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两会”代表委员批评空气监测数据造假

“两会”在北京召开,一些代表和委员批评中国部分空气监测数据造假,治霾受阻于利益相关者。

Article image

绿色和平: 空气污染 煤有问题。图片来源:greenpeace

2月底,一场持续一周、波及百余万平方公里的大雾霾刚被风吹散了一天,北京又现灰色。顶着雾霾抵京参加两会的全国代表、委员,不少人带来了有关大气污染的议案、提案。

数据造假花样多

在推行空气质量数据监测的这一年,一些地方不断曝出监测数据在改善,但环境质量却持续恶化。什么缘故?大气监测数据的准确性,成为代表委员关注和质疑的热点之一。

山东省环境信息与监控中心调查,造假主要通过干扰或破坏自动监测设备正常运行,方式主要有两类:一是修改参数,不达标的变达标。实际监测的排放浓度是1000毫克每立方米,在软件计算时加了个0.1的系数,结果就成了100毫克每立方米。

二是破坏采样系统。在设备采样管上私接稀释装置,甚至直接拔掉采样探头、断开采样系统,致使监测设备采集不到排放的真实样品。

有些造假手法令人啼笑皆非。“有些排污企业上传给环保部门的监测数据是‘垃圾数’。”北京一位环境监测设备生产商说,“监测设备电源都关了,但数据居然还在上传!”

一位人大代表告诉记者,北方某市多次上榜“全国大气污染最重城市”,市领导急了,下令严查。可是环保局长很“委屈”地说:咱们的监测探头都设在森林公园里了,怎么污染还这么大呢?

治霾难断利益链

如此公然造假,为何总是制不住?阻碍雾霾治理的利益链难断。

长期关注大气污染问题的全国政协委员孙太利说,有的说是要向高污染、高能耗的“吃饭产业”开刀,但大量被压被砍的都是“苍蝇”级的小企业、小作坊,很少有“老虎”级的大企业、上市公司,真正的排污大户关停并转遥遥无期。

钢铁是河北省支柱产业之一,曾三番五次被国家要求压产减排。压减多年,这个省高炉总量仍比美国高出6倍,废气排放量高于欧盟总和。

甚至在最近的雾霾期间,环保部12个督查组赴京津冀等地督查发现,“顶风排污”现象仍然存在。

2月21日,环保部有关负责人通报了天津“陈塘热电有限公司”大面积建筑垃圾裸露、未采取防尘措施问题。而通报三天后,这家公司厂房和南侧道路边,上万平方米区域内的建筑垃圾仍未经任何处理。

24日,记者在天津一家大型钢铁企业见到,大型货车正在厂区后面露天倾倒渣石,腾起十多米高的烟尘。

2013年以来,各级政府纷纷出台力度空前的雾霾防治政策措施,立“军令状”,大笔拨款。然而,在贯彻执行中,和上述案例一样,一些地方雷声大、雨点小,说得多、做得少。

为什么一些地方治霾不愿动真格?孙太利委员认为,“唯GDP论”政绩观是一个障碍,但并非唯一障碍。

2013年,北方某省公安部门发现了企业排污线索,采取行动时却发现,企业早停止了排放,让赶到现场的民警扑了个空。

“有没有保护伞的问题?”孙太利委员说,治理雾霾也要“老虎苍蝇一起打”,要挖出监管不力背后可能隐藏的腐败,有无官员从中捞取过好处?

全国人大代表宋心仿说,千丝万缕的利益链,让一些地方治理雾霾时投鼠忌器。应当将“空气质量逐年改善”作为区域发展约束性要求,建立起刚性约束机制。

怎样让排污者“不敢、不能”?

然而,法律作为最有效的刚性约束,却面临着诸多的局限。中国的《大气污染防治法》自2000年以来已14年未修订过,已经不足以应对当前交错复杂的污染现象和治理困局。

人大代表孙菁说,现行大气污染防治法一个突出局限性是处罚力度不够,导致排污企业违法成本太低。对查实的数据造假企业,行政处罚额度最高是废气数据造假罚款5万元,这甚至比不上企业一天的治污费用。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建议,处罚要出重拳,让情节严重的排污企业“倾家荡产”。

而在全国政协委员侯欣一看来,立法的空白点之一是,治理区域性大气问题的法规比较少。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区域合作治理雾霾的尝试,但“合作”常常局限于“转移”--把污染丢给邻居,把利益留给自己。结果整个区域的大气污染并未减少,自身又反受其害.

让排污者“不敢为、不能为”,还要引入公众监督。长期以来,公众被挡在大气监测的技术壁垒之外。人大代表邓中翰说,应该把监测数据特别是污染源的排放数据放到网上,让社会实时知晓。宋心仿代表说,防治雾霾需要打一场持久的“人民战争”。让公民自己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发声。

目前,盘点全国29个省份已发布的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雾霾”成为仅次于“改革”的第二大热词。3月1日,《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正式实施。重污染日企业拒不停产或限产最高可处50万元罚款﹔车辆排放超标,处罚最高提至3000元。从舆论到政策的升级,似乎使前景变得值得期待。


原文载于人民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