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意大利:癌症小镇的挣扎

意大利里瓦钢铁公司的所有者已经被软禁,工厂也已被下令关停。但居然有人为这座造成严重土壤污染和极高癌症发病率的工厂辩护。汤姆·金顿报道。

Article image

中外对话曾在2011年探访了中国的癌症村,请点击阅读《走访中国“癌症村”

弗朗西斯科·马斯特罗辛克就住在意大利以及欧洲最大的钢铁厂旁边,他一边用脚尖戳着路面上厚厚的红黑色粉尘,一边数着死于癌症和呼吸疾病的朋友。

弗兰西斯科是塔兰托坦布里住宅区的一位店主,这里是意大利南部一个天色晦暗、烟尘滚滚的角落。如今,法律已经禁止这里的居民们接触土壤。他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烟囱,说:“这里大约每个月都要死一个人,但人们并没有去想背后的原因。”

里瓦钢铁公司属于意大利的里瓦家族,雇员多达1.2万名,为萎靡不振的地方经济注入了活力。但是,该公司长期以来一直被指控向空气中大量排放矿物、金属和致癌的二恶英的混合物,导致当地人大量死亡。根据2005年的一项研究,这里的二恶英占欧洲总排放量的8.8%。更新一些的政府统计数字表明,这里的癌症死亡率比意大利全国平均值高出15%,肺癌死亡率更高出30%。起诉者说这里的排放在过去13年里已经导致400人死亡。

本月,一名地方法官下令关闭污染最重的炼钢炉,并将里瓦钢铁公司形容为“一场环境灾难”,还将里瓦家族的相关成员软禁,指明其对塔兰托的污染行为“完全知情”。对此,人们毫不感到意外。还有一名该公司的前雇员也遭到调查,原因据说是买通一名政府检查员,让其在一份报告中隐瞒污染情况。

但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就相当出人意料了。工会开始罢工,挥舞旗帜封锁道路,抗议法官的上述裁决。“二恶英的排放水平已经下降了,通过新技术还能进一步降低,根本用不着停产。”UILM工会秘书长洛克·帕罗姆贝拉说。他还说自己已经在里瓦钢铁厂的炼钢炉边干了36年,一点毛病都没有。

然后,政府开始力挺工会。先是环境部长科拉多·科利尼说炼钢炉要花上八个月才能冷却,在此期间里瓦公司的中国竞争对手会占尽上风。匪夷所思的是,接下来意大利卫生部长竟然警告说丢掉工作对健康的害处(更)大。

上周五,科利尼在塔兰托会见了地方领导人,承诺为里瓦公司清理善后提供资金。他还说健康研究并不能显示出已经取得的排放降低成果。“科利尼在这一点上撒了谎,因为地方法官的报告是在今年的研究基础上做出的。我们知道,如今塔兰托妇女母乳中的二恶英含量是允许水平的三倍。”意大利绿党首脑安杰洛·波内利如是说。

塔兰托与周边地区的景色——无论是莱切这样的巴洛克式城镇还是掩映在橄榄树从中的圆顶农舍——截然不同。这里散布着浓烟滚滚的烟囱,老城区里到处是半废弃的小砖房。

由于里瓦钢铁厂周边20公里内禁止放牧,近3000头二恶英超标的牲畜被屠宰,农民们都失业了。而塔兰托闻名于世的贻贝养殖,在贻贝床被从钢铁厂周边移走后也岌岌可危。

“坦布里每一家都有人因为里瓦钢铁厂而致病致死,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忽视这个问题,但如今我一谈到这件事,他们常常就会泪如雨下。这里的人们慢慢觉醒了 。”当地的一位环保活动者罗塞拉·巴勒斯特拉说。

尽管当地的母亲们最初有过怀疑,但巴勒斯特拉在发现理事会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公布禁止接触污染泥土的禁令之后,就开始警告在广场上玩耍的孩子们不要接触花坛。

污染已经成了当地生活的一部分。每天居民们都会清扫阳台上的粉尘:红色矿物粉末是从里瓦公司山一样的矿石碓里刮过来的,黑色的煤灰则是从烟囱里吹来的。这些粉尘往往会堵塞排水渠 。

“地方法官们做了调查,而这本来是政客们应该做的事。但如今政客们反而攻击地方法官们越俎代庖。”巴勒斯特拉说。

医生帕特齐奥·马扎指出这些粉尘正在剥夺儿童和老人的生命。他说:“我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疾病是在五年期前收治一位得了咽喉癌的十岁男孩时。现在,减排是没有用的,因为任何一点新排放都会增加污染饱和的土壤和水。所以,必须关掉炼钢炉。”

抗议污染运动的规模越来越大。上周五,在塔兰托进行了一次多达2000人的游行。带头的是42岁的里瓦公司员工卡塔尔多·拉涅里,他本来是支持公司反对法官裁决的,在7月份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参与了堵路。但 “就在那一天,一个男人走到我面前说,‘请放我们过去,我妻子要去做化疗。’这改变了我的生活。”

马扎医生说,在那些游行反对关停工厂的里瓦员工中,肿瘤发病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十倍。“工人们只考虑他们的工作,而不管疾病。”文森佐·皮格纳特里说。这位六十岁的老人在炼钢炉旁干了29年,2002年退休后患上白血病,但他幸运地活了下来。他说:“我们原来100人的小组里已经有四个人死于白血病,我在去医院的时候能看到很多过去的同事,就好像又成了一个工作班组。”

对于地方和国家政府看法,即里瓦公司关闭污染最重的炼钢炉会连累经济,波内利不屑一顾,他说:“有了投资,毕尔巴鄂和匹茨堡都成功转型了,塔兰托为什么不行?”

在坦布里,弗兰西斯科·马斯特罗辛克看着孩子们在一片尘土飞扬的空地上踢着足球,对禁令充满嘲讽。

他说:“红色的矿物粉末在水沟里会闪闪发光,但黑色的煤灰进到嘴里的时候就好像细沙一样。里瓦公司花钱改善了周边社区的设施,比如在墓地里装上喷泉,但他们并没有清理被粉尘慢慢染红染黑的墓碑。”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版权所有©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 2012年

译员:奇芳

图片来源:Gin Fizz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