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首钢秘鲁铁矿公司:中国在安第斯山脉的足迹

中国最大钢铁企业之一的首钢在秘鲁引起了矛盾。鲁西恩•朝温报道称,首钢下属的这个铁矿已经引起了环保主义者和劳工活动者的抗议。
Article image

秘鲁政府将于11月地迎来一个中国商务代表团,希望他们能对这个安第斯国家的环境满意,并在当地投资。但是,宾主都会尽力避免一个话题,这就是圣胡安·德·马克纳。该城属于伊卡区域,在首都利马以南525公里。这里有一座首钢公司的铁矿,该矿从1993年开始运营。

首钢是中国第四大钢铁企业,曾经因为造成北京的空气污染而在国内广受批评。2001年,中国政府下令让首钢把污染最重的工厂从北京西郊搬走,这也是消除北京著名的烟尘问题,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所作努力的一部分。首钢随即宣布,将于2010年之前,把所有造成污染的工厂搬迁到邻近省份。

首钢用3.11亿美元收购了秘鲁国有钢铁矿冶企业——秘鲁铁矿公司,这是中国钢铁行业在南美最大的一笔投资,但批评家们说这不是一个好榜样。在近14年的经营中,首钢方面曾经因为一再违反环境标准、忽视劳动权利以及违约而受到秘鲁地方、中央政府、NGO和公司内工会的批评。

首钢曾经因为违反环境法规而四次受罚。据当地活动家称,其中最严重的是首钢向附近的圣尼古拉斯湾排放废水,这里坐落着秘鲁最大的深水港。2006年3月,伊卡地方政府宣布在圣胡安·德·马克纳实行“环境紧急状态”,这个具有很大象征意味的措施是对首钢的行为表示的抗议。

当地议会成员卡洛斯·查维斯说,宣布环境紧急状态并不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行为。他说,原因并不仅仅在于有大量环境污染的证据,还在于首钢对这个问题所表现的完全漠视的态度。

“伊卡地区议会反复强调首钢所造成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呼吁它注意那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但迄今毫无结果。”查维斯说。

首钢对议会宣布“紧急状态”进行了申诉,议会于4月批准了首钢的申诉。随后,首钢宣布将在秘鲁寻求法律手段解决这一问题。本人多次试图联络首钢方面,但他们拒绝发表评论。

发展和参与研究中心工程师乔治·席尔瓦在一份关于伊卡矿冶产业的报告中指出,“首钢无疑对伊卡地区的经济福祉十分重要,但它应该对当初的承诺和后来这些年里的追加协议负责。从明年开始,地方政府有望实施那些中央政府不愿实行的标准。”

席尔瓦说,首钢对环境的关注可以从它与工人以及当地社区的关系中反映出来,双方的联系非常少。

“首钢就是一块与当地社会、自然环境都没有任何关系的飞地。”席尔瓦形容说。

由于首钢的这些做法,公司内拥有720名成员的工会以及合同工人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发起了几次罢工。仅今年就已经发生了四次,每次都使得公司不得不停产,但由于首钢产品储备充足,并没有很深伤及公司的底线。尽管首钢做了一些让步,但工人的工资在秘鲁的采矿部门还是最低的。

工会在6月为期8天的罢工给公司造成了400万美元的损失,他们要求日薪增加1.7美元,而公司方面只同意增加0.58美元。双方最终达成的协议是每天增加1美元,并发给300美元的一次性奖金。工人们现在每上一个12小时的班,可以挣14美元,但公司方面指出,如果把所有福利都算进去的话,每人每天收入相当于28美元。

工会领导人朱利奥·欧提兹说情况仍然很紧张,因为公司的持续赢利,但工人们的工资和福利并没有太大改善。

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总产量为2520吨,生产能力接近饱和。在生产量基本保持稳定的情况下,国际产品价格则在上涨。2005上半年每吨平均价格为27.7美元,而今年同期则为35.7美元。公司2005年出口额为2.155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了249.4%。预计今年的增长幅度大致相同。

根据政府方面的资料,首钢铁矿的储量为8.3亿吨,现在它开始在更多的地点开采。首钢已经找到了铜矿床和金矿床,其他的国际企业也在圣胡安周围寻找着同样的金属矿藏。

除了工资要求得到部分满足之外,工会还得到了公司方面关于执行环境补救措施的保证,特别是清理早就应该清理的氧化塘。

尽管地方和秘鲁一院制国家议会的各级政客都对环境和劳动问题表示了关注,但他们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法律事务上,特别是首钢未能履行原始合同的问题。

首钢1992年9月获得了秘鲁铁矿公司的收购权,并从次年1月开始运营。除了收购所需的1,18亿美元之外,首钢还承诺在接下来的3年之内,也就是到1995年底之前再投资1.5亿美元。但首钢并没有履行这一承诺,因此被罚款1400万美元,还不到其当初承诺投资的10%。自从搬到马克纳以来,首钢总共投资1.3亿美元,大部分都用于改善设备以提高生产。

