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的日常“生化危机”

就在中国与泛滥的铅污染奋战之时,美国也在与自己的铅“遗毒”苦苦抗争,而且面临着一系列新的“生化危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Rana X.

一种隐藏的污染正在毒害着整个美国。毒素就在我们呼吸的空气中,我们喝的水中,存在于我们房子的墙壁里和屋内的家具里。就算在汽车里我们也躲不开它。它遍布城乡,无论贫富老少,所有人都无路可逃。但你从来没有在报纸上看到过它,也没在夜间新闻里听到过它的报道,原因很简单:它没有名字,也没有解药。

这个沉默杀手背后的元凶不止一个。首先是铅,还有乙烯基,还有甲醛,还有石棉、双酚A、多氯联苯(PCB)以及它千万种创新化合物。创造它们的工业曾经许诺说“化学让生活更美好”,但恰恰相反,它生产出来的毒汤让每个美国人都成了小白鼠,把整个美国变成一个大型的变态试验。

如今,我们所有人不知不觉都成了无数最大型临床试验的对象。在毫不知情或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在为千万种疑有毒性的化学物质和复合物,以及安全性未经证明、对人类影响完全未知的新物质做着试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简称疾控中心,CDC)已经开始对我们体内151种具有潜在威胁的化学品进行监测,包含了我们的骨头、肌肉、血液和脂肪中积蓄的各种污染物。

把这些新化学品引入我们生活的企业,没有一家会告知我们是其试验的一部分;没有一家会要求我们签同意书,或者解释说他们其实对这些进入我们环境和我们身体的化学品的长期副作用一无所知;有没有一家清楚这么多人造化学品数量不明地在人体中进行化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协和效应。

工业毒素如何进入我们家中

关于美国人如何不知不觉成为试验对象的故事,开始于100多年前。故事的关键人物就是美国职业病学之母—— 爱丽丝·汉密尔顿。她从那时就开始记录铅涂料颜料厂、电池厂以及铅矿的工人在受到铅毒害后的可怕遭遇。他们的工作场所的空气中飘满了铅尘,工作台和衣服上都落了厚厚一层,然后工人们会出现瘫痪、颤抖、抽搐,直至死亡。

不久之后,接触到铅涂料和铅尘的孩子们也被认定为这种致命神经毒素的受害者。许多孩子出现了抽搐和昏迷,他们要么在散落着铅尘(来自涂料)的地板上爬过,要么触摸过用铅涂料的玩具,要么咬了有铅涂料的童床、窗台、家具和木器。

然而,铅产业界对此的反应不是对公众说实话,反而通过其行业组织——铅工业协会,开始了一场长达六十年的运动来掩饰其产品的可怕影响。他们的手段包括质疑那些向卫生部报告儿童铅中毒情况的医生、通过广告宣传铅的使用是“安全”的来分散公众的注意力,以及抵制地方政府关于铅产业的法规,这一切都是为了继续谋取利益,肆无忌惮地将这种毒素放到涂料、汽油、卫生洁具甚至是玩具、棒球和渔具之中。

直到成千上万的孩子饱受铅中毒之害,上世纪60年代Young Lords 和 Black Panthers等活动团体将铅中毒作为一个种族和阶级压迫的象征,公共卫生专业人士和联邦政府才开始着手对铅污染企业进行控制,如宣伟涂料公司和生产用作汽油添加剂的四乙基铅的乙基公司。

197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铅中毒预防法案》,该法案对在公共住房所用涂料中铅的含量进行限制。1978年,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最终禁止在所有销售给消费者的涂料中用铅。20世纪80年代,美国国家环保局 颁布法规,要求在1995年之前彻底消灭含铅汽油(尽管在航空燃料中还有)。

据美国疾控中心的估计,如今美国至少有 400万个家庭仍然存在危险量的铅。这些铅来自老的涂料,每当你为了挂一幅画而在墙上钉了个钉子、装上一个新的插座或者翻新厨房时,涂料就会产生有毒的灰尘。疾控中心还估计有超过 50万个1到5岁的儿童血液内的铅含量“升高”(对儿童来说任何含量都是危险的)。研究已经表明,儿童血铅含量与 智商水平注意力缺失症行为问题、读写困难,甚至高入狱率都有关联。

