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亿万富翁能迫使美国将应对气候变化提上日程吗?

美国亿万富翁汤姆·斯蒂尔在游说和竞选上投入巨资,招来了指责他虚伪的诸多非议。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Stuart Isett / Fortune Brainstorm Green

美国的气候政治将变得更加棘手。除了过去常用的游行、游说和诉讼等手段,如今环保人士又带着他们应对气候变化的议程直接介入选举当中,希望能帮助关心环保的候选人打败对手。

这支力量的关键人物是汤姆·斯蒂尔,这位57岁的旧金山亿万富翁总是一脸真诚,喜欢色彩鲜艳的格子纹领带。他是民主党和巴拉克·奥巴马的主要资助者,把应对气候变化作为自己政治活动的中心议题。斯蒂尔用他的资金挫败了2010年加利福尼亚州的一项选票提案,该提案意在破坏该州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又帮助另一项议案赢得选票获得通过,该议案通过堵住企业所得税漏洞而为提高能效项目提供资金。今年,他将在全国范围内通过一系列网络广告阻止饱受争议的基石输油管线项目,该项目将把加拿大的石油砂油输送到美国的精炼厂。据报道,为了使这个项目及其他环保议题在今年的选举中受到关注,斯蒂尔自己出资5000万美元,另外向其他富豪筹资5000万美元,一起投入他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下一代气候行动(以下简称“下一代”),委员会将凭借资金和广告干预各地主要的竞选活动。

斯蒂尔的团队中有很多精明务实的政治活动老手,民主党战略家克里斯·勒汉就是一个,他曾帮助比尔·克林顿处理接连不断的丑闻。从2013这个非大选年的竞选活动来看,“下一代”将在2014年采用纯粹的美式政治策略,动用大笔资金进行宣传炒作,甚至攻击对手。去年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初选中,国会议员埃德·马基与斯蒂芬·林奇的对战就是一例,其中前者是自由派的绝对拥护者,后者自由倾向没有那么严重,还是基石输油管线的支持者。斯蒂尔像亡命之徒一样,与人共同发表公开信,警告林奇最好在“周五正午以前”放弃支持基石,否则将对他投放铺天盖地的负面广告,包括动用飞机悬挂横幅,上书“斯蒂芬·林奇,邪恶石油帝国的帮凶”。

据《政客》报道,斯蒂尔还为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投入800万美元,这场选举的候选人分别为民主党人特里·麦考利夫和拒绝承认全球变暖的共和党人肯·古奇涅里,作为州检察长的古奇涅里曾十分荒唐地向气候学者迈克尔·曼发起调查。“下一代”还在广告中指控共和党存在腐败行为,雇人扮演古奇涅里在人群中扔假钱。斯蒂尔甚至追到了华盛顿的沃特卡姆县,为不起眼的县议会选举投入数十万美元,支持一位反对建设运煤港的候选人。

就连斯蒂尔的一些盟友也对他的这种战略持有异议。斯蒂尔因那封“正午”公开信被指贿选,随后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的马基要求他“不要插手参议员选举”。有人说“下一代”的广告有失公平甚至极具煽动性。政治真相网(Politifact.com)认为,“下一代”说古奇涅里希望在弗吉尼亚消除一切形式的生育控制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斯蒂尔反对基石的广告散布的是一种恐外情绪,广告把基石公司称为“插入美国腹地的掠夺者”,只会给中国投资商和石油买家带来利益,《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一言论太不靠谱。

克里斯·勒汉接受《政客》采访时说,斯蒂尔只是想改变“竞选态势”,与保守派富豪科氏兄弟及其支持的污染能源抗衡,人们经常拿他与科氏兄弟相比较。能有富豪加入自己的阵营推动政客关注绿色发展,环保人士自然非常高兴。但斯蒂尔的行为也引发了更深层的思考:美国的气候政策目标不明、反应迟缓又令人困惑,斯蒂尔究竟能把它推向何方?最终又能走多远?

斯蒂尔的努力方向和发展重点似乎形同虚设,尤其是在指导政治决策时。林奇在环境问题上的投票记录与马基相似,他们都算得上国会中最支持环保的议员。但弗吉尼亚州长的选举中,情况就比较糟糕了。人们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古奇涅里,在环保人士看来就是一个恶棍;一个是自由派的民主党人麦考利夫,但麦考利夫虽然宣称大力支持可再生能源,却鲜有具体的提案,还渐渐偏离了早先反对使用煤炭的立场,因为这不利于他在弗吉尼亚煤矿区拉选票。“下一代”最初公布的2014年可能的打击目标主要是保守的共和党,还有现任民主党参议员玛丽·兰德里欧,她来自石油行业占主导的路易斯安那州。她坚定不移地支持基石项目 ,但路易斯安那州的竞选结果对民主党能否继续控制参议院十分关键,“下一代”很快就宣布不再发布对她不利的广告。

斯蒂尔称自己支持奥巴马总统的“全部”能源战略,但这些战略本身就互相矛盾,尤其是在“脱碳”的具体方式上。兰德里欧既捍卫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利益,又支持核能,一些环保人士反对核能,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不可或缺的清洁能源技术。马基支持可再生能源,但又对佛蒙特州扬基核电站的关闭表示欢迎,该电站是新英格兰地区最大的低碳发电厂。麦考利夫支持对木屑生物燃料进行投资,但很多环保人士认为这种可再生能源会破坏森林。很难说这些政客中谁的气候政策最好,什么样的气候议程才能团结所有环保人士,不过这些人仅占一小部分选票。

这些难题也反映在斯蒂尔的立场中。他如此评价充满争议的天然气开采压裂技术——像一座连通现在与未来能源的桥梁,如果能保证安全的话。这实在是模棱两可。事实上,他曾运营法拉龙资本管理公司,这支对冲基金投资于石油、煤炭和天然气公司,其中就包括金德摩根,该公司正准备延伸其“跨山”输油管道,以提高加拿大石油砂油的输送能力。(去年斯蒂尔从法拉龙公司退休,称自己不再持有化石能源行业的股份)。

这些冲突无不反映了美国复杂难解的能源政治,任何虚伪的断言都是没有意义的。美国也如上述能源政策一样复杂:它是复苏的化石能源超级大国,正着手开发储量惊人的页岩气和致密油,因为这是增长的动力之源;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核电设施;还是可再生能源行业的领头羊,借此笼络选民。气候政策要驾驭与经济利益冲突的力量,又得探究能源生产和脱碳的技术细节,并借此使意见不一的国民团结起来。要打造这样一个政策,然后通过30秒攻击对手的广告和竞选口号推销给选民,这可能已超出了一位有决心的亿万富翁的能力范围。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