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为何大坝在非洲行不通

昨天迈克•穆勒的文章认为中国的大坝投入对非洲来说是个好消息。而今天劳瑞•伯丁格则指出大型水坝成本高昂、作用消极,但中国在可持续能源方面的经验仍然可以为非洲提供很好的参考。

Article image

非洲的大坝是对这个大洲的大型河流系统广泛的环境破坏之一,而这些河流本是千百万人生计的来源。大坝建设还导致了强制移民、侵犯人权、腐败行为和成本超支。

遍布非洲的大坝造成了大片的“发展型贫困”。工程的效益总是被过度夸大,也得不到公平分配。非洲的水电大坝的绝大部分收益都被工业和高收入人群所享用,对减轻能源贫困几乎毫无帮助。最后,由于非洲能源部门业已过度依赖大型水坝来发电,还因为大多数非洲人都依赖河流维持生计,因此,大坝让非洲越来越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危害。

中国的银行和公司大力支持非洲的大坝建设,并且涉足了一些非常棘手的项目。比如北苏丹的麦洛维大坝,其水库的建设导致5万名农民被迫从肥沃的尼罗河流域迁到了寸草不生的沙漠难民营;埃塞俄比亚的特克泽大坝,专家们认为这座高185米的大坝会迅速淤塞,变得毫无用处;还有同样在埃塞俄比亚的吉贝三号大坝,被看作非洲破坏性最大的水电项目,将让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湖泊——肯尼亚的图尔卡纳湖干涸,影响两个国家五十万原住民的生活。

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内政一向奉行“不干涉”政策,然而这一政策却让其支持的非洲大坝深受诸多因素的困扰,包括国家引发的暴力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严重的环境破坏和所有方面透明度的缺失。大多数非洲人都依赖自然环境谋生,选择在非洲建更多大坝将导致更严重的生态退化、生计破坏和生活水准的下降。

显然,非洲必须实现能源和供水的发展。但非洲的整体规划,从发展类型和发展规模上来看,不能满足穷人需要。非洲各国政府纷纷筹资,努力建设价值数十亿的大型水电项目筹资和连接主要城市和工业区的巨大输电线网络。然而非洲80%的人口都住在农村地区,远离电网。类似的,大型蓄水坝造价高昂,且无法为非洲如今缺乏安全供水的大量人口提供灵活的水源供应。因此,必须另辟蹊径。

巨人不败
?

许多穷国能源发展常常主要着眼于大型水坝,但这会造成能源供应的不平衡和风险,增加腐败并加重债务负担。更糟糕的是,这些工程经常对增加供电没什么作用,因为更大的挑战在于把电线架到广大农村地区,但住在这里的大多数人居住零散,远离国家电网,而且不可能负担得起遥远输电带来的高昂电价。

比如,莫桑比克的姆潘达-恩库瓦大坝预计将耗资20亿美元,而该国的人均年收入只有360美元。该大坝的大部分电力将用于铝业生产,并输往邻国南非。

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是世界上执政能力最差的政府之一,但却打算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大坝——英戈大坝,其发电量将是中国三峡大坝的两倍。这座巨型大坝预计耗资800亿美元,而刚果(金)的人均年收入仅有106美元。大坝的电力最远将输送到欧洲,但却没有任何为本国供电的计划。

一般来说,各国都能通过现代能源的使用来增加财富,但这一规律在依赖水电的国家却恰恰相反。在世界上最富裕的40个国家中,只有一个对水电的依赖率超过90%;而在世界上最穷的40个国家中,水电依赖率超过90%的却有15个,而其中有许多都在非洲。近年来,无数高度依赖水电的非洲国家都遭遇了干旱引发的严重停电和限电。

气候变化正在改变水力发电周期,这意味着历史数据对未来水电模式的预言已经不再可靠。许多撒哈拉以南国家的电力过度依赖水力发电,许多地方也已经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干旱,无法进行水电生产,每年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尼罗河一方面极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另一方面又在大建水坝。然而在非洲,这样的河流比比皆是。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2001年的一份报告中,该机构指出尼罗河流域的“径流从1972年到1987年减少了20%,原因在于支流流域的水量剧减……近年来由于严重的干旱,水力发电受到严重干扰。”

能源安全意味着严重依赖水电的非洲国家应该实现发电方式的多样化,努力摆脱大型水电,而非进一步加深对其依赖。能源部门的多样化将通过多个关键方式有助于非洲的气候适应努力:这可以摆脱对变化无常的降雨发电的依赖性,可以减少围绕水资源的冲突,还可以保护以河流为基础的生态系统及其带来的许多效益。同理,比起为供水和灌溉修建更多的大坝,本地化的供水和雨水灌溉的农业系统可以给大多数非洲人带来更多利益。

更好的出路

非洲很适合发展可再生能源和小型发电厂构成的分布式发电,这会自下而上、而非自上而下地建设当地经济。

非洲的能源活动人士正在力促实现那些最符合非洲紧迫要求的能源选择,这一选择要符合三个标准:能够实现非洲穷人的能源减贫;能够降低各国在气候变化面前的脆弱性;并且能够在公众参与下制定透明的规划。水电大坝非但无法满足前两个标准,第三个也从未满足。

对本地能源部门进行投入并为非洲人民创造技能型工作机会的能源发展应该被放在优先地位。风能、小型水电和太阳能等分布式的可再生技术特别能够提高创造就业机会和技术转移的比率。比如,南非的可持续能源和气候变化项目2003年的一份报告保守估计,如果南非到2020年能够降可再生能源比例提高到15%,就能够为该国能源部门创造36373个新工作机会,这比该国的国家电力企业Eskom公司的雇员总数还多。

非洲拥有世界一流的太阳能资源、一个巨大的清洁地热储量带、强大的风力以及杰出的微型水电和无坝水电潜力。欧盟联合研究中心2012年发表的一份报告发现,由于非洲横跨经度很广,利用太阳能和微型水电将比建设宏大的国家电网更加经济。非洲沿岸的风能潜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另外东非还拥有储量超过1500万千瓦的地热能。但这些资源绝大多数还原封未动。

中国在可再生能源上的丰富经验可以为非洲的大多数穷人提供帮助。比如中国的沼气池、太阳能板和太阳能热水器、清洁炉灶和风力发电机等,对于满足非洲急迫的能源发展需求来说,其意义都要比在大坝上大量投入大得多。



劳瑞·伯丁格,国际河流组织非洲项目主任。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图为图尔卡纳湖之友他们工作的肯尼亚沿湖城镇Kalokol,Loareng'ak和Nachukui与环保团体就埃塞俄比亚奥莫河上的吉贝三级大坝与当地民众开会,普及建坝所引起的问题和环保意识。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