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如果你参加里约峰会……

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一堂,参加在巴西召开的可持续发展峰会。蕾拉•穆洛伊就此次会议采访了一些社会活动人士、学者和商界人士。

Article image

本周,世界各国领导人将齐聚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在那里召开的2012年地球峰会。自1992年召开首次联合国环境发展大会距今已经二十载,而此次的峰会的目标就是“促使各国政府重新作出政治承诺,确保可持续发展”。蕾拉·穆洛伊就峰会应优先探讨哪些议题采访了一些活动人士、学者、商界人士。

“不能再无动于衷,任由其发展下去了”

吉伯·格拉泽,国际科学理事会高级顾问

我对各国的决策者首先要说的是时间不等人。过去二十年,我们在可持续发展道路上取得的进展非常有限。总的说来,人类对自然环境和气候的影响更加严峻,给环境造成的压力可以说是到了有可能彻底改变地球系统、将我们置于危险境地的地步。

另外,社会和经济层面的主要挑战依然存在。例如,缩小南北(半球)经济差距、减少贫困等等。此外,到2030年,全球粮食产量还需要提高50%到70%。之后,还需要继续增长。我们必须在应对这一挑战的同时确保资源的可持续管理。

我要说的第二点就是,我们需要采取完全不同规模的措施。各国领导人必须重新作出承诺,从政治层面推进可持续发展,而不是“一切照旧”,还像过去二十年一样地磨磨蹭蹭。我们必须强化各项措施,推进可持续发展。我们的生产消费模式需要变得“绿色”,经济也需要向更“绿色”、更均衡的模式转变。

第三,科学新知所带来的(无论是技术还是其它形式的)创新和社会转型是通往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为了推动知识创新,里约+20和各国决策者必须对可持续发展和国际技术活动相关的科研活动给予支持。里约+20峰会上,各国决策者应加强科学政策联系,充分认识到科学、技术、创新在推动可持续发展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在发展科学活动的社会参与方面,里约+20应该成为一座里程碑。

“到
2020年,将海洋总面积的30%辟为海洋保护区”

彼得·雷恩斯,珊瑚礁保护基金会主席

生物多样性公约》呼吁到2010年将世界专属经济区(某国独享开发使用海洋资源权利的海域)的10%辟为海洋资源保护区,或MPA。之后,世界保护区大会也呼吁到2012年将海洋资源保护区的面积增加到20%。同时,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OSPAR 委员会也达成一致看法,认为应在2012年前建成完善的海洋资源保护区网络。然而,目前,纳入MPA范畴的海洋面积刚刚超过1%,而受到有效保护的珊瑚礁还不到6%。

作为地球上最具生物多样性、最富活力的生态系统,珊瑚礁具有无比重要的地位。它不仅为5亿多人直接提供生计和粮食保障,更间接维持着数百万人的生存。但是,过度捕捞、污染、气候变化等破坏行为却使近一半的珊瑚礁被毁或滑向不可逆转的危险境地。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到2055年,我们永远失去的珊瑚礁面积将超过90%。到那个时候,人类将面临着一场全球人道主义灾难。

近期,260位全球知名海洋学家发出紧急呼吁,敦促建立数量更多、面积更大的海洋资源保护区,并提出,只有MPA的面积达到30%才能避免造成永久性伤害。里约峰会上,各国决策者必须明确宣布,到2020年将建成一个生态协调、管理完善、严格“禁捕”的海洋资源保护区。保护区内禁止一些打渔行为,并且面积将达到世界海洋面积的30%。在珊瑚礁保护方面,必须借鉴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印度洋查戈斯群岛的“超级MPA”的成功经验。

“停止核能、石油、煤炭等不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


雍容,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政策与公共事务主任

世界各国首脑齐聚一堂,就“我们想要的未来”进行讨论并达成共识。

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公平、和平、公正、绿色的未来。

公平、绿色的经济并非遥不可及,但是,必须及早采取行动。提倡可持续举措是关键,但是,各国政府必须首先果断地停止各项不可持续的行为。建立在核能、石油、煤炭、遗传工程、有毒化学物、森林资源和海洋资源过度开采基础上的经济是永远无法实现可持续化的,或者说是,永远无法实现绿色环保。

为了召开里约+20峰会,2010年5月举办了首次筹备委员会会议。自此,为了实现“我们想要的未来”,各国政府已经协商、准备了两年时间。对于他们所做的努力,我们非常感激。 但是,就在各国谈判代表为了本国利益而争执不休的时候,我们的地球却不能再等待下去了。

此次会议不能再出现将各项准则简单地重述一遍、将新的名词记录一下这种换汤不换药的结果了。我们要的是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即便在里约峰会上我们不能就实现能源的清洁化、安全化、2020年前实现零砍伐等问题做出明确的承诺,但是,至少也要确保达成公海生物多样性协议,并推出一个强有力的联合国环境治理专门机构。

“汲取前车之鉴”

