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石油价格为何震荡

十年来,炒家操纵能源市场,迫使石油价格和补贴金额飙升。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luisvilla

化石燃料是地球上获得补贴最多的商品。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去年发布的数据,为了降低石油,天然气和煤的价格,仅在2010年,政府就通过减免税收、馈赠、价格管制和其他方法,支出高达4,090亿美元的补贴,是分配给可再生能源的660亿美元补贴的6倍多。

在这个本该是世界与高碳能源断奶的年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主要应归咎于投机商,他们的市场投机行为在过去的十年内使得石油价格震荡和飙升。而解决方案也有:控制住炒作行为,伸手要钱的需求就几乎消失了。

为什么化石燃料需要补贴?

化石燃料补贴的主要理由是:能源是每个家庭的必需品,政府需要让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在新兴经济体国家,将近三分之二的化石燃料补贴用于减少穷人和中产阶级的能源成本。在中国和印度,由于分发系统有漏洞,中产阶级也会得到补贴。在石油生产国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这些措施还包括向本国民众发放补贴,补贴额度之大使得化石燃料的价格比水价还低。化石燃料在这些国家的高消费造成大量浪费。

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化石燃料补贴对非常贫穷的人的援助有不良记录:国际能源署(IEA)估计,2010年的援助中只有8%惠及到每个国家最贫穷人口中的20%。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的凯伦·郎说,许多补贴往往是有害的,因为它们会导致经济扭曲,形成既得利益,且极易被滥用。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是一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非营利性组织,研究全球的补贴模式。

除了2,800亿美元中的大部分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用于减轻穷人的能源费用负担外,2010年度金额巨大的全球性补贴法案还包括: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达)国家和欧佩克OPEC(产油)国家直接提供给石油巨头用于提高产量的1,250亿美元。



油价稳定期

在过去的十年中,各国政府根据原油价格上涨幅度和市场波动情况加大了对化石燃料行业的支持力度。早在1970年,原油价格为每桶3.5美元左右,接近生产成本。1973年爆发的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联盟之间的赎罪日(Yom Kippur)战争、随之而来的对西方国家的石油禁运以及伊拉克和伊朗之间的冲突,推动石油价格上涨,到1981年达到每桶30美元。但后来,由于西方经济体建造了足够的石油储备能力,以便抵消中东的供应的频繁减少,致使原油价格稳步下跌了近二十年。

即使是20世纪90年代经历了大量炼油厂燃烧和油田爆炸的科威特 - 伊拉克海湾战争,也未能引发燃料价格的飙升。然而石油消费量自1990至1997年却开始攀升,达到每天620万桶。尽管出现战争和飓风,暴风雪和炼油厂故障,能源价格依然稳定。



安然时期

接下来,安然登场。这家有政治背景的美国公司将单枪匹马地改变能源供应的游戏规则。1996年,在安然的努力游说下,加州放宽了能源交易法对交易的管制,允许期货市场的交易不受限制。变化后的监管政策允许能源交易商享有闭门经营、私人交易和能源交易免除监管的特权,这些关键理念支持着其在线电子商务平台“安然在线”(EnronOnline)。

这引发了一连串高水平的需求操纵,最终导致2001年加利福尼亚能源危机。那一年,尽管加州的发电能力为45千兆瓦而消费量只有28千兆瓦,电力价格仍然上涨了20倍,并造成大面积停电。能源交易商将电厂脱线维护的时间提前到电力需求高峰到来之前,人为造成缺电,致使加州能源现货市场的价格暴涨。

操纵市场的策略已经成了常规,交易者甚至还为其定名,如肥仔,死星和乒乓等。“兆瓦洗钱”的流行作法是低价买入电力,转手交给加州以外的中介,然后在电价高的州再次售出,如同买空卖空的虚假交易——不断地买入和卖出某一特定商品,恶意抬高交易量并提高价格。安然丑闻爆发后,监管机构展开在美国的调查。察觉获利地点的能源交易商已经将基地转移到伦敦。

以安然模式建立的洲际交易所ICE

西电集团的杰弗瑞•斯普雷彻是最早转移到伦敦的能源交易商之一。他于1997年购买了亚特兰大的洲际能源交易所(ICE)。据报道,斯普雷彻将他的在线能源交易平台的商业计划书介绍给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当时的大宗商品业务全球负责人—— 约翰•夏皮罗和加里•科恩以及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公司,所有这些人都同意以这样的的启动方式来做业务,以换取股权。其他欧洲银行和石油交易巨头,如德意志银行,兴业银行和道达尔,后来也被拉拢来加入并成全这个“卡特尔”。

