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寻找雪域环保人

去年,青藏高原民间环保组织青海省三江源环境保护协会(以下简称三江源协会)全体人马从西宁出发,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寻找雪域环保人”活动。他们的足迹遍布整个青海地区,探访在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地区做环保的普通人。中外对话周维采访了协会秘书长哈希·扎西多杰。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三江源协会

中外对话:为什么要“寻找雪域环保人”?

哈希·扎西多杰:在这个“世界第三级”,大部分地方是草原,人们是游牧居住的,这里的生活体验告诉人们,要敬畏自然、顺应自然才能生存,这是青藏高原给人们潜移默化的“自然教育”。因此,保护生态环境是人们的信仰,环境保护的概念弥漫在藏族人生活当中。

当地老百姓是生态保护的主要力量,他们是永久的居住者,最了解草原,对草原最有情感,对草原破坏最有切肤之痛。同时,保护生态环境是这里百姓非常喜欢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在青藏高原开展生态保护工作,最重要的是号召老百姓的参与。

近些年,经济发展了,铁路、公路开通了,旅游的人多了,各种各样的人来了,环保成了特别突出的问题。另一方面,当地人对自然的敬畏心也在淡化,消费主义的思想在藏区越来越重,人们开始依赖外面的产品,虫草、藏獒、旅游成了赚钱的诱惑。这种文化、自然系统的紊乱,使大家产生了很多困惑。

一些当地人开始反省、呼吁、行动,我认识六七十位这样的人,他们生活在青海不同的地方,有牧区、农区、市镇,也有寺院。我们要找到他们,互相鼓励。

中外对话:这些雪域环保人做了什么样的工作?

哈希·扎西多杰:比如玉树州结古镇附近的甘达村,有三个人是“雪域环保人”,村干部叶青和琼才仁,另外是退休的村校民办教师西江。他们三人带领甘达村民保护玉树唯一的水源扎曲河。

玉树所有人都用这条河的水。从甘达到玉树的所有公路和电缆都沿着河铺建,当时没有考虑水源保护,没有进行环境评价和生态设计。公路边的垃圾污染了扎曲河;为铺设光缆所挖的深沟破坏了那里的草原和一些水源地,使得水源一度枯竭。

村民们自发承包了这条河的水源保护,做得非常细致。他们说:“与其关注长江黄河,不如关注家门口的一条小溪。”水在藏语中叫“勒”,人们认为“勒”坏了,人会得皮肤病和其他不好的疾病,要想健康最重要的是保护水。他们依照藏传佛教的理念,在附近16个水源头放宝瓶,建祭祀塔,请高僧做法事。他们把每年9月10日定为甘达村的水源文化节,将水源保护“文化”化。现在甘达村有一个16人的水源保护志愿者队伍,负责巡护工作。

保护之后,水又回来了,几个已经干枯的水源又出水了,甚至有的源头水比原来还多。村民们说,人对自然好了,自然就会变好。现在,甘达没有垃圾,人们说,甘达的水是可以供佛的(用来供佛的水必须是洁净的)。

玉树2010年4月地震后,现在还在灾后重建中,草原上到处架设高压线,工程队为了把高高的铁架子运上山,在草原上修了一条条路,这些多余的道路破坏了草原。甘达村民们跟工程队谈判了一个月,最后达成协议,由工人将组成铁架子的铁杆一根一根扛上山去。在村民的监督下,工程队为固定铁架挖开的土地很小,减少对草原的破坏。这是工程队以前从没有遇到过的倔强的“阻挠”。但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受了教育。甘达村民的行为让大家知道:要想生活在这里,就必须尊重自然!

中外对话:在青藏高原的环境保护中,措池村的“野牦牛守望者协会”很有影响,您能否讲讲他们的故事?


