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印为什么应停止在雅鲁藏布江的水电竞争?

中印两国争相推进在雅鲁藏布江流域的水电计划,此举无疑是引火烧身。

Article image

喜马拉雅地区的地震引发了经常性的山体滑坡,进而导致河流阻塞。图片来源:杨勇 

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thethirdpole.net)推出雅鲁藏布江系列文章特辑,雅鲁藏布江是世界上最大的跨界河流之一,发源于青藏高原,流经印度和孟加拉国。

系列文章:
雅鲁藏布江水系亟需新的管理合作框架
中印为什么应停止在雅鲁藏布江的水电竞争?
雅鲁藏布江:中印水域合作的金钥匙

2012年10月,印度人听说中国已经开始在雅鲁藏布江(流入印度后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上修建一座发电量70万千瓦的大坝。这个消息引起了巨大的担忧,印度担心中国不仅要利用河水发电,还要把这里的水调往干旱的北方地区。这一可能性早在1986年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的全球基础设施基金首次国际会议上就提出了。尽管中国官员对此说法不屑一顾,因为实施起来的预期代价实在太过高昂,但他们并没有排除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大坝发电的可能。中国的这种摇摆引发了孟加拉国和印度可以理解的警惕,但中国也努力减轻两国的忧虑,向其保证将要修建的大坝是径流式的,只会改变河水的流动,决不会阻挡其流入印、孟两国。

但是,中国的一再保证并未能阻止中印在雅鲁藏布江流域不宣而战,开始水力发电竞争。中国决策者在2005年开始制订开发雅鲁藏布江水电资源的计划,但印度的计划可能开始得更早,即在2003年李伶的《西藏之水救中国》一书出版后就开始了。作为下游国家,印度希望能够确立其所声称的对水流“不受干扰的”雅鲁藏布江的最优使用权。在国际法中,最优使用权的确立要依赖一项完工的工程,因此印度要在雅鲁藏布江流域修建的工程数量迅速增加,从印度中央电力局2007年公布的一项十年水电规划中的146座猛增到目前的约200座。此外,印度正在用多头并进的方式,尽可能多地开始这些工程的建设。

中国的规划和落实也毫不落后。在从2012年开始的“十二五”规划中,中国强调为了削减碳排放,重新将焦点放在了大型水电项目上。中国水电建设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开发雅鲁藏布江流域的水电资源。中国总共打算在雅鲁藏布江及其支流上修建40座大坝,其中20座位于雅鲁藏布江干流上的水电站总发电量将达到6000万千瓦,而另外20座位于支流上的总发电量为500万千瓦。雅鲁藏布江干流上的20座中,有11座将修建在从源头到“大拐弯”之间。所谓的“大拐弯”是指雅鲁藏布江到此出现了一个巨大的U形拐弯,河水折向北流,同时从3500米的青藏高原迅速下落到海拔700米的印度阿鲁纳恰尔邦(译者按:原文如此,该地区实为中国藏南领土,现被印度侵占)。这11座电站的发电量将达到2000万千瓦,剩下的4000万千瓦都将依靠大拐弯处的发电。雅鲁藏布江的这些大坝均由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承建,该公司计划在分开大拐弯的山脊下建一个巨大的隧洞,这样每年可以让500亿立方米流向西北的河水转道东南,在其上的9座大坝总共就可以发电4000万千瓦。而印度方面则计划通过位于阿鲁纳恰尔邦(藏南)雅鲁藏布江上的两座巨型大坝发电2200万千瓦,通过支流上的电站发电1000万千瓦。因此,中印两国在各自境内的计划发电量总共达到9700万千瓦。

中印这种雄心勃勃且相互冲突的建设计划必然会引发政治反响。首先是在胡锦涛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前几天中国驻印大使的一次讲话,其中声明印度东北部阿鲁纳恰尔邦全境都是西藏的一部分。这是中国一贯立场的再次重申,这些立场在1994年以来的一系列中印双边谈判中被不断强调,中国准备对现有临时边界,即实际控制线的某些部分进行重大调整。中国的这项声明让印度政府大吃一惊,并且造成了接下来三年中边界紧张的不断加剧。中国开始将阿纳鲁恰尔邦称为“藏南”,并将位于达旺的达旺寺列为仅次于拉萨大昭寺的西藏第二大寺庙。中印边界紧张一直持续,直到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印度总理辛格 2009年10月在泰国华欣专门举行的会晤后才缓解,避免了其外溢成为军事冲突。