自那以后,夏皮罗从摩根士丹利商品贸易负责人的位置退下来。他告诉“商业周刊:“在那个时候,华尔街的公司和能源公司正在寻找一个能够与放松管制的‘安然在线’竞争的人。杰夫非常精明地意识到,他不得不出让很多股权。”在斯普雷彻的摆脱管制的洲际交易所,这些大石油公司和大银行组成的利益共享体闭门制定出自己的法律,并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贸易联盟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安然公司倒闭后不久,当斯普雷彻收购了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并开始在洲际交易所(ICE)做原油期货交易的时候,洲际交易所能源交易量呈现井喷式增长。他们最初交易的布伦特原油(北海石油),仅占全球储存量的15%,但洲际交易所交易联盟却可以完全控制全球储存的实物供应量和价格。采用类似加利福尼亚州的做法人为制造短缺和成员之间的往返交易,这个交易联盟造成价格猛涨,并在未来十年制造了前所未有的波动。

英国法律助推建立大石油卡特尔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对2008年投机性的石油泡沫进行调查后出品了系列电影。从美国石油市场商人协会的总裁丹·吉利根到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他们所采访的每个人都将问题的根源指向商品期货市场中存在的大量投机行为。参议员卡尔·莱文和迪安·范士丹一直在努力应对这个问题,他们尝试堵塞被称为“伦敦漏洞”的监管空白。“伦敦漏洞”为洲际交易所的投机性交易提供机会,使其摆脱监管。但到目前为止,有华尔街银行、石油巨头和英国法律撑腰,洲际交易所已经设法逃过了严格且详细的审查。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报告显示,控制了从输油管到炼油厂整个供应链的卡特尔成员为了提高价格采取了限制实物供应量的措施。当高盛和其他卡特尔成员拥有的数千公里输油管按计划进行检修停机和供应短缺而造成石油恐慌和油价高企时,摩根士丹利就可以从其45万家下属分公司巨大的油罐区或油库进行石油交易,成为最大的石油交易商之一。这是导致加州能源危机计划的翻版,只不过执行中更有欺骗性,涉及面更广,而且拿不到商品交易所的交易数据,无法审查。

摆脱监管的洲际交易所高盈利的交易很快就吸引了瑞士的大型商品交易商,如嘉能可(Glencore),维多(Vitol)和托克(Trafigura)。他们控制着非洲的实物供应和迪拜原油中的大部分。不久,油价波动就脱离了真实的供应和需求,而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现象。



有报道说,2008年石油价格飙升至每桶145美元是在石油消费量下降、供应量上升的情况下出现的。全球银行从养老基金中拿出数千亿美元进行石油投机,真正的消费者和零售商就像一只跳蚤趴在大象的背上一样无足轻重。

石油峰值神话

今天的石油供应“达到峰值”的说法已经不复存在。这要归功于水平钻井等可以从新井和老井中增加供应量的新技术。但是,这并没有如人们期望的那样使油价稳定下来。作为替代能源且更加便宜的页岩气的登场也没有影响到美国以外的价格。

相反,大石油公司和大银行操纵供应链使原油价格维持在每桶100美元以上达数月之久,为既贵含碳又高的油,例如用“加拿大石油砂”生产的石油进入市场大开方便之门。虽然沙特阿拉伯的石油钻探费每桶只需不到10美元,用“加拿大石油砂”生产石油的成本却高达每桶60美元。如果原油价格没有被推到如此之高,这种高碳型石油供应根本就维持不下去。

去年,当油价飙升至每桶120美元以上时,实际石油消费量下降了5%以上,新的供应量增长了8%。尽管需求下降,由阿拉伯地区动荡、供应链操纵和为振兴银行而实施的流动性转移而引发的恐慌,还是使石油价格走高。鉴于目前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形势和叙利亚危机尚未解决,如果美国总统大选后冲突升级,预计在明年年初的原油价格还会出现更多波动。

据“福布斯”今年2月报道
,原油的投机活动可能已经使每桶价格升高了 23.39美元,几乎是目前价格的四分之一。如果这类投机活动被遏制,对化石燃料的补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艰巨的任务是控制期货市场数十亿美元的高速交易,其中的95%虽然与实物交易不相干,但却影响石油价格。这是对经简单指派进入监管机构且行为能力不强的监管人员的嘲弄。

那么,可以做些什么?欧盟委员会建议引人金融交易税,对每一笔货币交易都要征税。这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这类问题的发生,却遭到伦敦的强烈反对。原因在于,尽管税收链接系统也会自动协助追查任何这类往返交易的源头,但置身于多笔交易轮转中却每笔都要缴纳税款是行不通的。

在此期间,美国和中国发明的办法却使他们以比世界其他地区更便宜的价格购买原油。这些办法在本质上是没有监管的,而是以市场为基础的技术,用于对市场波动进行风险管理。世界各地能不能也仿效他们的作法限制投机呢?


翻译:艾庆伶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