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绿色发展值得一试?

加速减排不会自行发生,提高碳价和加强监管双管齐下才能助力减排。

Article image

低碳可以使全球受益。图片来源:COP19/CMP9

上周,又一场令人失望的气候变化大会在华沙闭幕。过去二十年中,许多城市都有幸举行过这样的会议。这一次,195个国家艰难地同意要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而不是“承诺”。目标仍然是在2015年的巴黎会议上达成强有力的协议。从过往的经验来看,这一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结果之所以让人沮丧,是因为如果世界各国能够采取更迅速、更有效、更一致的行动,我们就能以有限的成本减轻人类遭受灾难性后果的风险。气候经济学先驱、耶鲁大学教授威廉·诺德豪斯在他的新书《气候赌场》中提出,如果措施得当,将全球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的成本约为全球经济产出的1.5%。这仅仅相当于全球半年的经济增长量。但如果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一半的国家缺席,治理成本就会大大增加,将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更是无从谈起。

在气候辩论中持中间立场的诺德豪斯教授为我们解释了为什么世界应该接受采取行动的成本。温室效应是一个基本科学事实。温室气体排放快速增加。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如今已经达到400ppm——这一数字比工业革命之前高出50%,并且远远超出过去100万年的总和。全球气温过去150年中不断升高。近年来温度升高已经成为常态。除了人类活动影响,气候科学家再也找不到其他能造成气温升高的原因。

怀疑论者的观点无异于说,对于尚不确定的事情就应该放任自流。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日子,路上其他车辆的数量和速度很难确定。但正是由于我们缺少相关信息,才更应该谨慎驾驶。气候变化问题也是同样的道理。既然我们对地球气候系统仍有很多东西无法确定,最明智的做法无疑是谨慎而行。

各种不确定性中最重要的一方面便是临界点。我们知道地球的气候过去曾经剧烈变动。在这种情况下,某种我们仍不清楚的过程会可能——甚至很有可能——会将这个世界带进另外一种或许是不可逆转的状态:冰盖大面积崩塌,海洋循环巨变,或者是对变暖产生正向反馈。另外,虽然人类或许希望控制类似事件的经济影响,但却未必会对海洋变化或者大规模物种灭绝抱有同样的兴趣。

在找到减少损失的办法之前就贸然开始气候赌博是不明智的。有些人兴奋地提出要利用技术手段改造地球,但这样冒的风险更大。在付出代价合理的前提下,肯定还是控制大气中温室气体的过度聚集更合理。

温室气体排放是经济活动在全球范围内的负面溢出。虽然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外部性成本具体是多少,但肯定不是零。外部性不会自生自灭。在缺乏有效个人产权安排的情况下,外部性的解决需要政府采取行动,而在这个案例中就是需要将近200个国家的政府采取行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所有国家一起签订一份价格协议。各国均对温室气体排放征税:诺德豪斯教授建议价格定在每吨碳排放25美元。这样碳排放税的收入就留在各国,要通过谈判解决的问题也只剩下具体价格了。与此同时,高收入国家还应该继续对相关新技术的研发进行投入,以确保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可以廉价地获得最好的技术。为什么发达国家要这样做?答案是:因为低碳可以使全球受益。

现在我们已经无法乐观地预期上述设想会成为现实。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要实现上述目标,就需要达成一个长期的、全球性协议,这会涉及到代内公平和代际公平等复杂的问题。但我们的愿望之所以很可能会落空也因为反对者搅混水和利益集团的阻挠。发电业、能源密集型产业肯定会怨声载道。但我们必须要在气候问题的大背景下辨别反对的声音。如果采取了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有强大政治联系的美国煤炭产业十年内或许会失去4万个工作岗位。但是如果把这个数字跟2008年以来美国就业市场的整体失业相比,就不算什么了。

普通人也会担心,在失去了大气这个免费碳汇之后他们的生活质量会大大下降。而且低碳能源价格仍然居高不下,有些技术的规模产能还没有得到验证。另外,温室气体排放的控制还需要脱碳进程的加速。但这一过程也不是自动的,它需要推动。

增加碳价的同时给基础研究提供支持就可以推动上述进程。幸运的是有证据表明,家庭和商业组织目前还没有优化能源利用。这或许是出于缺乏相应的知识,也许只是惯性作祟。在这种背景下,提高碳价和加强监管的措施对于某些人可能会起到“天上掉馅饼”的效果:碳排放降低,产出却毫无损失。

虽然我们说了这么多,不过假定最终世界各国无法达成全球性协定,个别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是否应该自行采取行动呢?如果行动的目的是应对气候变化,那么答案是:决定不应该,除非采取行动的是中国或者美国。实际上,即便是中国和美国联手都不够,因为这两国的碳排放量加在一起只占全球排放量的五分之二多一点。但单个国家可以证明以下理念的正确性:经济体在减排的同时是可以实现快速增长的。在这一过程中,这个国家或许还能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在某些新产业领域取得领先优势。

不管怎样,都要有些国家首先站出来。否则,如果所有人都退缩不前,我们根本没法达成有效的协议。到时候我们只能侥幸企盼着不会出现什么不可逆转的恶劣后果。幸运女神或许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但如果最终证明我们运气不好,我们的后代又会怎样看我们呢?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