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邂逅非洲

中国的不断介入为非洲国家带去了投资和发展机遇。但本•席勒说,由于缺乏应有的企业责任,中国的大规模涉足将危机非洲大陆的环境和发展。
Article image

中国与南部非洲国家安哥拉友好关系历史悠久,在冷战时期,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相投契。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以及北京鼓励国内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自然资源,中国和安哥拉双边关系在近些年里进一步走近。安哥拉在中国的战略地图上是一个亮点,如今又处于中国战略计划的中心地位。安哥拉是一个需要通过军事支持、援助和低息贷款得到满足的国家。

今年早些时候,非洲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安哥拉超过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尼日利亚,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地。5月,中国三大石油公司之一的中国石化总公司在已有的特许开采权之外,又和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了价值22亿美元的合同,开发两个储量估计在45亿桶的新油田。到2008年,安哥拉每天将向中国提供200万桶原油。而且根据各种流传的说法,计划还不止这些。

伴随着在石油方面的投资,中国还提供了一系列低息贷款,向安哥拉的电信部门、铁路及军事通信网络方面承诺投资。中国公司还在包括公路、桥梁、学校、商业中心、办公楼和低价房屋等多个基础设施项目上表现活跃。最令人关注的是,中国公司还大力参与在罗安达南部建设一个新城,安政府希望这个新城能为400万人提供住宅,减轻首都的过度拥挤。

中国的慷慨将使安哥拉的战后重建受益,但这种慷慨并不是没有招致批评。2004年与中国的出口信贷机构签署的一个价值2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尤其具有争议性。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其他人士抱怨说,中国曾经帮助安哥拉违背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间的一个一般认定的协议,该协议的条件是惩治腐败,并在国家石油收入方面增加透明度。

类似“全球见证”这样的英国非政府组织强烈指责中国在类似融资谈判中避开管理,西方石油公司则说中国公司严重阻碍了推行类似于采掘业透明倡议这样的反贪污计划。安哥拉曾经在该倡议书上签字,但没有执行。与此同时,开发专家质疑中国的金钱除了帮助建造医院外,是否会让安哥拉开启一条通往自给自足的道路。他们说,中国在非洲相当一部分投资的特点是使用中国劳力,而不是当地工人。

中国并非仅仅在安哥拉涉足。在过去几年里,北京向许多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国家提供了软性贷款,作为实现能源安全供应,以及开掘中国公司在海外利益的努力的一部分。中国能源界的三巨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化总公司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已经购买了数十个石油和天然气田。就像在安哥拉一样,中国建筑公司正忙于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建设基础设施。观察家说,至少在短期内,中国的目标不一定是收益,而是在发展中国家加深影响,削弱西方政府和公司的影响。

非政府组织、国际财团和西方公司争取在贫穷国家增加透明度、改进人权并开发“生产力”,而中国这种摒弃外国“干涉”任何内政的开发模式使他们越来越担心。尽管在国内提升了在反腐、工人安全和环保方面的企业责任标准,北京还是不允许在其“走向世界”的政策中出现任何阻碍,对其海外公司的行为视而不见,这点令人担心。反过来,有些人会担心这对与中国公司竞争的西方公司意味着什么。在低息贷款、外交压力和军事援助的支持下,中国公司会不会对所有来者降低门槛。

在另一方面,许多非洲领导人指出,中国非但没有损害发展过程,还给非洲带来了机遇。他们认为,恰恰是法国、葡萄牙和英国这样的西方势力才导致了非洲大陆的极度贫穷。相反,中国通过少注重管理,多关注做实事的方式,比起没完没了的外来干涉,有更大的成功可能。