不幸的是,谈到美国的化学品污染,铅产业绝非唯一的罪魁祸首。石棉是另一个在人们的家中和体内广泛存在的工业毒素的经典例子。几十年中,隔热施工者、制动钳工、建筑工人和其他数百个行业的工作人员都成了石棉的受害者。他们的体现包括残疾、致命的石棉肺疾病以及肺癌和死亡率极高的癌症——间皮瘤。这些疾病是工人们在安装锅炉、管道绝缘、使用石棉制动衬面的汽车装配以及在大梁上喷涂石棉时吸入石棉尘造成的。一如既往的是,该行业早就知道其产品的危险,但一直在竭力掩盖。

然而,时至今日,这些曾经造成数十万人生病甚至死亡的可怕“工转民”毒素,如果与我们的潜在或实在“日常”毒素相比,就显得老掉牙了。今天的毒素,通过我们呼吸的空气、喝的水和吃的食物,无时无刻不在侵害着人类。

各种氯代烃受到了人们的特别关注,其中包括DDT和其它曾经遍布全美的杀虫剂。尽管它们早在数十年前就被 禁用,但仍然累积在我们所有人的骨头、脑子和脂肪组织里。从五十年到到七十年代,它们的近似化学致癌物——多氯联苯也存在于无数的家庭和消费品(如无碳复印纸、黏合剂、涂料和电气设备)之中。如今,我们仍在为这些“工业狂欢”的后果买单,因为这些无色、无味的复合物已经成为自然环境和我们所有人体的永久污染物。

史上最大非控制试验

尽管带有铅涂料和石棉瓦的旧房子会来带风险,但我们的新建筑中潜在的可怕化学品可能更多。如今的住房越来越多地使用轻量纤维建材和强化合成材料,它们各自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从未得到充分研究,更不用说我们所有人每天都要面对的建材联合体了。

甲醛
是一种无色的化学品,被用作尸体的防腐剂,同时也作为杀菌剂和消毒剂用于胶合板、刨花板、硬木镶板和通常用作抽屉和橱柜面板和家具顶板的“中密度纤维板”。随着材料的老化,它会变成一种臭名昭著的致癌气体散发到家中,并且慢慢在我们的体内累积下来。

阻燃剂
通常用在沙发、椅子、地毯、双人沙发、窗帘、婴儿产品,甚至电视机上,上世纪七十年代它被广泛引进时似乎是一个福音,但直到今天我们才开始掌握其隐藏的危险。比如,多溴联苯醚是最普遍的阻燃剂之一,研究者们已经证明它对人体有众多负面影响,包括甲状腺干扰、 记忆和学习问题智力和身体发育迟缓、智力低下和过早进入青春期

磷酸三(1,3-二氯异丙基)酯等其它阻燃剂则被发现可以致癌。美国疾控中心有项仍在进行中的研究,记录了我们体内的危险性物质的累积情况,根据研究数据,如今在“几乎所有人”的体内都发现了阻燃剂。

这些合成材料在早已牢牢嵌入我们生活和身体的千万种物质中不过是冰山一角。其中大部分已经分布在我们世界的各个角落,进入了我们的空气、水、住房和田地,事先根本没有经过任何对人体潜在威胁的研究,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它们在我们生活环境中的相互作用,更不用说在人体中的了。

这些神奇物质的生产者(如包括埃克森陶氏 和 孟山都等大公司在内的石化、塑料和橡胶产业)认为,除非我们可以提出决定性的证据,表明这些化学产品慢慢侵入人体是危险的,否则我们就没有“权力”,它们也没有义务将这些物质从我们的家中和工作场所消除。但反过来,应该在让人类接触这些物质之前 证明其安全性的理念对它们来说好像是天方夜谭。

这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石油工业关于铅的说法如出一辙 。尽管人们已经知道石油中的添加剂铅对工人来说是一种危险的毒素,通用汽车等企业的发言人仍然坚持说它是“上帝的礼物”,对工业化进程和现代生活是不可替代的、至关重要的。

与石油、铅和烟草产业在二十世纪所做的一样,今天的化工产业也在通过美国化学理事会 和伟达等公共公司,拼命抵制制定关于在化学品进入环境前进行强制验证的法律和法规。

毫无疑问,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非控制试验。如果要将其置于控制之下,无疑需要巨大的草根努力来反击无良的企业、无忌的政客、无数的金钱和无德的研究者。但是,在采取任何严肃的步骤之前,甚至在我们为这种毒害命名之前,我们首先必须意识到它的存在。



本文首发于TomDispatch.com网站

戴维·罗斯纳,杰拉德·马科维茨2013年版权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