一个国会特别委员会在2003年曾经花了大半年时间对首钢的销售和未履行承诺的情况进行调查,但无论调查还是其后的冗长报告没有任何结果,报告的结论就是公司未能遵守合同。

乔治·席尔瓦认为需要对首钢的投资情况进行更加仔细的分析,因为有迹象表明就连上述的投资情况也可能没有在纸面上写得那么好。

席尔瓦说:“一部分投资被用来购买机器设备,但他们只是从中国的母公司运来了一些旧机器,其污染程度和旧机器并无区别。他们竭尽全力地制造利润,却没有遵守环境和劳动标准。”

 

鲁西恩•朝温,自由撰稿人,生活在利马。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孰是孰非?

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自己国家的公司在别国为追求经济利益而损坏环境和剥削劳工。

感谢“中外对话”提供这样一个窗口来让中国人了解中国公司在海外的情况,同时有可能的话,还能有助于这样的公司改善它的生产经营。

但通读了这篇文章,我不禁要提出一些疑问:

秘鲁这个国家的法律和法制的状况是怎样的?

想必,这个国家的腐败也是很严重的?

作为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秘鲁的绿色环保现状是如何的?

作为读者,如果我不能了解这样的背景,我想说,即便是换了一家公司,(如果它能为当地带来经济效益,估计和首钢目前的状况相比也不会好到那里去。毕竟,外因是通过内因来起作用的。

所以,真希望作者能提供其它一些相关的秘鲁国家的信息,以及首钢为当地的经济贡献情况,从而来让读者认识这个问题的真实原因。

第三世界的发展通常是忽略了环境,而只追求经济利益,我想秘鲁也是不例外的。你的文章中也多少提到了这些问题,但需要多些笔墨,这样才能反映真实情况。

首钢在秘鲁的问题,不只是首钢公司责任的问题,同时也是秘鲁本身存在的问题的体现。

Who is and who isn't?

No one is willing to look at how their own countries' companies seek economic advantage abroad, harming the environment and exploiting labour. Thank you to chinadialogue for offering Chinese people this kind of window to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of Chinese companies operating overseas; at the same time, it may possibly be of some help to this kind of company in improving its production practises. Through reading this article, however, I want to offer up a few questions: what is the legal system and its enforcement like in Peru? Presumably this country's corruption is very serious? Being a Third World country, how is green is Peru and how is environment protection there? As a reader, if I cannot understand this sort of background, even if you switched the company (if it could bring any economic efficiencies for the people there), I estimate that, even compared with the current situation with Beijing Steel Corporation, it would still not be good to go there. All in all, external causes take on their role through internal causes. Therefore, I truly hope that the author can offer up some other related news about Peru as a nation, as well as information about Beijing Steel's contribution to the local economy. That way readers will be able to recognize the true reason for this problem.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hird World has often ignored the environment, seeking only economic profit, and I imagine that Peru is no exception. In your article there is some raising of these issues, but it needs more treatment, this way it can reflect the true situation. This problem of Beijing Steel in Peru is not only an issue of Beijing Steel Corporation's responsibility, at the same time it is a manifestation of a problem that exists in Peru itself.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公司的确应该学习如何更加负责任

很多发展中国家环境方面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善,就像中国一样,但是这并不是一个企业可以污染环境的理由。正像我们不希望看到跨国公司在中国污染环境一样,秘鲁人也不希望别国公司污染他们的环境。大公司特别是跨国公司应该有统一的行为标准,对环境和当地社区更负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实现长远持续发展。

随着中国公司越来越多的海外运作,这样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中国公司需要很快地学习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It is time for Chinese companies to learn how to take responsibility

The law on environment protection in lots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is not well-developed, like in China. But this can not be the reason that a company can pollute the local environment. Peruvian want to prevent their environment from being polluted by other countries, just as we do. MNC should have standard of code of practice to protect the local environment and community. It is the only way for MNC to keep long-term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s China currently has set up more and more companies abroad, the similar problems will increase. Chinese companies need learn to deal with these problems as soon as possibl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首钢的职责

我同意上面的评论,这篇文章没有提供关于秘鲁方面的足够信息。同时,我不同意首钢只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绝对不是的。首先,首钢是传统的国有企业(很明显与晚年邓小平有密切联系),国有企业应该比私有企业有更强的感觉代表中国。从长远来看,首钢短视地看问题将有损中国在南美的形象。

Shougang's Responsibilities

I agree with the comment above that this article doesn't cover the Peruvian side much. At the same time, I don't agree that Shougang is just another "natural" (read: inevitable) case of globalized industry. No way. Shougang, first of all, is a classic SOE (apparently with close ties to the late Deng Xiaoping no less), and SOEs should have an ever greater sense of representing China than private companies. Shougang is taking a short-term view of things that will harm China's image in South America in the long 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