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加大抗击气候变化的压力

乔治·蒙比尔特说,人类拥有的是抗击气候变化的手段,但缺少的是政治意愿。卡斯帕·亨德森向这位英国的环保者谈及了他有关低碳未来的激进观点。
Article image

乔治·蒙比尔特(以下简称蒙):你这本书的内容是什么,写作动机是什么?

卡斯帕·亨德森(以下简称亨):去年,我在伦敦的一次政治性会议上说过,为了防止气候变化失去控制,我们必须在富有国家实现80%的温室气体减排。后来我发现其实应该达到90%,但是根据当时的信息得到的结论是80%。当时有个听众问:“那么减排之后英国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英国著名的气候变化活动家梅耶·希尔曼也在场,于是我就让他来回答。希尔曼说道:“会变成一个非常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

我想这个结果也许是注定的,于是开始考察是否有可能在不让英国变成非常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前提下,达到90%的减排。我发现这是可能的:我们可以通过付出一定的经济代价来实现变革,而不会给我们的自由和生活造成大的损失,除了在航空方面。在航空方面实在没有什么好的技术替代,因此我们只有大幅度减少飞行。

蒙:至少从长远出发,许多人都会同意你关于必须达到这个减排量的观点。那么你的书里又有些什么不同之处呢?

亨:我提出这个减排量必须在2030年之前实现。我们现在所谈论的减排,就是把碳排放量减少到人为二氧化碳产生量和生物圈吸收能力的平衡点。但是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人口在不断增长;第二个是生物圈的碳吸收能力在不断下降。

因此,为了在2030年之前达到这个平衡,届时我们必须把人均(根据联合国的平均预测,到时全球人口将达到82亿)碳排放量减少到0.33吨。这意味着全世界整体减排60%。为了届时实现每个人相同的排放权利,要根据现有的排放量对这个减排进行公平的分配,即:富有国家要减排约90%,比如英国减排87%,美国则是94%。

蒙:目前大多数得到承认的研究都认为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你是怎么得出不同结论的呢?

亨:在书里可以看到,我发现要在英国实现这个目标,从技术和经济上来说是可能的。困难只是政治上的:必须让政府认识到这个目标是可以达到的。

但是出于对经济的健康和生活质量的考虑,除了航空领域,我们并不打算进行重大的改变。然而,我们希望的是实现巨大的技术变革,同时伴随着某些大胆的政治举措,包括引入碳限额制度。

蒙:人们经常说,如果自由市场得到良好调节,就有助于增加人类的自由度。但是,一旦你开始提到实行碳限额,会不会使你在英国这样的国家失去支持呢?

亨:我之所以选择碳限额,是因为在它设立的限制范围之内,我们能够比在其他系统之内更加自由地使用自己的碳配额。假如我们不这么做,而是用法律来控制人类的行为,比如,法律禁止你使用非节能的灯泡,禁止你坐飞机,或者强迫你完全不看电视,你将会失去更多的自由。

碳限额的确是对人类自由的一种侵犯,但是人们必须认识到,我们不可能完全自由地按照今天这种毫无限制的碳消耗方式生活下去。所谓碳限额,就是用很小的代价换取生物圈和世界上大多数物种的延续。

蒙:中国的十几亿人民都想改善生活中的机遇以及生活方式,而这只会意味着能源消耗的巨大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关于中国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亨:现在英国把中国作为不作为的一个借口。我们会说:“看那些中国人,有了他们,无论我们如何努力进行二氧化碳减排,都是白费。”但事实上,中国的人均排放量远远小于英国。英国的人均排放量是2.6吨,而中国只有大约0.74吨,我相信这个数字。

因此,当我们把中国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作为问题的根源时,纯粹是虚伪。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做得尤其过分,他们把中国和印度吸纳进“亚太清洁发展与气候新伙伴计划”,作为破坏京都议定书的手段,完成这一步之后,他们又转过头来说“中国和印度没有签署京都议定书,那我们也不能签”。他们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无论怎么说,的确世界上每个人的二氧化碳排放都必须受到限制,无论他是什么地方的。一些国家的排放量已经低于终极可持续水平,有些还低出很多。在一个公平的世界上,他们实际上有权利增加排放量。中国的排放很快就会达到高峰,会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但是,英国没有任何资格对中国指手画脚,除非我们削减自己的排放。中国的巨大优势在于在工程和技术革新上的完美表现。中国在发展替代能源方面表现出的热情比英美都要大。但是中国也面临着自己的挑战,这就是越来越多的发电都依靠火力电站,汽车拥有量也在迅速增加。在一些城市里,人们也努力使情况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但是并没有取得很大的成果。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中国还是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希望,这是因为它有能力迅速进行变革、发展新技术、并且能够用极快的速度将它们推向市场。当然,如果任由中国的排放量增长下去,会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是,中国有潜力改变这种情况,变成一种低碳经济。中国已经开始开发一个低碳城市,听起来很有意义。

