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口腹之欲驱动中国野生动物猎杀

以广东为中心的中国岭南一带,猎食野生动物以养生的习俗,祸及穿山甲、娃娃鱼、野生蛇类以及猫头鹰等野生动物。许多珍惜物种成为盘中餐,是其灭绝的主因之一。

Article image

广东某家餐馆,一人正在肢解鳄鱼肉。尽管有关部门早已三令五申,现在广州的市场上仍能见到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图片来源:肖诗白

血腥的野味

天还没有亮,家住广东佛山的耿老板就忙活起来,将笼子里的若干条菜花蛇放在一个面粉口袋里,丢进早已烧开的大锅。

老耿经营蛇羹店有十余年了。

冬天是广东人注重食疗进补的季节,蛇羹店天天红火,一碗热腾腾的蛇羹是不少当地人早上驱寒的必备早餐。“我们广东人一向相信食蛇能治病,还能进补抵寒。”老耿说。

广州的野味市场方兴未艾,一些“暗度陈仓”经营野味的酒楼每天生意火爆。巨蜥、穿山甲等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经过非法贸易链条,成为人们的盘中餐。

广东人是名副其实的野味爱好者。千年沿袭,这一传统甚至在岭南地区逐渐演变成“野味文化”。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中国项目部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广东人是“牛鬼蛇神无所不吃”,高端的野味则是珍稀野生动物。身处走私野生动物终端的广东省,这位知情人士说:这里经常被违法食用的野生动物有六种:穿山甲(地龙)、五爪金龙(巨蜥)、娃娃鱼、野生蛇类、猫头鹰和禾花雀。“猫头鹰每只加工后售价约1800元;穿山甲售价每斤可达500元,巨蜥每斤至少100元。”他说。

人的嘴可以毁掉一个物种

大自然爱心社的杨楠(化名)曾在广州做过调查,他说广州野味市场数量最多的可能是禾花雀。

改革开放后,禾花雀的滋补作用被神化。时令时节,一天有十万只被送进餐馆,煲成汤可卖到上百块钱一只。原来,每年春秋成群的禾花雀会路经北京,可近十年来已很难见到了,这种鸟终于快被中国人吃绝了。“现在候鸟都懂得在飞过湖南和江西后要绕开广东飞。”

享受野味的背后,透着血腥。

深圳一家酒楼的厨师陈师傅讲述了宰杀穿山甲的过程:先用锤子敲穿山甲的脑袋将其击昏,然后用绳子将其倒挂起来,用锋利的刀在其喉咙处割开一条口放血;而后放到一个大盆中浇上开水,像杀鸡一样将鳞片烫掉,再用微火慢慢烧掉身上的汗毛。最后,剖腹去内脏洗净用来烹调。通常,客人会要不同的口味,厨师就把剁好的肉分别红烧、清蒸、煲汤等。

“大部分常来吃野味的人是不会自己埋单的,自然有求办事的老板掏钱。老板们以此炫耀自己的经济实力,或向官员表示诚意。”一位酒楼老板说。正是有一些权力部门的消费者,为非法经营的酒店撑起了保护伞。

从小生长在官员家庭的张怡(化名)说,吃野味的都是熟客,熟客带新客,慢慢也成了熟客。如果没有任何交道,贸然进入餐厅点野味只能吃到“闭门羹”。

餐馆烹煮一般不会在店里的厨房进行。精明的店家狡兔三窟,另在酒楼附近租地方作为“地下厨房”,有的干脆在仓库里架起炉灶随点随做,有的则巧妙地利用附近不起眼的工厂食堂。客人下单后,即通过这些外面的“厨房”加工成半成品或成品,再送到酒楼厨房作最后“润饰”后端上餐桌。

走向极端的“进补”文化

中国人贪吃野味与“食疗文化”紧密相关。根据古代医书的记载,几乎世间所有动植物都可入药,包括动物的器官、粪便、精血、皮毛。中医理论还认为:“药食同源”,有病就吃药,无病要养生。这种食疗文化对国人影响深远,哪怕是大字不识几个的文盲也能说出几个“好方子”,比如喝虎鞭酒、食羊睾丸可壮阳,虎骨能强筋健骨,“药补不如食补”这种观念为一般人所接受。

如今这种“进补”文化越来越走向极端,几乎所有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皆被视为绝佳药物和滋补食品。

那么野生动物身上的营养成分是否就更高一筹呢?

