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自然资本:避免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利器

地球的生态系统就是我们经济的基础,但几乎从来没有在资产负债表上出现过,这对市场来说是巨大的风险。

Article image

婆罗洲的原始森林被大量砍伐用于棕榈油贸易。图片来源: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自然是支撑全球财富创造的基础。由地球生态系统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的可再生流动支持着我们的经济,为产业带来收益。但这个生态系统的“股份”(也被称为“自然资本”)在财务决策中通常是看不到的。结果,自然资本并没有出现在各产业的资产负债表上,在金融产品中也基本没有得到体现。

举个例子。一位伦敦(或者上海、纽约)的投资家参与了在印尼或者非洲的一个棕榈油开发项目,结果却导致大片原生热带雨林被砍得干干净净。当地人在气候、食物、能源、水和生计安全资本上对于雨林的依赖,以及投资行为对这些因素的影响,都不可能被纳入资本或债务成本、固定收益产品的信用评级、投资分析以及保险费等这些财务计算中。

许多金融机构仍然不认为自然资本对他们的盈亏具有决定意义。因此,对于许多金融产品来说,目前还没有任何标准,将自然资本(从数量上)计入信用风险。但实际上,森林的丧失严重影响水源供应,而水源对农业和水力发电都是至关重要的。由森林砍伐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总量的约12%到15%。物种的丧失同样严重,同时森林破坏还会造成社区之间的冲突。经济学家们估计,单是森林丧失每年造成的自然资本和生态系统服务损失就价值1.2到4.7万亿美元。

自然资本的消耗也会通过多种方式影响个体投资者的风险预测。首先是信誉风险,如果一家金融机构有过不负责投资的历史,可能会使其未来筹集资金的能力受限。

其次是重要的法律和责任考虑,这在越来越多的案例中得以体现。在这些案例中,企业对其给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负有财务上的责任。比如,《欧盟环境责任指令》(ELD)规定,企业对其给水资源、动植物和自然栖息地造成的影响负有直接责任。因此,那些具有风险或者潜在风险的活动的操作者要负责环境破坏的预防和补救成本。在这些案例中,可能遭遇针对经营企业的各种诉讼行动,这反过来会影响其股份的价值。

对于那些依赖自然资本的产业来说,全球资源的持续损失带来了更多的经营挑战。人口的几何增长让有限的全球自然资本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单是过去十年中,不断高涨的需求就逆转了100年来资源价格下降的趋势。到2030年,世界人口将再增加10亿,这将带来全球商品的价格的大幅上涨,农业生产以及相关的水和能源需求面临的压力也将日益增大。

这预示着,投资领域的养老基金和许多项目贷款的价格上涨趋势将会大大下挫。对产业界来说,这代表着可能非常棘手的供应链挑战,对投资者来说则代表着信用风险。安永  2011年的一份报告发现,来自富时指数企业的盈利预警中,有29%是由原材料成本的增加造成的。对大型金融机构来说,由于其活动的复杂性,其与自然资本的确切关联程度经常得不到完全认识,这也带来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风险。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金融行动机构(FI)和负责任的投资原则(FRI)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环境外部性最高会相当于企业标准股票投资组合收入的50%。

自然资本宣言

发表于2012年6月的《自然资本宣言》,正是一项力图解决上述风险网络的努力。这项由产业界主导的行动旨在鼓励对自然资本的各种考虑进行广泛整合,将其融入金融产品和服务,并努力将其纳入财务会计与报告。

然而,这并非产业界在自然资本问题上迈出的第一步。2012年之前,金融机构就已经开始通过多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为采矿、油气、林业和化学等环境敏感产业部门制定特殊政策,以及引入“赤道原则”。所谓“赤道原则”,是一套自愿性标准,目的是帮助银行确认大坝和矿山等大型项目融资相关的环境和社会风险。此外,顶尖的大企业都承诺要“绿化”其供应链,一些政府也在制定计算自然资本的全国性计划。

但是,目前我们还缺乏一个系统性的方法,来弄清银行、投资公司或者保险公司是如何对自然资本产生影响或者进行依赖的(包括通过团体客户的间接方式和项目贷款等直接方式)。对于如何对项目贷款以外的自然资本考虑进行整合,许多金融机构一片茫然。如今,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同业拆借、公司财务和创新性金融产品方面的财务事项网络日益复杂,这常常意味着: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自然资本的定位、依赖和利用程度,以及自然资本耗减的风险都是很难衡量的。

因此,《自然资本宣言》的目的,就是专门制定标准和工具,来帮助金融机构对范围广大的金融产品中的自然资本进行整合。这些产品包括公司财务、企业和主权固定收入、私募股权和保险产品。

随着日益增加的全球性压力导致自然资本的逐步丧失,产业界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这些挑战可以用各种方式出现,包括:法律责任、信用、信誉、规则性以及证券投资等风险,每种挑战都会带来不同的威胁,需要额外的缓解措施。比如,气候变化推动了雨型的变化,由此导致全球农业市场的动荡,日益不稳的资产价格就给金融机构带来了风险。

市场动荡只是自然资本基础萎缩的后果之一,其他可能的后果还包括:干旱加剧导致水力发电减少、对遗传物质出口的政治限制、渔业资源发生突然性的不可逆崩溃、能源法律变化导致的资产“套牢”等等,所有这些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都是重大风险。

现在行动,提高收益

然而,前景也不是完全暗淡的。对自然资本退化造成风险的认识,可以为人们带来市场优势,也能赋予人们能力,让人们可以在维持全球自然保护区的同时,获得更多回报。一些企业采取可持续而负责任的措施进行渔业资源开发,或者用长远的眼光来管理用于造纸和纸浆补给线的禁伐林区,金融机构也能从这些企业的股份持有中获得长期的收益。上述企业的措施不仅能够给个体持股者带来利益,还能促进那些依赖自然资源的市场的稳定。

同样的,随着公司经济部门制定出自己的自然资本日程,将自然资本纳入会计准则,金融结构可以更加容易地辨别出哪些投资利润丰厚。对那些能够提高效率、减少消耗的新技术,以及环保工业生产方法的投资,事实证明都是很赚钱的。

金融机构要想提高自身的市场地位,既可以通过在这一领域发挥带头作用,也可以通过发展认证产品。比如,2004年成立的认证棕榈油圆桌会议,截至2011年已经对占总产量11%的棕榈油进行认证。同样的,海洋管理委员会(MSC)对可持续管理的渔业进行认证,目前已经为147家渔业企业以及2000家海产品经营企业做了认证,占海产品占世界海产品总捕捞量的8%。

觉悟日益提高的消费者也在推动这些认证产品市场的发展。2010到2011年度的12个月里,零售市场上MSC认证产品的数量增加了62%。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自然资本是一个典型的风险与回报游戏。如果人们能够在机遇扩大的同时,携手并肩减轻风险,将会迎来光明的前景。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