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迁徙候鸟被杀 鸟肉消费者是罪魁祸首

候鸟栖息地大片消亡,迁徙的鸟类又被成批猎杀,人类成为这些鸟儿的生存天敌。谁是凶手?冯永锋认为,捕鸟者是凶手,但其背后的鸟肉消费者,更应为此负责。

Article image

天津北大港湿地,志愿者正救护中毒鸟类。栖息地数量下降和经济利益驱动是候鸟在迁徙途中被猎杀的罪魁祸首。王建民摄。

2012年11月11日,在省级自然保护区天津北大港湿地,一些拍鸟、观鸟的民间爱好者发现,有一大批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集体中毒,至少有22只被毒杀。另外,还有100多只绿头鸭、绿翅鸭、斑嘴鸭、苍鹭等其他水鸟死亡。经调查,这些鸟类死于人为投毒。天津市公安部门为此悬赏5万元,征集毒杀鸟类的线索。

在民间纷纷展开“让候鸟飞”的护鸟行动同时,人们不禁发出疑问,为何会有那么多的鸟类遭受屠戮? 谁是凶手?

迁徙途中猎杀不断

在全球将近一万种鸟类中,有很大一部分每年春秋进行大迁徙。中国位于北半球,鸟类迁徙路线一般是春天向北飞,秋天向南飞。

“飞得过这个山头,飞不过那个山头。”这是湖南鸟类保护志愿者李锋对鸟类迁徙中遭受杀戮的形容。从2012年9月份起,他和另外两名志愿者一起到湖南杜东县的“千年鸟道”,进行了持续暗访。所谓的千年鸟道,就是鸟类迁徙过程中的一些必由之路,往往是两三座山的垭口。暗访发现,每年秋分之后,当地著名的鸟类迁徙要道上,每晚都有打鸟的人,打开强光,等候过路的鸟类落网中枪。

江西吉安遂川县的营盘圩,与湖南杜东县“共享”这条千年鸟道的关键山口。当地人以打鸟为荣,甚至当地婴儿出生后,脱离母乳吃的第一口食物,也必须是“炖鸟汤”。打鸟杀鸟,成了这里居民引为自豪的“传统文化”,外出打工的人,甚至要专门在9月份请假,回乡打鸟。

四川、云南、贵州、广西等地的“千年鸟道”,也是如此。北京西南郊的十渡,连绵群山的垭口也是一些鸟类尤其是猛禽迁徙的必由之路,猎杀者在此地张网捕鸟。民间野生动物保护团体“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年年都要在猛禽迁徙的高峰时节,到关键节点巡护。

最近,河北唐山乐亭的一个盐场,又传出东方白鹳等水鸟被毒杀的消息,这个地方2004年就发生了一起14只东方白鹳中毒的事件。而山东一名环保志愿者发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鸨,在经过山东与河南交界的一些地方时,也遭遇了被猎杀的命运。

江西的鄱阳湖湿地,是白鹤、小天鹅等重要鸟类的越冬地,当地的林业部门最为头疼的是,湖区内几乎处处都可见到竖立的“天网”,往往是查处一次,收敛一些,但短期内马上又死灰复燃。

有买卖才有杀戮

“为什么会有人捕鸟?因为有人吃鸟。”中国鸟类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说。

马鸣算了一笔账,一只在乌鲁木齐被杀的野鸭售价是30元左右,空运至长沙或广州,价钱飙升到300元,而上了餐桌后,价格又会再翻几番。在广州市场,大雁和天鹅能卖到上千元。

马鸣所领导的项目组研究了国内除西藏外所有省区的情况,认为偷猎最活跃的地区是辽宁、新疆、河南、山东、湖北、湖南和江西。北方的野鸟多被运到南方的广州、深圳、宁波、长沙等地被各类饭店“消费”。野鸟通常被伪装成家禽空运,一批数量为600—800只。猎杀者还会“流窜作案”,候鸟飞到哪里,就追杀到哪里。

今年10月份破获的湖南“千年鸟道”非法狩猎案中,查获了野鸟8箱,共计618只。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说,乱捕滥猎候鸟等野生动物常与非法饮食经营活动有关。近期的几起案件,野生动物几乎都是流向饭店。在部分地区,乱捕滥猎、滥食野生动物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几乎公开的群体性行为,且愈演愈烈。

保护鸟儿从保护栖息地开始

与毒杀候鸟的行为相比,候鸟栖息地的消失是鸟类面临的更大威胁。

国家鹤类基金会专家苏立英指出,按照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今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对东亚和东南亚潮间带栖息地状况作了分析。报告显示,这条迁飞路线上水鸟物种总数是155种,至少33种是全球受威胁的或近危的物种。报告评估了路线上388块有水鸟的海岸地块。在这些地方观察到的水鸟数量,每年下降5%—9%,是“地球上任何一个生态系统所罕见的”。下降最快的是目前已经极度濒危的勺嘴鹬,以年均26%的速度消失。据预测,它将在10年内灭绝。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认为,整个迁飞路线的海滩及邻近地区都存在捡蛋、毒杀等人类行为。过去50年,中国海岸湿地消失了51%,日本消失了40%,韩国消失了60%,新加坡消失了70%以上。

山东黄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两年大力发展化工行业和“生态旅游”,为此,对自然保护区进行了多次调整。而温州市正大力围垦滩涂,填湿地造平地。鸟类保护志愿者发现,过去可以见到黑嘴鸥、卷羽鹈鹕的地方,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了。

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解焱认为,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和法规的滞后,是导致大量的野生动物得不到有效保护的重要原因。一些新的保护手段,比如建设保护小区、鼓励建设民间自然保护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加强与当地人协同保护等手法,都值得借鉴。

中国动物学会鸟类学分会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认为,中国各地数量众多的民间观鸟团体,正在成为鸟类保护的重要力量,各地的林业部门、环保部门,应当加强与这些民间保护团体的合作。

而“让候鸟飞”公益活动的主发起人之一邓飞认为,强化执法,对捕鸟、杀鸟、卖鸟、吃鸟的人都予以严惩,也是非常重要的手段。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Mr.

So what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oing about this practice of bird hunting of very rare and endangered bird species? If they were serious about the conservation of the rare natural and national treasures of China the government could easily and surely have it properly policed and stopp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