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蓝天之路的新起点——写在PM2.5信息发布之后

去年,多达60个城市开始了PM2.5的监测和发布,信息公开之后如何向蓝天目标迈进?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Natalie Behring / 绿色和平

2012年,中国空气质量信息公开取得了历史性进展,多达60个城市开始了PM2.5的监测和发布。而先期发布的数据是沉重的,在将PM2.5和臭氧等污染物纳入评价后,一批城市的空气质量常常显示处于不健康状态。信息公开了,微博上曾经汹涌的民意诉求也归于平静;但灰霾中市民的焦虑依旧,蓝天距离我们依然遥远,下一步该怎么办?

国际经验表明,大气污染治理常常要经历艰苦而漫长的过程。对于仍处于高速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来说,这个目标更是难以一蹴而就。基于这个认识,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在2011年12月发布报告,提出有必要制定一张蓝天路线图,沿着监测发布、警示动员和辨源减排的次序,一步步向蓝天目标迈进。

具体来说,蓝天路线图的第一步,是扩展空气质量的信息公开,更加全面、及时、完整、友好地向社会发布污染物监测数据;第二步,是要对公众做出相应的健康提示,最大程度减轻健康影响,同时动员公众加入减排;而第三步,是要识别污染物的排放源,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和时间表,实施污染源减排。

对照蓝天路线图,我们看到进步,但也看到差距。从第一步信息公开来看,根据《空气质量新标准第一阶段监测实施方案》要求,到2012年12月底前,第一阶段实施城市要依照新标准开展监测并发布数据,范围覆盖74个城市496个点位。根据我们的研究,从年初北京率先发布PM2.5监测数据开始,到12月初,已有60多个城市进行了发布,其中53个属于第一阶段应发布的城市。

2013年,对于已经开始发布的城市,需要让监测和发布更加全面、及时和完整;而对于数以百计尚未针对新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进行发布的城市,则应建立和完善监测能力,力争尽快发布,满足公众环境知情的要求。

相比信息公开来说,第二步警示倡导的差距更大。2011年2月和11月,环保部两次发布《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日报技术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增加了对易感人群的健康提示、颜色提示、建议采取的措施等项。而在重度污染和严重污染两档建议采取的措施里,特别增加了对儿童的提示。

到2012年12月初,仍只有广东、浙江、江苏、上海等城市在电子地图上对每个监测点按照AQI指数给出健康提示,而多数城市仅有环境空气质量状况优良中差各个等级。下一步,一方面要在发布中增加健康提示内容,同时更要完善发布的手段。在当前手机上网已经超过电脑成为最主要的上网工具的移动互联时代,要考虑如何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会媒体进行健康提示。

上海市开发的手机APP全国城市借鉴。其官方“上海空气质量”APP,通过卡通人物的不同表情和文字说明,让民众可以便捷的获取空气质量数据和污染预警。建议下一步可以给这个APP增加微博、微信的分享功能,方便网友的转发,让污染预警可以传达到更多的居民。

健康警示之所以极为重要,是因为大气污染治理需要较长时间。以北京为例,按照北京《北京市2012-2020年大气污染治理工作方案》,以2010年为基准,2015年PM2.5的浓度要下降15%,2020年下降30%,到2030年达到年均35微克/立方米的国家标准。现在到2030年还有18个年头,这期间我们的大气污染还会维持在较高水平,我们必须通过警示来减少更大损害。

2012年12月14日,北京市终于发布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方案,计划从2013年1月1日起,在重度污染日,提醒易感人群停止户外运动,严重污染日将建议中小学停上户外体育课。该方案还包括了减少车辆上路和高污染行业的应急减排措施。这份预案虽然距离保护健康的需要还有差距,但作为全国第一份根据新标准制定的应急方案,还是值得高度肯定,也希望其它重点城市能够在2013年跟进。

应急预案很重要,但减排才是长久之计,才能化被动为主动。而污染减排,首先必须识别来源。对于大气污染的来源,各个城市的环保部门应是有所研究,但时至今日,所公布的信息通常只限于一些粗线条的统计,列举机动车、燃煤电厂、工业排放、建筑扬尘、农业源头,以及周边区域影响等源头。这样的源头信息太过笼统,公众难以借助这样的信息参与和推动减排。

2012年12月5日,环保部发布了《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其中要求对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工业烟粉尘、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进行治理,同时开展油气回收、黄标车淘汰以及扬尘的综合整治。这些项目涉及13369个重点工程项目。项目如此之多,要落实减排,离不开社会监督,而这就要求高质量的信息公开。

其实,污染源监管信息发布可以借鉴大气质量监测信息的发布。从全面性来看,2012年间一批城市实现了空气质量监测信息的逐点发布,每一个监测站点均被纳入公开的范围。对比来看,以火电、钢铁、冶炼、水泥、化工为主的大气污染源均为点源排放,它们的监测信息同样可以逐点发布,让公众了解这些污染大户都是谁,主要排放哪些污染物。

机动车排放由于排放源多而分散,对其监管和发布都更有挑战。但分析发现,机动车中也有很大的部分源自物流运输和工程机械车辆,部分地区已经在尝试将对这些车辆设备排放的监管信息落实到车辆所属企业,这也值得各地效仿。

从及时性上来看,一批城市的空气质量信息实现了每小时一报,不但满足了公众的知情权,而且制约了对数据进行的人为调整,从而显著提升了数据质量。而当前许多重要的废气污染源都装有在线监测,也可以实现类似的高频次发布。这方面并不存在太大技术障碍,例如从2012年初开始,浙江省环保厅开始发布污染源在线监测日报,公众能够查询全省563家国控废水、废气企业的排放日均值。

从完整性方面看,一批城市已经不只公布污染指数,而且公布了PM2.5、臭氧等多种污染物的具体监测浓度值。对应到污染源监测信息,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实时发布多种污染物的在线监测数据。以浙江省的在线监测数据发布为例,现在只有一个日平均值,但缺乏各家企业应当执行的标准。应借鉴动气质量信息发布,将需要执行的标准一并说明,这样公众就能够对超标行为一目了然,共同参与监督企业。

在强化政府监管信息公开的同时,应借鉴国际经验,尽快订立强制性的企业污染物排放和转移登记制度,让公众可以了解企业各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及年度变化状况;尽快形成全国的重点废气污染源分布地图,促进对这些全国性污染排放大户的社会监督;在信息公开的基础上,通过绿色信贷、绿色证券、绿色供应链等环境经济手段,撬动污染大户减排。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