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中国请三思而后行

比尔•麦克基本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表示,非常规天然气在美国不断升温,已抢尽了应对全球变暖这一首要问题的风头 。

Article image

比尔麦克基本是知名的美国环境保护者,气候运动组织350.org的创办人。

中外对话(CD)
美国环保主义者起先是支持页岩气开发的,为什么他们现在不支持了?

比尔•麦克基本(BM):许多方面的数据比以前更加丰富。首先,我们更清晰地知道(页岩气开发)对供水造成多大的损害,也更明了地震等相关损害所产生的威胁。就在上周,俄亥俄州杨斯顿的抗议者们连成人墙,竭力阻止当地更多的废水注入井中,因为新年前夜这曾引发过一系列的地震效应。

第二,根据一些研究估测,水力压裂过程中泄露的甲烷对气候的负面影响已经超过了燃煤。第三,即便没有甲烷泄露,水力压裂技术的普遍应用也可能削弱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国际能源署(IEA)曾说过,即使全世界都以天然气为主要能源,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水平还会维持在660 ppm,这一数字仍然太高

CD:很多人认为,美国现在的问题是法规不健全造成的。一份由英国皇家学会最近发布的报告称,只要严格遵守规章,水力压裂技术就没有风险。法规是症结所在吗?

BM:不是。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它还是一种碳基燃料。还有就是其背后隐藏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巨额利润。在美国,越来越多的石油巨擘,特别是埃克森,正全力收购这些租赁权,并开始生产更多的天然气。当然,他们对政府政策也有巨大的影响力。

CD
:那么,您认为,中国该如何应对水力压裂技术呢?您是否建议中止使用该技术?

BM:我想,现在应该学习西方经验。我建议中国仔细审查这项技术。我家乡所在的佛蒙特州刚刚对这项技术颁布了禁令,部分原因是考虑到对水的影响。我知道,中国对供水问题也非常关切。

CD
:有些人称,煤炭耗水高达中国用水总量的20%。水力压裂也需用水,而中国的天然气储备主要集中在干旱的偏远西部。那么,我们该如何对水力压裂和煤炭的水足迹进行比较分析?

BM: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取决于地质情况。水力压裂会产生大量需要处理的废水,这在美国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在美国,一些小溪中鱼类已经绝迹;一些河流旁边数十万人要到别的地方寻找饮用水源。大量有待处理的废水已经使当地污水处理厂不堪重负。

CD
:即便如此,仍有人认为,页岩气可以在中国减少煤炭使用的过程中发挥过渡作用。您认为这可行吗?

BM:我认为,非常清晰的一点是,我们需要全力推进可再生能源发展。当然,中国在这方面已经领先了。德国已展示出可再生能源的潜力,上个月的一天,德国境内太阳能板的发电量超过了全国发电量的一半。

CD
:是否有一种可靠的方法,能估测出页岩气储量中实际上有多少是可开采的,开采的经济或环境成本是多少?

BM:估测过程好像极不可靠。在美国,一份研究会说,我们的“天然气能使用100年”,另一份则说“能使用20年”。当然,这些估测常常是由商业需求驱动的,因为企业试图把自己拿到的钻井租赁权卖出去。

CD
:天然气似乎改变了美国的能源对话——人们开始写文章谈论美国再次出口能源、再度成为世界主要能源大国的可能性。这会是又一次淘金热吗?或者,您如何看待这些观点?

BM:在我看来,这些看法没有抓住真正的重点。在能源方面,现在我们的首要工作是避免全球变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非常规能源的持续升温确实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但它出现的时机不对,因为现在天气事件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担忧气候变化。因此,很难说它的最终发展会怎样。

我之前说过,我认为(非常规天然气)并不具有什么革命性。它只是提供了一种新途径,使我们暂时不必为向可再生能源型社会过渡这一核心需求而纠结。


翻译:刘凤桥

图片来源:The Aspen Institut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