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整镇迁移:中企在秘鲁的新海外社区建设

为了给秘鲁的一个采矿项目让路,中国投资商搬迁了整个城镇及其全部人口,这代表着一种处理海外投资地社区关系的新方式。

Article image

几十年来监管不力让这座采矿老城处处都隐藏着危险。 图片来源:Social Capital Group

这个故事非常简单:为了给新矿山让路,一家中国采矿企业将秘鲁的整个城镇及其5000人口沿着公路搬出整整5英里远。

这听起来好像又是一家资源开发企业对当地人的践踏。但现实情况却没有这么简单。对整个城镇的搬迁决定实际早在中铝公司接手矿山之前就已经作出了。让很多人吃惊的是,这可能给海外投资树立一个成功样板。

采矿企业对莫罗科查镇并不陌生。这个城镇位于尧利省,在首都利马以东仅90英里处。这里是秘鲁矿业的诞生地,20世纪30年代开始在当地掀起的采矿热潮中,这个布局杂乱的城镇应运而生。

小镇位于特罗莫克山脚下,据估计,山里蕴藏着570万吨的铜,使这里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有利可图的铜矿之一。

几十年来,莫罗科查缺乏管控的采矿活动给这里留下了一份危险的遗产:镇子中间有一个有毒的露天尾矿库。“莫罗科查就建在一个有毒废料堆上,”辛西娅·桑伯恩说。她是秘鲁太平洋大学的学者,也是一位研究拉美中国采矿企业的专家。此外,莫罗科查镇也缺乏应有的排污系统,居民仍然使用公共厕所。

整镇迁移

2006年,勘探企业秘鲁铜业公司向秘鲁政府申请到将特罗莫克铜矿变为露天矿场的权利。同年初,该公司雇请秘鲁采矿咨询机构社会资本集团的西尔维娅·马托斯进行该项目的环境和可行性分析。据她说,由于莫罗科查镇的可怕现状,而且它与特罗莫克山靠得太近,唯一的现实选择就是将整个镇子迁走。

然而,把一个如此规模的城镇整体迁移是史无前例的。当秘鲁铜业公司开始对这里的铜矿开采权进行招标时,只有一家公司感兴趣,这就是中铝公司。“其他企业都不愿还没看见一分钱回报,就先在社会项目上投入5000万美元。再说,除了中国人,别的企业也没那么多钱。”辛西娅·桑伯恩说。

中铝公司买下采矿权后,马上也雇佣了社会资本集团来处理搬迁方面的社区关系。中铝公司的支持者们说,作为一个初入秘鲁的国有企业,该公司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努力在当地人当中树立并保持良好的声誉。铜矿预计将于今年底开始生产。

首钢的恶例

与首钢等其他中国大企业相比,中铝的做法引人注目。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钢就成了第一个在拉美开拓业务的中国企业,它在秘鲁有一个铁矿。不过从那时开始,当地人就对首钢十分反感。“首钢的经营里充满了环境悲剧和社区关系上的错误,”《室中巨龙:拉美工业化的未来与中国》一书的作者凯文·盖勒格说。

当地和秘鲁的环境团体指责首钢把化学废料倾入大海。20世纪90年代,该公司就曾经因没有履行承诺对当地基础设施进行投资,而被秘鲁政府罚款1400万美元。2005年,在一次针对该公司的抗议活动中,秘鲁工人声称首钢把他们当“奴隶”,每天工作15个小时,工资却只有13美元。

辛西娅·桑伯恩指出,首钢的教训增大了中国企业的经营成本。她说:“本来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声誉就不太好,首钢的名声也实在糟糕。因此,中铝公司作为一家中国企业,的确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近年来,中国企业曾经多次试图在秘鲁开发采矿项目,但都因当地的反对半途而废,比如2009年资金矿业在秘鲁北部的白河铜矿遭到武装分子袭击。情况如此严峻,作为首钢之后第一个得以在秘鲁进行经营的中国采矿企业,中铝公司肩负着挽回中国企业声誉的重任。

中国企业的样板?

尽管现在下定论似乎有些为时过早,但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中铝公司迄今的做法非常值得称道。辛西娅·桑伯恩说:“在协商过程中,他们(中铝)努力征求每个人的意见,努力做到透明化,我认为这份悉心在秘鲁是无与伦比的。”她认为中铝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吸取了首钢等企业的经验教训。“我想每家中国企业都会向其他公司学习,他们有一个非正式的组织,会聚在一起探讨彼此的经验。”

其中一个关键教训就是中国职员的比例。首钢当时的策略是管理人员甚至工人全都从中国带来,这引起了当地人的广泛抗议。相比之下,除了新任命的总经理,中铝在秘鲁企业的所有高管都是秘鲁人。社会资本集团则与中铝的秘鲁代表们协力,共同处理协商进程、负责大部分的社区关系工作,对新建的卡瓦科托镇的未来作出决策。

社会资本集团的西尔维娅·马托斯说:“中国人非常聪明,让富有经验的秘鲁团队负责协商进程。建多少房子、花多少钱之类的重大决策都要中国人拍板,但自始至终与我们打交道的只有秘鲁人。”

雇佣富有当地经验的经理人的决策,也体现了中国企业的进步,它们不再依靠与中央政府的高层互动来确保采矿项目的顺利进行。“其他中国投资者来到秘鲁,认为只要总统和总理们说‘别担心,一切都没问题’就万事大吉了。但是,秘鲁并不是一个中央能搞定一切的国家。”桑伯恩说。

然而,这并不是说特罗莫克项目就没有麻烦,更不是说中铝在秘鲁就没有遭到批评。尽管莫罗科查镇一半以上的居民已经搬到了新建的镇上,但有一群人大张旗鼓地拒绝搬迁,并且公开反对中铝。

在一次高调的“决裂”中,莫罗科查的镇长也公然背弃他在搬迁问题上达成的协议,声称所有其他镇民代表都“掉进中铝的圈套”。这其中也包括贾维尔·巴雷拉,他是胡宁省主教,也因反对那些环境记录不佳的采矿公司而著名,他是被请来协调交涉进程的。中铝和社会资产集团将这场麻烦归咎于镇长以及向中铝索取更多钱财的要求。

桑伯恩认为事情很快就会得到解决。她说:“我认为总会有办法的,中铝会妥协,与镇长达成协议。”莫罗科查是一个依靠矿山生存的城镇,“抗议本质上与矿山无关,而是为了从中铝那里得到最多的钱。”

这些抗议表明,任何矿业公司想要满足那些受到项目影响的人的要求或需求都很不容易。但是,中铝已经将要成功地建立起秘鲁历史上第二家中国人经营的矿山。这个成功将为其他想要在秘鲁发展业务的中国企业提供参考经验。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