中国和企业责任

然而,中国公司在非洲的行为还是让人吃惊。专家们说,与西方公司相比,中国的跨国公司只是刚刚开始懂得企业责任。一些人相信,与类似于世界银行这样的机构更多的接触,对西方资本(包括股市备案)的需求以及企业责任的信誉利益,将会鼓励中国公司在这方面做得更加严肃,至少在国内会是这样。围绕中国公司在海外的行为引起的担忧更多。在透明度方面,中国还没有签署类似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反贿赂大会提出的反贿赂公约,也没有签署采掘业透明倡议。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彼得·鲁克说:“当中国公司向其它国家扩大投资的时候,需要有一个更好的国际标准”。

中国企业责任标准的弱点在发展中国家里体现得最明显,中国在这些国家里集中了大部分的投资,而且常常与石油有关。最糟糕的是与苏丹政权的关系,中国对美国的制裁、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屠杀、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全面撤资运动置之不理。缅甸和津巴布韦也从大量中国贷款中得到了好处。

非政府组织和其他观察员对中国造成的不良国际环境影响也表示严重关切。“国际河网”和“地球之友”去年的一份报告批评了中国出口信贷机构中国进出口银行,称该银行为缅甸耶育瓦大坝、苏丹麦洛维大坝和老挝南芒3大坝项目提供了资金。报告说,中国进出口银行没有签署包括韩国和土耳其在内的许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采纳的环境准则。这些通常被称为“普通方式”的准则强迫出口信贷机构将项目进行环境方面的报审,并报告给东道国和国际标准机构。2004年晚些时候,中国进出口银行采纳了自己的一套环境准则,但是非政府组织指出,公众和代表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商业银行无法接触到这些准则。报告说,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在缅甸和苏丹这样拥有糟糕人权纪录的国家提供贷款,在人权方面没有清晰的政策。与此同时,中国在非洲进行的采矿行动也让许多人关注起环境影响问题。这些采矿行动包括在赞比亚和刚果的铜矿,以及在莫桑比克、肯尼亚、坦桑尼业和马达加斯加生态敏感地区的钛沙矿项目。在南非的中国采矿者同样也遭到批评。

此外,中国还是从缅甸、印度尼西亚、喀麦隆、刚果和赤道几内亚森林非法进口木材的主要国家。去年,“全球见证”说,中国每年进口价值3.5亿美元的木材,其中大部分是非法进口的。根据国际森林研究中心今年发表的一份报告,这些木材有70%最后以家具、胶合板和其它加工产品的形式再次出口。

伊丽莎白·伊科娜米是位于华盛顿的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所主任,同时也是《变黑的河流:环境对中国前途的挑战》一书的作者。她说,了解中国对全球环境的影响有两条途径,其一是她称作的中国快速经济增长的“非意图性后果”:这方面的影响有臭氧层损耗、气候变化以及对太平洋的污染。

她说,第二个现象则更近,关系到中国在海外的跨国公司。她说:“如果你认同中国公司在国内实行的劳工、安全标准和环境标准是世界上一些最糟糕的标准,那么你就几乎不会指望它们在国外能做得好多少”。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公司和政府正开始更加严肃地关注企业责任。例如,在“全球见证”发表有关缅甸伐木的报告后,云南省政府就关闭了从缅甸非法进口木材的边境。在秘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子公司SAPET也因破坏亚马逊地区原著民生存地而受到指责,但这家公司最近要求政府从他们的石油开采特许田中去除一片受影响的地区。这样的例子可能是初步表明,中国公司明白要进行长期作业的话,就需要作出调整,来关注当地民众。

伊科娜米说,一些政府机构正开始意识到潜在的困难。她说:“我认为,在外交部里,对如何跟踪中国在海外的发展有了一些关切。我认为,关于中国公司的企业责任概念才刚刚开始确立。这需要一些时间,因为这些公司在国内并没有感受到此类关切”。


本•席勒是一名驻在伦敦的自由撰稿记者。他专长于 美国政治、东欧问题以及公司责任等文章的撰写。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争鸣与探讨