蒙:对于你和其他在英国进行低碳经济研究和活动的人来说,你们最希望那些关心中国相关事务的人们了解的是什么?

亨:最希望他们了解的事情之一就是那些由受到商业资助的活动家们(尽管他们并不这么定义自己)构成的非常有效的网络,他们从诸如埃克森石油之类的公司获得资金,为的是改变问题的议事日程。我们过去在这一点上太天真了,并没有认识到它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我要说,面对这些人要十分警惕。我们应该严厉对待他们在科学和技术上的那些主张,因为就我已经考察过的那些来说,都是完全的弄虚作假。

蒙:你建立了一个网站,叫做“加大压力”,你希望在那里做些什么?

亨:我认为气候变化很有可能成为21世纪最大的犯罪。尽管我们所有过着高碳生活方式的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有罪的,但是一些人比其他人罪恶更大。如果那些人企图通过其他手段(我猜他指的是非法或者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手段——作者注)杀害许多人的话,他们肯定会变成天下人痛恨和嘲笑的对象,并且现在已被投入监狱。但是,他们是用气候变化来杀人的,因此反而被当作社会的领袖来敬仰。我想要让人们认识到,不能让这些制造出大量碳污染的人仍然在我们的社会中充当受人尊敬的角色。这是一个帮助改变争论的办法。

我在网站上针对的那些人都要对巨大的碳排放负特殊的责任。他们有的经营航空公司;有的经营的公司宣称要进行减排却毫无行动;有的是政党领袖,却做出关于削减碳排放机械的误导性承诺。举一个例子,某人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地进行碳排放,已经变成了一个杀人机器。我在这里指的就是摇滚歌星克里斯·马丁。他号称对环境十分关注,但却坐着他的私人喷气机到处乱飞。根据我的计算,他每年所排放的碳至少是其可持续排放量的250倍。我觉得这些人应该被点名,并且遭到唾弃。这是另外一个帮助改变争论的办法。

蒙: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如果有这样情况的话,你会坐飞机呢?

亨:我已经停止了旅行和正常的商务活动。但是我面临着一个困境,因为我被邀请到世界的若干不同地方去实地考察气候变化的情况。我觉得如果这样做可以改变现状的话,那么在某些情况下是值得的,但并不是所有的情况都值得。

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另一个阵营里的人们可以心安理得地坐着飞机到全世界去宣传他们的观点。我看了艾尔·戈尔的电影《难以忽视的真相》,其中他展示了一张地图,记录着他在全世界飞来飞去进行气候变化演讲的所有地方,现在我感觉好受一点了。


卡斯帕· 亨德森是一位荣获环境新闻奖的作家和记者。他撰写的博客是 JebIn08

 乔治· 蒙比尔特是畅销书作家和环境记者。他现任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城市规划客座教授。1995年他获得尼尔森· 曼德拉颁发的联合国全球 500名环境贡献杰出人士奖。

首页图片Dave Gilbert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说得在理!

这篇文章很精彩,对中国的碳排放情况进行了客观的分析,还敦促英国先要处理自己的碳排放问题再告诉中国该怎么去做。中国的碳排放情况也许会成为全球性的问题,但我们也要考察这些问题的原因及中国解决问题的潜力。我希望在“中外对话”上看到更多如此高品质的文章。“中外对话”应成为一扇可来观察世界的窗口。克伦

Precisely!

A wonderful article. It gives an objective description of carbon emission situation in China, and urges the UK to sort out its emissions before telling China what to do.

China could develop to be a world issue, but we do need to probe the reasons and also look at the country's potential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

I like to see more of such high-quality articles on chinadialogue,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a window to see the world. Ka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