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失望中的希望

尽管一些人对里约20+峰会感到失望,但欧洲环境署署长杰奎琳•麦克格雷德女士却高度赞扬其在数据共享上取得的突破。她还向伊莎贝尔•希尔顿阐述了南亚的经验教训。

Article image

六月份里约20+峰会的宣言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失望,但欧洲环境署 (EEA)的执行署长杰奎琳·麦克格雷德离开里约的时候却兴高采烈。因为欧洲环境署成功地在会上强调了环境数据共享的重要性,并且推广了其雄心勃勃的信息共享网络——“关注地球”,这个内容被列入了宣言最终文本的第274段。

对于麦克格雷德教授来说,这是走向环境信息开放的关键一步,对实现更好的水治理至关重要。她认为,有了良好治理,即使极端严峻的情况也能应对自如,并且举了新加坡当例子。

她解释道:“新加坡将水置于经济的核心地位,他们树立了‘四个水龙头’理念,即:收集雨水、进口水、再生水和淡化海水。水在新加坡经济中就和金钱一样,他们进行水的收集和再利用,并且为水创造空间,让其被吸收到小型湿地内。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新加坡不再需要进口水。”

麦克格雷德指出,科罗拉多河是另一个善加管理有限资源的光辉典范。尽管墨西哥和美国的利益竞争非常激烈,尽管河畔的很多州和拉斯维加斯等城市都没有自己的水源流域,完全依赖河水,但并不妨碍科罗拉多河的良好管理。她说,科罗拉多河用20年建立起一个精细的治理模式,对水源获取进行管理,并在水位刚刚出现下降的时候就发出预警。

麦克格雷德教授解释说:“这个模式的核心就是信息。在为下游各州供应水源的湖中,有一个非常透明的水位信息交换机制,使人们可以对抽水量作出不同的决定。”

世界某些地方的跨境河流被视为造成紧张形势的根源,但麦克格雷德教授认为这些河流有助于实现良好的治理。她说:“国际水域经常会存在外部压力,促使治理的实现。欧洲的多瑙河莱茵河就是国际水域谈判的典范。这一点又要依赖数据传递和所有当事方的信息获取。”

欧盟的存在,及其各成员国间的常规协议和合作文化,毫无疑问有助于克服数据共享的障碍。但在其他问题合作程度还很低的地区,人们对数据共享依然高度抗拒。

麦克格雷德教授说:“比如在亚洲,国家间和跨境协商还很不完备。唯一的例外是湄公河三角洲,因为过去十年缺乏协商一致的后果已经让相关国家吃尽苦头。”她认为,水问题压力的增加可能有助于达成合作。她说:“气候变化将加速不良水治理的负面效应,这可能会引发一些改进。”

但如果说数据共享对良好治理至关重要的话,如何才能让它在亚洲实现呢?麦克格雷德说,重要的是要确定一个各方信任的独立机构,作为公正的数据保管者。

她说:“谈判中最棘手的一个部分就是确定水量,如流进来多少、留住了多少以及跨境了多少。如果数据是由一个独立机构掌握的话,质疑起来就难得多。”

欧洲环境署在欧洲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如今其作用范围甚至已经超出了欧洲。麦克格雷德说:“我们在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国家也做同样的工作,包括俄罗斯、美国和加拿大。这有助于在空气质量等问题上的讨论。各国看到环境署做法公允,这样那些相互怀疑的国家以及对其他地区怀有疑虑的国家就能够坐下来,分享信息。渐渐地整个世界就会相互敞开胸怀。”

“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才和俄罗斯签订了空气质量实时数据直接交换的最终备忘录,如今,通过‘关注地球’系统,我们的空气质量数据覆盖了从美国西海岸到俄罗斯东海岸的广大区域。”

如今她正在力促水的数据共享。她说:“我们准备从大肠杆菌和硝酸盐含量着手。水的地方性很强,因此你很想看到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下一步将是共同设置一个水数据库,并在网上发布。”

这一雄心勃勃的项目将涵盖河流、静水水体和地下含水层。

“我们正在讨论建立一个与卫星群联网的全球性气象台来进行地面观测,有了里约峰会宣言中的‘关注地球’系统,我们就有了一个焦点,即:各国收集信息,国际网络帮助就需要配置资源的地方达成共识。于是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共同的关注导致共同的行动,这正是良好治理的来源。”麦克格雷德说。

在民族国家还对数据严密保护的南亚,上述欧洲方式行得通吗?麦克格雷德说,在不丹,欧盟正在帮助监控该国政府不损害冰川承诺的落实情况。“他们必须对冰川厚度和河流流量进行准确的测量,以便监测这对全球公共福利的贡献。我们将帮助他们共享这些数据。”在尼泊尔,她则计划利用正在收集碳黑数据的团队来检测水的情况。她还说,就连在印度,关于共享对确保数据准确性的认知也在不断增强。

“印度正在意识到:如果要改善他们自己的数据,就必须在淡水的质量和流量上更加开放和透明。我们期望他们能够建立起自己的数据提供者网络,然后走向共享。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意识到良好的水源分配和治理靠的是信息共享。”

此外,她也赞同如今的技术意味着环境数据保密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们有观测盐度的低轨道卫星,我们可以计算出一条河的流出水量,GRACE卫星可以利用重力场和地球表面扭曲度来推测地下水情况,我们如今能看到的资源比五年前要多得多。欧盟新的‘哨兵’系列卫星将让这一点更加突出。”

从积极的一面来说,“云计算”技术让各国政府受益匪浅。这一技术让数据更易获得,并且避免了为满足不同的需求而提供不同的报告。

麦克格雷德说:“有了‘关注地球’系统,我们必须直面互操作性的挑战。我们还帮助那些无法迅速加入云计算的国家,这样它们就不需要建立自己庞大的计算装置来处理如今庞大的数据集。通过云计算技术,如果他们愿意,就可以混合数据流,并利用欧洲的整个计算力量。这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好处。”



伊莎贝尔·希尔顿,“第三极”( thethirdpole.net)负责人,中外对话主编。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StudentReporte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