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雅鲁藏布江:中印水域合作的金钥匙

中印在拉达克问题上的争论不休给本就悬而未决的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水源共享问题又蒙上了一层阴影。然而,任何协议要想发挥作用,都必须将那些靠水为生的人考虑进来。

Article image

雅鲁藏布江发源于青藏高原,流经印度和孟加拉国。图片来源:杨勇

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thethirdpole.net)推出雅鲁藏布江系列文章特辑,雅鲁藏布江是世界上最大的跨界河流之一,发源于青藏高原,流经印度和孟加拉国。

系列文章:
雅鲁藏布江水系亟需新的管理合作框架
中印为什么应停止在雅鲁藏布江的水电竞争?
雅鲁藏布江:中印水域合作的金钥匙

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近期于德班召开的金砖国家首脑会议期间进行了首次会晤。辛格针对此次会晤的一项特别的议题就是双方有必要建立联合机制对中国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中国境内称雅鲁藏布江)流域的水电项目进行考察。

习近平主席很清楚这些项目在印度国内引起的担忧,并随即向辛格保证,中国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以及下游国家的利益,并表示会要求其属下考虑联合机制的问题。

然而,中国军队在拉达克地区两国边界西侧10公里处、印方认为是本国领土的范围内搭建哨站一事引发的争议却给此次会谈蒙上了阴影。尽管目前为止两国一直非常谨慎,以防局势恶化,但两国军方展开的多次会谈均未能打破边界争端僵局。

同时,曼莫汉·辛格和印度水资源部长哈里什·拉瓦特都反复重申,中国项目不会减少布拉马普特拉河水量,尤其是旱季水量。

就在辛格与习近平主席会晤的前几周,专家小组曾向印度政府提出,要求加强对雅鲁藏布江中国工程项目的监控,他们担心雅鲁藏布江在进入印度前的“大拐弯”河段会出现类似项目。

恐惧加深、旧习恶化


人们的这种恐惧心理并不是最近才有的,而且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研究布拉马普特拉河及世界上其他跨境河流的多位独立专家目前确信,关于上游国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个问题,任何建立在恐惧基础上协议至多不过是一场零和博弈。他们认为,决策者看待河流及流域问题的方式必须彻底改变。

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的罗翰•杜泽表示,“我们必须将河流看成是律动的集合,而不是量子化的水流。”社会学家研究的是那些靠水为生的人。生态学家研究的是水中的鱼和其他生命。这两个领域的学者都认为,“水利官僚”—水资源领域的官僚主义在官方讨论中兴风作浪,就像盲人摸象一样,不过摸到条尾巴就觉得自己对大象了如指掌。

中印两国的决策者都在为本国的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流域项目辩护,说这些项目都属于径流式水力发电项目,即部分河水经引导流过发电涡轮机组后再流回河流的发电方式,不会影响水流总量,

然而,河流的流量并非一成不变,一天当中会像脉搏一样起起落落地变化,一年当中更是如此。对于一个独立的供电设施来说,工程技术人员必须降低并且改变波动幅度,以满足高峰时段的用电需求。

可是,地处布拉马普特拉河沿岸的迪布鲁格尔大学(University of Dibrugarh)的萨吉塔·保若却认为,河水的这一波动对下游的鱼类来说非常必要,任何变化都会带来负面影响。独立经济学家甚至认为这会给下游渔民带来毁灭性的影响。这种影响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下游阿萨姆邦已经显现。印度168个水利项目中最早修建的一批就在其上游。

河流是生态系统,而不是输水管道

独立研究者表示,问题的根源在于“水利官僚”将河流看成是输水管道。然而河流的作用不止于此,它是一个完整的具有生命力的生态系统。杜泽认为,“河流有皮、有肉、有筋骨,根本就不能纯粹地使用工程解决方法。电力所得与蛋白质损失之间成本的转换必须计算清楚。”鱼类是该地区和世界其他很多地区传统的蛋白质主要来源。

多数水文专家、电力工程师以及决策者似乎很难理解这些论点。在他们看来,河水挟带的淤泥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会给涡轮机叶片带来损害,所以需要清理出去。然而,对于下游农民来说,淤泥会带来新鲜的土壤,能够给鱼类带来饵料。不论是中国、印度,还是其他任何国家,在计算成本收益时都忽略了这两点。

经过各个非政府组织的长期努力,印度政府如今同意将一部分水流作为“环境河流”保留下来,不去破坏。但是,平均来说,被保留下来流量还不到总流量的20%。

独立专家表示,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转变思维模式,换个角度看待河流。“将布拉马普特拉河看成是各民族文化和身份传承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杜泽说道。“这是一个与文明相关的问题。两国政府间的谈判之所以难获成效,原因就在于他们考虑的只是河流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就整个流域的文明、传承、还有鲜活的知识展开辩论和讨论。”

难以改变的陈词滥调

这些,印度决策者们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主要担心的就是中国目前正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上游干流修建和计划修建若干水力发电项目。目前藏木和节旭两地的径流项目正在建设,另外一个位于加查的项目还在规划之中。

印度政府相关问题调查小组在致秘书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中说,这些项目之后,包括四座新建桥梁等通常与水电站项目相关的建设项目正在其他三处地点加紧施工。

调查小组的报告还补充道,印方已经注意到朗县的工业活动有所增强。同时,贯穿大拐弯地区的波密-墨脱公路也在不断完善。小组成员认为,干流沿岸的大谷、节旭两地很有可能会成为工业中心。这就需要更多的电力和水源。而西藏地区的电力和水源供应非常紧张。印度官员抱怨说,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或许还会开展其他30多个项目,而中方却拒绝披露任何信息。

印度水利部门的官员目前正在研究河岸条约,从而决定他们应该首先向其他印度政府部门,以及随后向中方提出怎样的建议。水利部门官员表示,他们正在世界各地双边和多边环境条约、协议的基础上探索可行的办法。

下游孟加拉国的需求

官僚们的主要问题就是,布拉马普特拉河并不是在印度就停下了脚步,而是继续一路奔腾流入孟加拉国。跟中国一样,印度目前也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建设和规划建设同类项目。所以,如果印度要求与中方建立联合机制的话,孟加拉国也可以向印度提出同样的要求。这一点,新德里的政府官员们非常不愿意做出让步。实际上,正是因为担心这点,印度目前加快了布拉马普特拉河达旺2号80万千瓦水电项目及流域内许多较小规模项目的建设。

为了平息孟加拉国内的担忧,印度的做法是拿出该项目生产的一部分电力与之分享,甚至还让孟加拉国持有该项目相关配套企业的一部分股权。印度官员还带着孟加拉同行参观了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地区,向他们展示这些项目将会如何减少两国的洪水。双方还就如何共同开挖河流、修建护堤的事宜进行了讨论。

可是,孟加拉国方面还会继续施压,要求签订多边协议,近期访问印度的商业部长默罕默德·哈比卜·拉赫曼·坎就有过明确表态。

所以,从政界和官僚的层面来看,各国仍然固守着自己的陈词滥调。很明显,如今,除非农民、渔民、工厂业主和工人、航运从业人员和乘客都参与到这场对话中来,否则达成实质性协议的可能性很小。将河流当成是输水管道而不是具有生命力的生态系统的看法不变,局势就会继续恶化下去。

独立专家们认为出路只有一条。正如杜泽所说,“需要对沿岸国家条约的原则和前提重新进行整理,必须将河流流域看做是相互关联、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生态系统,所有相关利益方都必须享有话语权。”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