近在眼前的灾难

这些计划是让工程师们发狂的梦想。如果让他们放手去干的话,在斜度达到60度的陡峭山坡上将会出现360座大坝,而这里是三座世界上最年轻、也最不稳定的山脉的汇合点。但是,无论中国还是印度政府甚至没有对其水电计划的地质影响进行基本的评估。这里要挖出数十亿立方米的石头和泥土来修建大坝、隧道和公路,而且将要蓄水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立方米,将对该地区地壳的稳定产生影响。

这就是无视自然一意孤行。中印两国政府必须清楚喜马拉雅地区在有记录以来经常发生世界上最严重的地震。仅仅从1897年到1950年的53年中就发生了四次里氏7.8到7.9级的地震。其中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就发生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南边和西边。1897年的地震为里氏7.8级,强度相当于760万吨炸药或者一颗中型氢弹爆炸,造成了所谓上阿萨姆地区的巨大破坏和大量死亡。这次地震是由印度板块和亚欧板块的相互挤压造成的。

1950年地震是喜马拉雅山区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这次的震中位于西藏察隅,距离1897年地震点不远。此次地震强度高达8.7级,被列为世界有记录以来的十大地震之一。它的震源仍然位于印度板块冲入亚欧板块的裂纹线上。震区的幸存者报告说,泥石流阻塞了河流,造成了巨大的洪水,当堰塞湖决口时,大量的沙、泥、树木、巨大的砾石和各种碎块被一冲而下。

这些既非孤立事件也非特例。喜马拉雅地区的地震常常引发泥石流,从而阻塞河道,造成河水上涨,直到所积蓄的水的压力突破阻塞,形成一场巨大的山洪,给行洪道路上的村镇带来巨大破坏。1950年地震造成的山体崩塌阻塞了好几条雅鲁藏布江的支流,在迪邦山谷的一个堰塞坝很快决口,造成的损害相对较小。但苏班西里的另一个堰塞坝在八天后才决口,形成了高达7米的大浪,淹没了好几个村庄,造成532人死亡。包括对在表面发现的沙子的放射性碳年代测定在内的地质研究表明,在同一个地区至少发生过1548年的一次大地震,在喜马拉雅中段还发生过另外两次严重地震,其强度足以让地表断裂。其中第一次发生于1255年,第二次则是毁灭性的1934年比哈尔邦地震。

1934年地震为里氏8.1级,震中位于珠穆朗玛峰以南10公里处。它毁灭了印度比哈尔邦的北部和尼泊尔东部的大片地区,造成3万人死亡。在没有大坝的时候,地震造成的死亡尚且如此众多。泥石流形成的堰塞坝是由泥浆和砾石堆成的,几天后就会崩决。但如此强度的地震几乎毫无疑问会对混凝土大坝造成严重破坏,要知道,里氏是一个对数级别。

也就是说,8.1级地震释放的能量是7.8级地震的3倍,而8.7级则是其27倍。如果中印两国正在考虑建造的巨型大坝发生断裂的话,由水、泥和砾石形成的巨浪将造成数百万人的死亡,冲毁下游西藏、印度和孟加拉国数万平方英里的土地。而其中绝大多数的死亡者都将是印度和孟加拉人。

印度已经吃过上游雅鲁藏布江流域山洪暴发的苦头,山洪一下就彻底冲毁了雅鲁藏布江中的整个岛屿,住在上面的人几乎死光了。中国的水文学者们知道会发生这次洪水,但并没有警告他们的印度同行。就在2013年6月,印度还吃过另一次山洪的苦头。6月中旬,连续三天的淫雨造成了泥石流,阻塞了恒河两大支流之一的帕吉勒提河,第三天堰塞坝决口时,作为朝圣之地的达尔纳特镇整个被毁,在短短几小时内5000到10000名朝圣者死亡。如果帕吉勒提河两侧的山坡不因特里水电站的大坝和隧道建设而遭到破坏的话,这场灾难可能就不会发生。

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9座巨型阶梯水电站相比,特里水电站可谓小巫见大巫,因为其发电能力仅有100万千瓦。由此算来,这些巨型大坝一旦断裂,造成的死亡人数就会达到数百万之众。如果中印两国政府通过在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流域大修水电站的规划,整个地区将面临随时发生的灾难。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