我认为企业责任问题是一个客观的问题,本文观点也比较客观。但是,中国的企业现在正处于一个发展的过程中,只有发展了,有了生存与发展的空间,才能切实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如果中国的企业完全执行发达国家的标准,一个个全破产倒闭了,还谈什么责任。发达国家如果真的担心能源问题、生态问题,那么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多帮助发展中国家。让他们也能够有一个好的发展平台,这样可能许多问题就能形成共识,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和制裁主,因为那样只会形成恶性循环。
山娃

Argument and discussion

I think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should be treated objectively, and the above article is relatively objective. However, Chinese corporations are in th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Only if they are developed and capable of surviving and growing further will they really be able to shoulder their responsibilities. If forced to adopt the standards of developed countries, they will have to go bankrupt and close down one by one, and there will be even less chance to talk about their responsibilities. If their concerns over energy and ecology are real, developed countries should help the developing world by financial support, technological advice and human capital building, to help them set up a better platform for future development. That will probably contribute to consensus building in many areas. Don't merely complain, which can only lead to a vicious cycle.

Shanw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未看先论

说实话,我只看了一眼摘要,第一映象就是想反驳:那你们发达国家即使在现在还仍然生态殖民呢~~把污染企业全部转嫁给发展中国家,我们中国也是一个大的受害者呢~~

Argue without reading

Honestly I've only read the abstract, but I immediately feel an urge to argue: You developed countries, even now, you are still the ecological colonizers~~ transferring polution intensive factories to the developing world. Our China is also a victi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同意楼上观点

有是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例子。西方国家把污染严重的企业都转移到中国去生产,然后又指责中国的发展加重了世界污染...中国刚刚要去非洲投资,西方国家又眼红了,跳出来威胁中国要将污染扩大到非洲。不知道他们自己都在非洲作了什么呢???

Agree with the above

This is another example of the Chinese proverb "While the magistrates were free to burn down houses, the common people were forbidden to light lamps." Having shifted the production of their pollution intensive industries to China, western countries now starting to blame us for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of the world...China is about to invest in Africa, and the western countries get green-eyed again. They jump up and threat that China is going to expend its pollution into Africa. What have they done in Africa themselv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与中国的观点有同感

对中国所述的观点: “你们, 西方富裕的国家, 致富了但把环境给糟蹋了。如今,却要我们共同承担责任? 付出代价吗? ” 我有同感。我希望我们能够朝着京都协议后所说的: “每一个人, 不管是什么地位, 每年只允许某公吨的碳排放量。” 这些碳排放额是由个人所属。对于最终的排放程度, 是可以售买的。由此以来,美国和英国的人口, 如果要保持他们的碳用量, 就必须向一些准备减排的人士购买排放额。

sympathy with view from china

I sympathise with the view from China that says: "you, the rich west, got rich and messed up the environment. now you want us to share in the burden of cleaning it up? and get us to pay for it?"

I hope we move to a post Kyoto agreement that says: "each person, wherever they are from, is allowed x tonnes of carbon per year". The carbon allowance is per person, and owned by each individual. the carbon content of final consumption is paid for in this allowance - which can be traded. That way, the US and UK population, if they want to maintain their consumption levels, will have to buy carbon from _individuals_ who are prepared to do with les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西方在非洲的足迹

西方没有给非洲带来真正的民主和繁荣.还用殖民地的眼光在看着非洲

Food print of the West in Africa

The West does not bring the actual democracy and prosperity to Africa. And they still look Africa as their colon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反思

我们不应该走西方国家治理环境的老路,但是我们自己确实不应该以西方曾经犯下的错误来使自己推托,虽然目前我们在非洲只是以能源优先的思路,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眼光不应该只是至于破坏不发达国家的环境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是这样的,其实不光光是企业的责任。在其背后有着深刻的国家主义的行为。

申绿

Reflection

We should not follow the old path western countries have been taken to regulate the environment, but we indeed should not neglect our responsibility and do not take action just because the West had made similar mistakes before. At present, despite we only adopt the strategy of "energy priority" in Africa, but China, as a great nation with responsibility, should not fulfill its development targets by destroying the environment in undeveloped countries. If so, this is not only
an issue of CSR but also a nationalism behavi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