华南理工大学食品学院教授郑健仙说:“野味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神秘,在对家禽家畜和几种野生动物的营养进行分析比较中发现,二者所含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肪及其他营养成分是一样的,所以野生动物本身并没有特殊的营养成分,食用后对人体也没有特别的好处。即使二者有一点细微区别,也绝不会达到人们期望中的程度。”

很多人追捧的野味营养甚至是本末倒置的。比如鱼翅是鲨鱼鳍中的细丝状软骨,本身既没什么味道,也不具有特殊的营养价值,它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质,胶原蛋白质缺少色氨酸和半胱氨酸,是不完全蛋白质,营养价值还比不上含有完全蛋白质的鲨鱼肉。

被国人当着滋补珍品的燕窝也是如此。它的成分就是风干的金丝燕的唾液,再加上一些海藻、绒羽及植物纤维。唾液里主要有酶、粘液蛋白、碳水化合物及一些盐。这些东西在其它动物的唾液中也可以找到,根本没有任何神奇之处。

但是,燕窝也变成了一种昂贵的商品,并支撑了一条从采集、加工到消费的产业链;东南亚沿海的金丝燕受到了毁灭性的捕杀。

长期从事环保报道的《光明日报》记者冯永峰认为,吃野味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作用。但正是这种固守的心理,使野生动物成为牺牲品,也使现代人陷入了十足的悲剧。

广州食客罗先生坦承,他这样的老食客,一时要改变吃野味的习惯挺难的。不过他认为政府应该加大对禁食保护动物的宣传力度。

“国人推崇的鱼翅、虎鞭、熊掌等,无论是政府还是媒体,都在宣传禁止食用,我很早就晓得,自然就不会去吃了。”罗先生说。他吃了十多年的穿山甲,并不知道那是国家保护动物。哪些野味可以吃,哪些野味不能吃,应该让大家心里有数。

广东是全国野生动物消费大省,但并非野生动物资源大省。

广东市场上的野生动物中,巨蜥、穿山甲主要来自越南、缅甸,后经广西、云南流入广东;兽类一般从湖南、湖北、西北进入;鹰类来自于甘肃、宁夏、青海等地;其他鸟类来自江浙沿海;熊掌则贩运自云南。

中科院动物所的李义明长期关注中越边境野生动物贸易,他说,越南与中国的经济差异导致了野味走私的巨额利润。

在中国,广东省是最大的消费周转市场;在世界,中国又是野生动物的一个终极消费周转市场。

森林里的杀戮

海南五指山因其野生动物多、运输便利和疯狂盗猎,成为广东野味市场上一个重要的供货源。

眼镜王蛇是极其稀少的蛇类,在中国眼镜王蛇只栖息亚热带的原始森林中,但当地猎人总有办法找到它们。一条大蛇起码值两千多块,盗猎得手后,下山就能卖掉,最终很有可能被运往香港或者广州。


除了能顺利抓到蛇,猎人还懂得在原始林和次生林交汇地带埋设兽夹。这里是动物最喜欢出没的地方,野生动物既可以不费力气到原始林进食野果,又可以快速逃到更加茂密的次生林去躲藏。兽夹制作工艺简单,但对野生动物的威胁极大。

盗猎者常将其肢解后分别运出山,而将没用的兽头丢在原地。

猎杀常在太阳落山后才开始。当地人阿毛说:“猎人会打着手电找到事先藏好的枪,然后蹲大树下等待,当有果子狸、大鼯鼠等动物上树吃果时,果皮掉落的声音会很明显,这时猎人就打开手电寻找目标,所有哺乳动物的眼睛被照后都会反光,像两个红红的烟头,这时开枪,十拿九稳。”

在山上打中的猎物,会被拿到火堆前剥皮烘干,然后带回家,等人上门收货。收集的猎物累计到一定数量后,收货人就会装车运往海口,再由那边的人接应,以冷冻肉类的头衔装上客轮,发往中国最大的野味消费市场——广州。

黑幕下的神秘交易

当各种野生动物运输汇聚到广州后,便开始了非法贸易产业链的第二步——市场交易。

华南野生动物物种鉴定中心专家胡诗佳,从2006年起便开始关注广东地区野味交易的情况。据他介绍,广东野味市场曾经是明目张胆地交易,近年来,随着政府执法力度的加大,渐渐转入地下,外人难以知晓。

他说,目前广州地区最大的一个交易市场,当属从化太平镇兴富综合批发市场。这个距广州城中心46公里的“农副产品市场”里,卖的基本上是各类禽畜。暗访中发现,不少商家甚至公开叫卖果子狸。一位陈姓老板说现价110元一斤,有现货。

在蛇类片区,众多铁笼和网袋散在一地,里面的活物在不停蠕动。当记者问起是否有卖“地龙”(穿山甲)、“过山峰”(眼镜王蛇)或“饭铲头”(眼镜蛇),一些商家直接回复:“你要几斤的?”

