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和城镇化导致中国登革热发病率上升

研究发现中国等国家登革热发病率上升与城市扩张和气候变暖、降水增多有关。

Article image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报告预测,全球变暖恐加剧登革热防治的形势。图片来源:jon hayes 

3月发表在《科学》上的一篇论文指出,气温升高使疟疾向非洲和南美洲的高海拔地区蔓延,自此关于疟疾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而一位知名的公共卫生专家说,登革热跟疟疾一样也是由蚊子传播的,却不那么受关注,然而随着气候变暖,登革热对中国构成的威胁会更大。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原定于3月底发布的有关应对气候变化的报告目前已外泄,报告也指出登革热、腹泻类疾病和血吸虫病的发病率将呈上升趋势。血吸虫病主要通过腹足纲动物传播,在中国已近消灭,但随着中国北方气温升高、降水增多,很多地方预计会复发。

去年夏天,云南省爆发登革热疫情,近600人染病。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流行病爆发呈上升趋势,自南部沿海省份广东、海南、广西向北、向西蔓延至福建、浙江和云南,云南的登革热疫情是最近的一次爆发。

世界卫生组织灾后流行病学研究中心主任、比利时鲁汶天主教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德巴拉蒂·古哈·萨皮尔说:“登革热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其爆发将呈上升趋势,但在应对疫情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控制方法。我认为,在中国,随着城镇化和气候变化效应的加剧……控制疾病会变得很棘手。”

但中国登革热爆发还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过去50年中世界范围内登革热病例数量增长了30倍,估计全球每年约有5000万到1亿人感染。2013年10月以来,仅斐济就有1万多例病患,其中11人死亡;而马来西亚今年已有22人死亡。

世卫组织称,1970年前只有9个国家爆发过严重的登革热疫情,现在却增加到100多个。数据平台“登革热网”(DengueNet)的数据显示,亚太地区的情况尤为严重,占世界发病总数的70%。

城镇化催生疾病爆发

像疟疾一样,登革热的传播也与气候变化有关,因为温暖、潮湿的环境容易滋生蚊子。在墨西哥,研究人员发现气温在18~35摄氏度时患病人数会有所增加。他们预测,到2080年现在已出现登革热病例的地区患病人数会比1990-2000年期间增加40%。新加坡的一项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发现登革热发病率与国家的平均气温和降水存在联系

不过,气候变化并非导致发病率上升的唯一因素。萨皮尔说,这还与“来势汹汹的城镇化”和不断增加的气旋、热带风暴等极端天气有关,这两者堪称致命组合,为热带疾病传播创造了理想环境。传播登革热的埃及伊蚊飞行距离较近,因此疾病容易在人口密度较大的城镇爆发。另外,中国到处是钢筋水泥,河道面积减小,市区容易发生洪涝,成为蚊子的又一滋生地。

古哈·萨皮尔说,疾病不仅分布范围越来越广,病情也更为严重。尽管多数病人只是发热、出现皮疹、关节痛,但登革热出血热病例也在不断增加。登革热出血热更为严重,症状包括鼻腔、牙龈出血和内出血,病人会有生命危险。萨皮尔说:“其实这是人体在努力清除病毒,但这个过程会导致宿主——也就是人死亡。”

由于现在还没有疫苗或治愈方法,登革热对公共健康提出巨大的挑战。萨皮尔说,治疗重病患者的唯一方法是不断补充失去的血液,也就是要定期输血液和血浆,同时进行特别照料。这在大城市还容易做到,但中国贫困地区的新兴城市可能就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了。

怎样才能阻止这一趋势呢?皮萨尔说,中国政府必须尽快研究近期爆发的疫情,找到患者彼此之间的联系,通过这些信息制定相应政策。比如,如果患者多为年轻人,就要加强宣传、提高年轻人的预防意识。她补充道,中国消灭血吸虫病的项目表明,中国的公共健康系统能够“组织得极好”。

在全球健康问题议程上给登革热留出足够的空间也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萨皮尔说:“疟疾受到了很大关注。重视登革热的人(比过去)多了,但这样的关注度还没能使有关方面开展有效的研究、控制疾病,尽早发现和治疗患者。”但有迹象表明情况将有所改观。世卫组织已制定计划,要通过改善检测和治疗手段、培训卫生工作人员等措施,在2020年前使全球登革热发病降低25%,死亡率降低50%。IPCC的报告也显示国际方面对此关注度有所提高。

这并不是说,人们应该减少对疟疾的关注。密歇根大学生态学教授梅赛德斯·帕斯夸尔说,对疟疾的监控必须扩展到新增的容易爆发的地区。最近她与人共同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埃塞俄比亚和哥伦比亚山区疟疾发病情况的论文。她的研究表明,温度上升1摄氏度,疾病传播地区的海拔就会升高150米。中国也面临同样的风险,2012年中国科学家的一项研究指出,降雨模式转变使安徽省北部地区疟疾再度爆发

预测须谨慎

如果这些研究结论在其他地区推广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帕斯夸尔指出,用她的研究结果来推断欧洲等地区的情况“毫无意义”。研究墨西哥登革热的菲利普·科隆也说,疾病爆发情况的多报或少报、研究结果依赖气候模式都会导致不确定性,经济社会发展对疾病传播影响的数据缺乏也导致不确定性——例如,楼房的间距对于蚊子的滋生和驻留有着极大的影响。他说:“做预测是有风险的。”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生态学家凯文·拉弗蒂等人则指出,即使热带疾病的传播范围确实随气候变化出现了改变,也并不一定意味着疾病发病率一定会上升。他说:“就像《科学》杂志登载的论文所说,气候变暖会使疟疾向海拔更高的地区传播;但这也意味着一些低海拔地区可能因温度过高,疟疾就不会再传播。当然了,人们对事情的这一面就没那么有兴趣了。”



翻译:郭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