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碳价格才是绿色未来的出路

罗纳德·麦克马汉指出,只有通过碳上限和交易系统以及碳税的方式,将碳排放的环境成本纳入化石燃料价格中,才有可能建立起可持续的能源未来。

Article image

罗纳德·麦克马汉表示,在过渡到低碳未来的道路中天然气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能源企业所占有的巨大油、气和煤储备引发了关于“碳泡沫”的讨论。由于要在2050年把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二氧化碳的累积排放必须被限制在8860亿吨以内,这就意味着上述化石燃料资产是无法生产也无法使用的。随着房地产和互联网泡沫的爆发,如果化石燃料资产迅速贬值的话,也会产生金融危机和全球衰退的危险。尽管如此,各大能源公司继续对业已过剩的基础储量投入可观的资本,单是上市公司每年就增加资本6750亿美元。

最近一份关于碳泡沫的报告认为,企业最好将资本转投到低碳替代领域,比如可再生能源、替代燃料、智能电网、能效等。报告在结论中向调控者、投资者、评级机构和决策者提出了一系列建议,鼓励其对储备资产重新估价,改变资本投向,以避免一场潜在的全球性经济危机。

碳价格是主要问题

但化石燃料储备并非真正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缺乏一个有效的全球碳价格。如果不能形成这样一个价格,金融市场将继续高估能源企业的价值,碳泡沫及套牢资产的长远威胁就无法成为投资配置调整的决定力量。

为了弄清楚怎样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碳价格,就必须回答一些更加基础性的问题:在一个低碳(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未来中,化石燃料的大势将会如何?在一个碳的环境成本被计入价格的世界上,消费模式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如何才能通过一种既可持续又公平的方式来实现上述目标,同时为30亿尚未用上电以及到2050年新增的20亿地球居民提供充足的能源?

尽管关于如何实现这样一个低碳未来有很多不同情境,比如洛基山研究所美国国家能源部可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普华永道提出的那些。但是,我们还是来想一想那种将排放总量从目前的每年300亿吨减少到2050年的150亿吨的情境吧,这样才能将累积性碳赤字控制在8860亿吨以内。



在这种情境下,发电厂、工厂、建筑物和车辆的能效改进发挥着最为重要的作用。如果能源强度能以平均每件1.5%的速度下降,就会产生显著的效果,尤其是在目前以燃煤发电为主的电力部门。

此外,随着可再生能源甚至核电技术的继续成熟及单位成本的继续下降,(在那些政治上可以接受它的国家)也能依靠它们来实现所需的二氧化碳减排。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的份额将上升到50%,而非大多数个案情境下的30%。

每一个化石燃料部门(石油、煤炭和天然气)都展现出不同的市场动态,因此在地球的碳未来中也将有不同的表现。

石油

金融市场相对短视,石油公司的股价高度依赖季度和年度业绩。哪一家企业如果单方面地开始消除基础储量,将大量资本支出转移到研发领域,其股价将受到立竿见影的打击,这比碳泡沫相关的套牢资产的长期威胁还要严重。

即使在低碳情境下,未来十年中石油需求仍将继续增加,然后在2050年之前逐渐减少到现有数量的一半。这样一个情境并非预示着碳泡沫的破裂,而是能源产业规划及储备发展的渐进性变化,以应对全球碳政策的变化。储备在企业资产负债表上的价值是依靠“目前经济”复苏的论断来估计的,因此随着碳价格越来越多地被计入生产成本,储备的帐面价值必然也会发生变化。这些成本将给石油价格带来向上压力,让替代能源更具竞争力和盈利性。只有到了那个时候,石油企业才会开始将资本调配到其它领域。

近年的历史表明了这一进程。2001年左右,油价稳定在每桶25到30美元,到2008年危机前夜则迅速飙升到130美元。在此期间,大型石油公司都开始对从生物燃料到太阳能的多项替代燃料进行大手笔的投资。然而,随着石油需求下降和油价跌回每桶80美元,同样是这些公司,又开始转移在替代能源上的投资。BP已经撤回了其“超越石油”的公关力量,正在静悄悄地转移其替代能源资产,包括巨大的美国风电资产。雪佛龙则收回了其生物燃料投资。康菲石油干脆在2012年停止了所有替代能源活动,以便把精力集中在“核心业务”上。

煤炭

低碳未来中的煤炭消费将从目前的每年80亿吨剧减到2050年的10亿吨。在此期间的累积煤炭消费将比目前的水平减少6成。8610亿吨的已探明全球煤炭储量,按照目前的生产水平可以供全球用上约130年,因此无论勘探还是收购后未分配储备对煤炭来说都是一个“非议题”,对市场估价和股价造成的影响绝不会像生产力和运输成本那么大。

实际上,煤炭上的碳泡沫已经在迅速缩小。过去两年中,美国最大的四个煤炭公司的股价已经下降了75%,中国唯一一个公开交易的煤炭公司也缩水了80%以上。就连世界上最大的煤炭企业——印度煤炭公司(该公司掌握着印度90%的煤炭供应)也开始转向太阳能,因为其股价下跌了25%。与最近的碳泡沫报告的预测恰恰相反,煤炭企业的剧烈贬值已经在进行中,但并未对金融市场造成任何显著影响。

天然气

天然气将在朝向低碳未来的转型中发挥中心作用。去年全球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增加了6%,一些业内人士宣称“勘探时代的终结”。尽管如此,天然气领域根本就没有碳泡沫,据预测从现在到2025年天然气年消费量将增加50%,它将代替煤炭,并抵消一部分石油需求。未来十年中,随着天然气需求的增加和页岩气法规的收紧,天然气价格将面临向上压力。由于有很大一部分天然气都是由油气一体的企业生产的,上升的碳价格将推动投资流向替代能源。

通向低碳未来的道路

最近几个月中,在与建立全球性碳价格相关的碳政策和碳市场上出现了多个新动向。

其中最麻烦的动向之一就是欧盟碳交易市场的混乱。在此期间,碳排放配额的价格暴跌40%,在2013年1月达到史上最低的每吨2.81欧元,远低于2006年最高值的32欧元。欧盟委员会在经过白热化的争论之后,于2013年7月投票决定,通过减少发放的碳排放配额数量以及同意用这种方式解决一些系统性问题来支撑市场。所谓的问题包括:由于经济衰退中碳配额需求减少带来的供过于求;事实上市场允许将制造性排放配额“出口”到中印等非参与国;以及一个违反常理的事实——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和更便宜的天然气能够产生大量的碳排放配额,这样它们就更容易买到配额用于烧煤。

欧洲之外的动向则更加令人鼓舞。中国引入了全国性碳税和多个地区性碳交易机制来帮助遏止排放增长。美国则在加州和东北部及中大西洋地区的其他九个州(包括纽约州和麻萨诸塞州)实施碳交易计划,这些州的GDP占美国总量的30%。奥巴马总统新近宣布的行政部门行动承诺将大力遏制二氧化碳排放,尤其是要通过进一步减少煤炭消费来遏制。美国工商业界工商业界支持碳税的呼声甚至也越来越高,这有助于帮助美国建立一个事实上的碳价格。

碳泡沫的存在应该引起人们的关切,但还不至于是警惕。因为实际情况并非像最近《卫报》上的一篇文章所警告的那样将把“世界拖入一场经济危机”。恰恰相反,随着碳政策的进步,碳泡沫将逐渐缩小。能源企业也不会被套牢资产的凶兆吓住,从而将投资转向替代燃料。只有当二氧化碳的环境成本被包含到化石燃料的价格之中(无论通过上限和交易还是碳税),我们才可能创造一个可持续能源的未来。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