广州市森林公安局的知情人说,凌晨时分到早上六点,是市场最为忙碌的时候,约在凌晨4时左右达到顶峰。来自省外的大卡车运载野生动物而来,而广州及珠三角的面包车、汽车则过来取货。

事实上,广州周边曾有两处大型野生动物交易集散地:一个是白云区增槎路,曾是中国最大的野生动物集散地之一,现已败落,另一个则是佛山市南海区的庆丰食品城。

现在粉墨登场的,是从化兴富农副产品市场。多年来,一个市场被查处,另一个又兴起,如此反复,野味交易“香火”繁盛。

保护区的监守自盗

更加值得警惕的是,在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旁,竟然有野味餐厅。人们现盗现卖。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在广东境内最大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岭国家森林公园周边,有许多餐馆公开宰杀售卖白鹇、赤麂、环颈雉等受保护野生动物。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种群数量不过数千只的黄腹角雉同样在宰杀之列。

而距离这些餐馆数百米之遥,便是当地森林公安机关所在地。

更令人痛心的是:即使野生动物得到救治,它仍可能重回餐桌。

在采访调查过程中,不少食客反映动物救护部门或森林公安监守自盗。有时假借野生动物放生,这边放了,那边就抓起来卖;有的谎称给野生动物治病,背地却拿到餐厅大快朵颐。甚至有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自己抓自己卖。

“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了。”知情人李先生表示,有不少餐馆的野味货源的确来源于一些动物救护中心;而此前有媒体报道,在珠三角某市,森林公安竟把收缴来的熊掌拿到酒楼自己消费。

广东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邹科说,按照规定,救护的动物如符合放生的条件都会放归大自然,如果无力救治但肢体保存情况适宜,则会做成标本,送去动物园、科研机构等,多用于科普宣传;如果救治不了又不适宜做标本,则会送往卫生处理厂进行无公害处理。

在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副馆长、高级工程师王英永看来,自然保护区更多是一个牌子,保护上实则处于不作为的状态。

“拿到这个牌以后,就想着去开发利用,考虑经济利益,把保护的义务放在一边。”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龚世平研究员坦言,不少自然保护区并不欢迎单纯搞保护的专家学者,而旅游开发商、投资商则很受重视,给开发大开绿灯,甚至将保护区的核心也同样让出来开发。

龚世平说,就他科考所见,许多保护区巡逻力度很小,执法上近于空白,更有看见盗猎不执法的现象。

“没有配套措施来保障保护行动的执行。有没有人巡逻,保护得好不好,没有跟踪和监督。保护区管理人员有很大空子可钻。有保护区管理人员曾私下对记者说,经费不够。比如需要100元,但实际经费只有50。”

野生动物的保护效果无法像树林那样可以一目了然的地展现出来。“动物需要专业的监测才能掌握。这也留下了敷衍塞责的空间。”龚世平说。

湖北省森林公安局吴鹏则曾在《森林公安》杂志撰文指出,我国对于非法狩猎罪是存在立法缺陷的。大多数违法狩猎者没有狩猎证,并且不按狩猎规定狩猎,而这些都不在法律规定之列,给用法执法留下了漏洞。


原文刊于2012年11月《中国科学探险》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实施野生动物保护措施

应该立即建立并实施新野生动物保护政策,以拯救这些濒临灭绝的物种。

Policy implemented

A new policy to protect these wild animals should be implemented as soon as possible in order to prevent these species from vanish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罪孽

希望更多人尽量素食!

Sin

How I wish more people would try to be vegetaria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社会监管

当务之急是对各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部门(包括自然保护区,森林警察,工商部门和司法部门)进行社会监管。然而目前除了相关领域科学家,自然保护区是不外开放的,而科学家们又因为害怕失去他们研究的特权而不敢暴露保护区存在的问题。

Civil society monitoring

What is needed is civil society monitoring of the work of the wildlife protection authorities in all sectors - the nature reserves, the forest police, the market police, the courts. But the nature reserves are being closed off to all but insider scientists, who dare not blow the whistle on what is going on, or else they will loose their research privileg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停止象牙和犀牛角进口贸易

中国,请停止象牙和犀牛角进口贸易!

stop import of ivory and rhino horns!

please china stp import of ivory and rhino horn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变态的当代中国文化

文化和传统应该在科学进步的同时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但当代中国文化却是反着来的,把古代的精华抛在一边,把糟粕拿出来当宝贝,什么不靠谱信什么,不得不说是人类进步史的黑色篇章!!!

The Sick Contemporary Chinese Culture

With scientific development, we should keep the best parts of traditions and culture and discard the rest. However, in China things are reversed. Contemporary culture abandons the best traditions and treasures the dregs and makes people believe unreliable things. It is an inglorious chapter in the history of human progres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Please China

Only your people have the power to educate your own people and protect all these endangered species. After watching countless elephants and rhinos die for useless junk, and bad Medicen is rediculous and selfish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and its future generations. This must stop now before its all to late. Please, please, pleas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Fr. Jim Thomas

It is good that organisations such as Eco Monitors and Asian Illicit Trade Monitors are doing good work on the ground in China to expose this terrible trade. I hope that more efforts and co operation with the Chinese Forestry Police, such as the fairly recent crackdown on sales of endangered turtles in restaurants, including arrests of the culprits in Beihai, can be built on and expanded in the new year of the monke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Sick

Their ignorance is killing our natural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