片,纪录迁徙途中的问题和民间的保护力量。”他说。

“这也许会花不少时间,但却很值得。”

最佳环境报道奖”由中外对话和英国《卫报》联合举办,表彰致力于中国环境报道的优秀环境记者。2014年的颁奖典礼于5月27日举行。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