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两会:治霾提案井喷

刚刚召开的中国两会会场内外,无处不见雾霾治理的热议。此前各地召开地方两会时,正是严重雾霾席卷中国之时。从推动政策的角度来说,这雾霾来得“正是时候”。

Article image

在2013年地方、全国两会“政治季”里,“空气”议题的热度,是往年没有过的。图片来源:勾犇

一号提案

“第一,加大力度整治高污染、高耗能行业,比如钢厂、电厂……第七,限制烟花爆竹燃放。”

汪得勇是郑州市政协委员,这位印刷公司老总半年前还不知道“雾霾”这个词汇,现在他可以一口气说出整治雾霾的七大措施,并将七大措施和一条“研究落实污染天气条件下的应急预案”写进了提案。

2013年2月18日,他的《关于治理雾霾天气、创建美丽郑州的建议》被确定为市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一号提案。

“和全国一样,(委员们)提得比较多,就作为一号提案。”郑州市政协委员提案委办公室主任丁明星说。

不独郑州,合肥市人大的一号议案以生态为主题,由3件议案合并而成,其中包括了打造“蓝天工程”、整治燃煤锅炉烟尘污染、严处“冒黑烟”机动车等建议。

2013年初,多地的两会在雾霾中召开,“空气”从全民热议吹入了地方两会会场。记者查阅媒体报道,全国31个省份中,23个省份两会涉及和雾霾相关的议案、提案或讨论,内容涵盖大气污染防治的各个层面。

在2013年地方、全国两会“政治季”里,“空气”议题的热度,是往年没有过的。

上海市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陈晓亚原计划提食品安全,后来改成优化绿化以改善空气质量。山东省人大代表、烟台大学教授王全杰的议案是他一向倡导的老话题——领导干部财产公开。但开会几日济南“一天太阳都没见着”,他的老毛病咳嗽又犯了,会场上代表们也满是抱怨。于是,王全杰联合多名人大代表,临时加了一个大气污染防治的议案。

王全杰说,雾霾这个话题没有利益冲突,大家议论起来没有顾虑。所以他只为雾霾议案搜集联署,对于领导干部公示财产,“我就不让别人签了,不想连累别人”。

在上海市政协的现场咨询会上,上海市环保局局长被记者团团围住,受欢迎程度竟然超过了一贯备受关注的交通委和房管局。“以前两会上大家最关注的是交通和房价。”一位报道上海两会的记者说。

外行捧人场,内行看门道

关于PM2.5,汪得勇在半年前就开始请教环保局的朋友。提案受到重视后,他参加了由发改委、交通委等部门参加的研讨会。“印象深刻的是说郑州市准备拟一个白皮书,还要做什么污染因子分析,我也不是专家,也不是特别懂。”

提出相关议案、提案的代表委员身份多样,有中科院院士、环保厅厅长,也有中学教师、律师和企业老板,对专业知识的理解参差不齐。他们有的将“霾”写成了“霡”,有的将空气质量指数AQI理解为空气污染指数API,还漏写成了PI。

但这些议案、提案的内容几乎涵盖了雾霾的所有信息。据记者观察,在2011年之前,两会有关空气治理的议案、提案都相对专业。当年秋天之后,PM2.5渐为公众熟知,并列入国标,2012年就有代表呼吁开展大气监测并公布数据。

2013年起,全国74个城市公布了PM2.5的监测数据,相关议案、提案出现了井喷。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系教授王祥荣连续参加了三届上海市政协会议,今年他明显感到相关提案增多。

立法急,执法更急

北京市两会后,潘石屹在微博发起设立《空气清洁法案》的投票,五万多人参与投票,其中98.9%赞成立法。地方两会代表委员也频频提及立法。

王全杰认为立法是核心,他关于官员财产公开和雾霾的两个议案都涉及立法。在他看来,持久、规范的管理必须要立法,也便于后期检查和约束。而季加宇的理由则更具体,他在查阅大量资料后发现,各地都在紧急制定重污染日的应急方案,“立法是治理的根本,应急只是一部分,要依法制定,否则就倒过来了”。

雾霾围城的窘境已在倒逼立法进度。北京市的《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在2月初刚刚结束征求意见,20天内就收到326条市民建议,甚至连北京四中的学生都提交了一份七千多字的报告。

不惟地方,在国家层面,加快修订大气污染防治法的呼声也渐高。大气污染防治法1987年出台,最新修订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后,进展缓慢。全国人大环资委法案室副主任王凤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2013年的全国两会,肯定会有更多的代表呼吁加快进程。

但环境资源法专家、全国人大代表吕忠梅今年并不打算提交类似的建议,尽管她曾多次提出修订环境保护法。她认为我国现有的法律已足够地方制定更具有操作性、针对性的实施条例,如地方政府对于环境质量负总责等。“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执行问题。不是一味去修订新的法律,不能执行的法律还是废纸一张。”

味很浓,事难办

地方两会期间,石家庄可能是全国最尴尬的城市。2012年,民盟河北省委《关于改善和提高省会大气环境质量的建议》就被列为一号提案。2013年1月,河北省政协举办了该提案新闻发布会,认为“经过认真督办,一号提案关注的省会大气环境治理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难堪的是,按照纳入PM2.5的新空气国标评价,1月份全国74个城市中,石家庄仍属于全国空气污染第二严重的城市,前十名中更有七个是河北省的城市。

有河北人喊冤,因为作为京津冀地区,河北省的11个城市都监测PM2.5数据,而周边的山西、山东只有省会和青岛开展了监测,所以河北省上榜的城市才会最多。

虽然面子上挂不住,但监测数据给河北人敲响了警钟,河北省政协尚未确定是否继续将大气污染防治定为一号提案。“改善不是那么明显,汽车增加太快了,石家庄市区2010年40万辆车,今年60万辆车了。”提案主要参与者、河北省民盟参政议政部副部长冯俊生说。在2012年一号提案的基础上,他们2013年继续提出了大气污染防治的提案,对象从石家庄扩展到了河北省。

大气污染防治不是一日完成,2013年2月18日,环保部提出到2015年,我国方能基本建立起重点区域PM2.5污染防治体系,并逐年减少PM2.5排放总量。

不过,大多数受访代表委员们对于自己的议案、提案能否得到实施较为乐观。“难度有一些,关键要足够重视。推进计划生育难不难?都执行了。”王全杰说。

 

原文刊于3月1日《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