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页岩气革命

西方能源公司涌入中国,协助开采页岩油气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JustinWoolford 

上个月,伟尔集团首次与中国油气产业的合作伙伴举行圣诞聚会。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大型、奢华的活动:伟尔集团75家客户、供应商齐聚一堂,在上海Park Tavern酒店以英国惯常的方式共同庆祝节日。不过参加聚会的宾客正置身历史潮流当中:中国页岩气产业即将诞生。

伟尔集团是世界领先的水力压裂泵制造商,总部位于苏格兰,但其油气产业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页岩油气田的中心地带。水力压裂是指将水、砂和化学物质注入矿井形成高压,在页岩等岩层中撑开裂缝,以开采其中难以获取的油气资源。

中国正致力于开发页岩油气资源,可能会为伟尔集团等西方企业提供巨大的市场。伟尔集团的老板基思·科克伦称:“中国要达到美国的水平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中国是认真对待页岩油气开发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中国页岩油气生产及需求预测

美国凭借页岩革命大幅降低了能源成本和进口量,这让中国的决策者们不无羡慕。美国方面也将中国大力开发页岩油气资源视为其拓展业务的良机。虽然中国开启页岩革命后,其生产商的能源成本将会降低,油气产业也能成为国际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但奥巴马政府仍然认为,这对美国来说利大于弊。

众多国际油企均已与中国签订了开发页岩资源的合同,如:美国企业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康菲,欧洲企业道达尔埃尼

而对于提供钻探、水力压裂、水资源管理等油气开采服务的企业来说,能分得的蛋糕可能更大。

斯伦贝谢
哈利伯顿贝克休斯、威德福等油田服务领域的巨头在中国市场日渐活跃。

尽管各大企业摩拳擦掌,但中国页岩开发的未来却不明朗。目前的进展并不尽如人意,中国页岩油气生产面临诸多挑战。归根结底,这一产业的发展不仅是对地质条件、工程技术人才的考验,也是对中国整个经济模式的考验。

中国的潜力无疑是巨大的。据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中国的页岩气储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现有技术可开采的储量比美国多68%。但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进展却非常缓慢。中国政府的目标是2015年产量达到65亿立方米,2020年达到600~1000亿立方米,但按照目前的生产效率,这一目标将难以实现



壳牌在中国压了巨大的筹码,投入10亿美元开发中国目前最好的页岩气井。但现在,壳牌表示要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取得页岩开发的巨大进展还需几十年的时间。

不过,中国第二大国有石油公司中国石化最近在四川盆地取得进展,又让各方重燃希望,中国也许还是能够开采页岩油气的。但是,页岩油气似乎无法满足中国对天然气不断增长的需求。因此,中国一方面重视国内生产,一方面也在拓宽国际供应渠道,很快中国就会与俄国就天然气供应达成协议

中美差异

中国的页岩油气资源开发难度比美国更大。中国地质学家非常羡慕美国能有北达科他州巴肯油页岩、宾夕法尼亚州马塞勒斯含气页岩,这些油气资源离地表不过一英里。而在四川的崇山峻岭之间,页岩层距地表有三英里,而且周围还是活跃的断层带。

中国也不像北美那样输油管道纵横交错。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奖励政策以在页岩开发区块周围建造天然气液化或压缩厂,从而把天然气运出缺乏相应基础设施的谷地。而中国西北的塔里木盆等可能蕴藏着页岩气的地区,可用于水力压裂的水资源大多十分有限。

然而除这些硬条件外,中国页岩革命还缺乏“软”环境,如缺乏公开、竞争性的商业环境,没有成熟的法律体系,土地国有等等。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中国页岩开发利润丰厚,但发展却如此缓慢,其中一定是存在问题的。”

在很多企业经理和分析师看来,中美之间最重要的差异还是产业结构的不同。近期在北京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BP中国区的总裁陈黎明说:“我认为美国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有开放的市场。如果缺乏竞争,他们也很难成功。有竞争才能不断进步。通过竞争,你才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美国的页岩革命是由中小型企业主导的,这些公司尝试各种方法打开页岩提取油气。美国还有众多油服企业,据统计大约有10000家。而在中国,页岩油气开发主要由两大国有公司主导: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的母公司)。与大型西方企业签署的页岩开发协议均出自这两大公司,中国企业还对页岩开发潜力存在怀疑。

由于单个页岩矿井的生产量会迅速下降,企业必须钻探更多的矿井来保证总产量,这就要求投入大量资金,但中国的石油巨头对此十分警惕。荣鼎集团的顾问特雷弗· 豪泽说:“如果美国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石油巨头占到美国页岩开发的90%,美国的发展不会这么快。”

中国加速启动页岩油气产业

中国政府对国有石油公司的缓慢进展失去耐心,开始面向其他企业展开页岩开发第二轮招标。但业内人士称,参与竞标的这些电力、煤炭、钢铁行业的企业甚至无法保证最低投资额度,部分原因在于这些企业低估了国有公司垄断造成的障碍。

竞标成功后,这些公司发现很难找到油服企业,因为它们多数都是国有企业的子公司。这些公司还不得不进入高价位的城市市场,因为国有公司还控制着输油管道。

国有石油巨头和政府规划部门的代表强调,中国必须解决独有的地质问题。例如,在页岩中钻井往往会遇到更多的泥浆,可能会阻断天然气流,造成积水,最终造成钻井完全停产。

反观美国页岩革命,决胜因素非常明显:充满竞争的行业,响应迅速的资金市场,因地制宜的创新技术,知识产权等产权保护。

这些在中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缺失。如果中国要成功开发页岩,就必须根据自身的体制进行不同于美国的页岩革命。

对中国而言,开发页岩可以带来三重利益。天然气产量增加,可以替代煤炭发电,减少困扰城市的雾霾,同时降低能源成本和对进口能源的依赖。去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对进口能源依赖度增加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

中国宏伟的开发计划得到美国的支持,十几年来,美国每年都会与中国举办油气论坛,邀请与该产业有关的公司和政府官员进行研讨。2009年,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还启动了一系列能源合作计划,包括组织页岩气开发方面的专题研讨会和参观学习。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的戴维·桑德罗,曾任美国能源部助理部长,负责国际事务。他说帮助中国开发页岩气符合美国的政策目标。

桑德罗说:“中国开发页岩油气资源能够减少国际油气市场的压力,为美国企业带来巨大的商业机会,显著改善困扰中国城市的空气污染问题,有助于应对全球变暖。”

然而,美国对中国页岩产业的支持未来可能会产生反作用。中国参与页岩开发的油服企业正努力学习相关技术,以竞争更为发达的北美页岩油气田的生意,那里已经出现了中国投资者的身影。未来,也许就变成中国公司在美国页岩市场寻找不容错过的商业机会。



翻译:郭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水力压裂=懒惰的方法

水力压裂不过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一种懒惰方法。我在网上看过那些所谓水利压裂先进技术的介绍,看起来一点也不复杂,相对一些更新颖,对环境影响更小的技术,也没有特别智能之处。

Fracking = Lazier than we need.

Fracking is simply just a cop out from properly addressing the climate changing impacts of fossil fuels. They call it advanced technology but I have seen it explained online and it doesn't appear complicated or particularly smart compared with some more novel and less environment impacting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