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伦敦铁路工程对英国湿地的贡献

当中国沿海地区湿地面积日益缩小之时,英国正试图恢复古代盐沼。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Changhua Coast Conservation Action

杰夫·基尤手里握着一大把泥土:准确地说是七百万立方米泥土。

作为欧洲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基金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RSPB)的业务经理,基尤正领导着一个旨在恢复英国沿海地区脆弱生态环境中古代湿地的项目。这个项目耗资5000万英镑、预计十年完成 。他的团队计划通过拆除海堤、垫高地面的方式将一片用作复垦耕地的小岛归还给大海,按他们自己的说法,就是在盐沼、泻湖和防波堤中建起一片鸟类的天堂。

这可不是一般的湿地恢复项目。实现目标所需要的泥土大部分将来自伦敦地下;总长21公里、预计将于2017年建成的伦敦横贯铁路(Crossrail)目前正在施工,而开掘隧道挖出的废土就将用于湿地恢复项目。还需要更多泥土的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又盯上了被称为“超级下水道”、目前仍在规划中的泰晤士河潮汐项目。他们目前正在与有关方面联系,希望能该项目施工挖出的废土也能交给他们。

基尤和他的团队相信,这些基建项目掘出的废土可以在沃勒西岛变废为宝。沃勒西岛是位于英格兰东部克劳奇河与罗奇河交界河口处的一片复耕农田。据称岛上自公元十三世纪或十四世纪就开始筑堤,但水位如今以每年六毫米的速度上涨,小岛面临严重的威胁。皇家鸟类保护协会表示,将这片670公顷的土地变成湿地可以保护海岸不受海平面上升的危害,并为鸟类和鱼类营造一片新的栖息地。基尤说双方都很开心:横贯铁路找到了处理废土的地方,皇家鸟类保护协会也获得了营造自然保护区所需的原材料和资金支持。

大型公共基建项目与环保NGO联手或许是一种创举,但沃勒西岛所面临的问题绝非特例。全世界的海岸低地都面临着海平面上涨的威胁,而要建造足以抵御灾难的海防工事似乎越来越成了一种价格高昂的挑战。与此同时,开垦荒地仍在侵蚀对野生物种保护和洪水防治至关重要的湿地。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统计,仅仅在中国,过去四十年的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就已经造成半数沿海湿地流失。

当世界各国想尽办法要解决气候变化和物种灭绝的双重问题时,沃勒西岛的项目能否给我们提供一种新的模式?


                                图片来源:RSPB

退耕还海

基尤当然希望如此,他说:“我认为世界其他地区的问题也是一样的——大约在16世纪到19世纪之间开垦了大量沿海湿地,之后海平面不断上升,但地面的高度仍保持在开垦前水平。很多这样的地方根本没办法抵御海水的入侵,要退耕淮海就得把陆地填高一些。在我看来,沃勒西岛项目的很多经验都可以移植到其他地方。”

他向我们解释说,沃勒西项目并非单纯地拆掉海防堤。“如果任由海水从海防堤的口子灌进来,那就意味着每个潮头都会灌进1100万立方米的海水。那将加快河口主河道内的水流速度,造成水土流失,扰乱通航和贝类捕捞等活动,并将损害其他海防工事。”

垫高地表还有其他好处。皇家鸟类保护协会希望新的沼地和泻湖可以为那些早已离开英国的鸟类提供一片乐土。“在这里我们将可以看到更多品种的鸟类,特别是像黑雁这样的越冬鸟以及滨鹬、红脚鹬和Great Plover(一种鸻)这样的涉禽。我们也希望把环颈鸻这样已经至少五十年没有在英国繁衍的鸟种吸引回来,”基尤说。

他补充道,这个项目还将用于气候变化教育,以及在本地社区和海岸生态圈之间“重新建立联系”。这一地区的土地多为私人或国防部所有,公众此前基本无法进入。基尤说,通过在沼地内筑堤的方式有助于“把公众请回海边”。

令项目经理庆幸的是,沃勒西项目所使用的废土不需经过任何特殊处理:“这些材料本来就来自大海——都是数十万年前大海留下的海相粘土、沙和碎石,”基尤说。“我们只是把它们带到地表,然后重新放回一个海洋环境中。因此根本不需要任何特殊处理。”基尤又告诉我们,项目完成后基本不需要任何后续工作,因为“大海都会替我们做”,新的沉积物会随着时间不断累积。

生物多样性补偿:一个新方案?

尽管如此,这个项目并非没有任何挑战。所需泥土需先用两千吨货船自伦敦沿河向北运到沃勒西,再卸到一个专门的码头,用传送带运到施工地点。系统的建立、获得土地以及雇佣技术人员都是要花钱的——基尤说,算上船运和堆填废土,项目总价超过5000亿英镑。

经济这么不景气的时候要花这么多钱,难怪一个非政府组织想要跟一个耗资数十亿英镑的开发项目联手。无论如何都要为处理废土花钱的横贯铁路项目同意负责将废土运到沃勒西,这已经为皇家鸟类保护协会节省了一大笔开支。基尤说:“我们希望沃勒西计划可以证明,只要肯于携手合作,多谋出路,就一定可以找到能对双方都有益的解决方案。我觉得,一堆监管规定加一系列商业风险,这样的逆境反而可以催生出创新的解决方案。”

生物多样性补偿便是其中一例。所谓“生物多样性补偿”指的是一地因开发或气候变化造成的栖息地破坏可以通过在其他地区创造新的自然栖息地而得到补偿。作为沃勒西项目参与方之一的英国环境部将划出一片155公顷泥滩和盐沼,用于补偿埃塞克斯沿海地区与气候变化有关的生态损失。虽然“横贯铁路”的行为并未出自相关规定的要求,但其本质上也应算作是一种自发的生物多样性补偿。这对于横贯铁路来说显然好处多多:既找到了一个快速处理废土的渠道,保证了隧道钻通施工的正常进行,又符合了“建筑垃圾除非别无他法否则不可填埋处理”的相关规定。

生物多样性补偿的概念由来已久,但如今正很快地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英国政府的数据显示,超过三十个国家制定了明确的规定,要求开发商以某种形式补偿其对生物多样性的破坏。比如,美国有所谓的(生态)“补偿银行”,开发商可以购买恢复和保护湿地的“存款点”数( Credit,1英亩为1个“存款点”——译者注),以抵消他们对附近生态系统的破坏。而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原生植被管理体系规定,只有那些保证原生植被总量增加的项目才能获批。英国政府效仿上述成功案例,并于今年在全国六个地区推出了将生物多样性补偿列入规划考虑因素的试点项目。

但基尤强调,执行“生物多样性补偿”方案应谨慎:“这个概念只有在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无法避免时才是一个好主意。重点还是应该放在保护并维持现有自然栖息地上,因为要营造出一片同等质量的替代栖息地是很困难的,谁也说不准新栖息地到底是否能起到补偿的作用。你不能说:‘噢,没关系,反正很容易弥补的。’因为实际上没那么简单。”

此外,正如荷兰近期的经验证明,“生物多样性补偿”往往还会遇到社会方面的挑战。在与欧盟委员会斗争了两年之后,荷兰政府今年四月终于同意将泽兰省的300公顷复垦耕地恢复成沼泽,以补偿开挖一条通往安特卫普的重要河道过程中造成的环境损失。这一决定令当地农民大失所望。省长卡拉·普埃斯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当地居民很可能会继续抵制这一规划:“泽兰省人民反对水淹复耕地。那简直就是在他们心头割肉。”



译者:李杨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