哈希·扎西多杰:措池村支部书记嘎玛是一位雪域环保人。大概六七年前,我们三江源协会刚去措池村的时候,那里的盗猎情况很严重。13位牧民自发组织巡护,阻止盗猎,嘎玛那时还是一个普通牧民,他是巡护队伍中的一个。随着慢慢接触,我们送给他们望远镜,带他们去四川考察学习。受到启发,他们回来成立了“野牦牛守望者协会”,嘎玛成为协会和措池村的灵魂人物。今年会员人数扩展到200多人,这意味着措池村每家有一个会员。

“野牦牛守望者协会”的一项主要工作是野生动物监测。我们要求牧民们记录野生动物的数量。没想到牧民们观测之后说:“野牦牛太可怜了!它们的草场被我们占了!”于是措池村集体决定为野牦牛腾出12家牧场,措池最大的牧户为了野牦牛搬了家。现在野牦牛的栖息地比以前扩大了一倍多。整个村民的生态观念都改变了。

现在,措池24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没有垃圾,没有盗猎者,没有开矿的。每年措池七天的生态文化节是全村人的大聚会,结束之后没有一点垃圾,连牛粪灰都得到处理。

有一次我去措池的一位亲戚家做客,牧民们赶着牦牛回家的时候,野黄羊跟在后面。这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现在在措池,野生动物可以跟人很接近,人们可以近距离拍它们的特写。

在措池村开展生态保护的时候,临近的勒池村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个村的草原是青藏公路西边著名的藏羚羊栖息地。第一届措池村生态文化节的时候,勒池村牧民去参加,受到很大影响。他们回去成立了“藏羚羊保护协会”,自发做野生动物监测。

勒池村的嘎桑以前是一个特别爱打猎的人,他如果一天打不到动物就不痛快,现在放弃了打猎,参与野生动物观测。他用照相机拍野生动物,因为了解动物习性,他拍的动物最好。他开始透过镜头观察动物以后,整个人都变了。

现在勒池村也没有垃圾了。我有时候在怀疑,他们是不是做给外人看的。有一次无意中路过勒池,我看到一个吉普车停在路边,我以为是外面路过的人在休息,走近一看,全是勒池村的村民,他们在路边捡垃圾!现在勒池村的草原保护得很好。

曲麻河乡也在推广措池的经验,准备建立生态乡镇。一些很细小的事情经过慢慢地长期积累,就会很有价值。

中外对话:您所说的“雪域环保人”全是当地人吗?


哈希·扎西多杰:除了草原上的牧民,还有很多外面的“雪域环保人”。

黑皮(网名)2002年的时候还是一个温州电台的记者,他听说“草原部落”(三江源协会每年组织的北京大学生到牧区的文化交流活动)之后就不断给我打电话,想报名参加。我不欢迎他,我说,我们这个队伍都是大学生,不需要记者。结果在“草原部落”出发前,他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出现在西宁办公室的大门口。

黑皮年年都来草原,没有豪言壮语,他为措池和“草原部落”默默地工作,这些服务工作对措池很重要。我很感动。我想给黑皮发一个“措池村荣誉村民”证书,这可能对他没有用,对措池也没有用,但对我的内心有用。

还有许多人在北京、在广州、在上海,而心在青藏草原的志愿者,他们也是“雪域环保人”!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翻译小题

翻译编辑请注意原材料内容:如:北京大学生翻译为Peking University students不准确,因为部落成员也来自北京其它高校。应该翻译为:university students from Beijing。这虽是小细节,但应该也严谨。

a small translation mistake

To the translator: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the original content of this article. For example: it is inaccurate to translate "北京大学生" to Peking University Students, because the members could come from other Universities in Beijing. Thus it should be translated to University students from Beijing. This is a small mistake, but you should be strict.

Default thumb avatar Reply arrow
oliviab

谢谢

谢谢提醒!我们已经修改了。

Thank you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flagging this up! We have fixed the mistak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坚持你们令人赞赏的工作

你们令人赞赏的工作使我们受益匪浅,也鼓舞了我们。

Keep up the good work

Your good work benefits and inspires us al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高原旅游者是最大的生态环境破坏者

那些引以为豪的高原旅游者们就是高原生态环境的最大破坏者!

Plateau tourists are the major vandals

Those arrogant plateau tourists are the major threat to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