克洛·伊卡宾,国际生存组织

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准备在巴西开会讨论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必须充分认可部落人民的权利。此次会议将可持续发展描述为“全球长期发展的指导原则”。但是,只有在部落权利不被忽视、部落人民居住的环境得到有效保护的前提下,这一指导原则才能发挥作用。

20年前各国决策者齐聚里约之后,世事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重要的是,巴西已经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之一。但是,伴随着这一新的头衔而来的是责任。巴西有责任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不破坏巴西珍稀的环境和自然资源的条件下实现经济的发展。

20年前,巴西创建了亚诺玛米保护区,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行动使一个濒于灭绝的部族延续了下去,并且从法律上承认他们对于土地的所有权。此举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它不仅赋予了亚诺玛米人民族自决的权利,支持他们主张世代相传的权利,而且还保护了他们身处的环境。二十年来,亚诺玛米人基本上是安全的。虽然一些地区的金矿开采依然没有停止,虽然他们仍然面临着健康威胁,但是,人们已经深知他们的权利。而他们也建立了自己的组织,积极地保护自身的权益。

里约+20峰会上,国际生存组织希望决策者能够从亚诺玛米保护区汲取重要的经验,并且能够关注并帮助巴西的阿瓦族。与亚诺玛米族一样,他们的土地虽然受到了保护,但是非法砍伐依然猖獗。他们的人口也在不断减少,目前只有450人了。

巴西的发展仍在继续。全世界对于资源的需求也在持续增长。对于决策者而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各族人民以及他们的土地。从他们身上,我们能够充分体会什么才叫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可持续发展必须尊重人权”

莱拉·梅塔,英国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挪威生命科学大学国际环境与发展副教授

决策者需要致力于公正、公平的可持续发展,在不破坏生态完整性的同时,提高边缘人口的生活质量。但是,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他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所谓的“绿色经济”仍然与经济发展脱不了钩,甚至为大型企业打着可持续化、以及所谓的粮食、水源、能源共进模式的名号掠取贫困人口的土地、水源、生计的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就目前来看,谈判似乎并无多大成效,有关人权的一系列承诺也一退再退。例如,一些参与“非正式磋商”的国家就对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是一项基本人权的提法非常抵触。如果不能就这项人权做出承诺,那么,对于很多目前缺少安全饮用水,并且被剥夺了这项权利的人而言,要想改善他们的境况就会非常困难。除非政治家能够克服他们的国本位情结,否则,我担心里约+20恐怕可能会流于无果,甚至有可能会是最后一次围绕可持续发展召开的全球峰会。 

“推广成功的合作伙伴关系”

安德鲁·斯莱特,百事公司英国爱尔兰分公司外部事务部经理

各国政府应承诺同私营部门等各领域展开合作,在与气候变化和食品安全目标相一致的前提下,实现到2020年尊重、保护、满足人民拥有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力。

只有当我们能够解决二十一世纪日趋严重的水资源问题时,包括绿色增长在内的任何形式的增长才有可能实现。世界上有近三十亿人口面临严重的水资源短缺,企业已经备受水资源短缺问题的困扰。分析表明,到2030年,全球水资源供给同预测的需求相比,将面临40%的缺口。

我们所消耗的水资源中绝大多数用于农业灌溉,占全球总用水量的70%以上,这一比例在发展中国家更是高达90%。食品安全和饮用水安全的缺失已经影响了全世界八亿多人口。因此,敦促政府、企业及其它领域采取措施的催化剂已经清清楚楚地摆在我们面前。

里约+20必须传递出清晰、一致、雄心勃勃的信息以激发变革、推广成功的合作伙伴关系,例如:由企业与世界银行组建的2030水资源集团为应对日益严重的水资源短缺问题贡献了许多新的观点。通过承诺同私营部门等各领域合作,在与气候变化和食品安全目标相一致的前提下,实现到2020年尊重、保护、满足人民拥有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力。

 
“我们必须为粮食支付“真正的”价格”

安玛丽·布劳德,未来论坛首席可持续发展顾问

我们正在努力找出粮食体系中导致其自身先天不均衡的因素,然后设计出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方案应该可以扩展以进行更广泛的应用,并且能够将粮食体系带到更加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

那么,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我们又应该向决策者提出哪些建议呢?

通力合作的时代:
参加里约峰会的决策者需要明白将粮食体系推向不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所带来的问题与利益,然后研究他们应该如何同非政府组织及企业合作,研发、实施解决方案。

支持种植户:
粮食体系中价值链的各个环节存在着根本的不平衡。很多情况下,价值链的动态变化使生产方倾家荡产,从而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生计与发展,并导致粮食供给的短缺。

将人民与粮食紧密相连:
数百万人对粮食在哪里生产、如何生产一无所知,导致人们不愿为粮食支付“真正的”价格,或者减少粮食浪费。决策者可以做出更多的努力让公民参与粮食生产过程,包括支持公民自己种植粮食、帮助公民了解粮食的影响、提供更加清晰、明确的粮食标签等。

了解我们的生态系统:
我们需要决策者严肃地对待破坏生态系统、资源、及其赖以生存的栖息地所带来的威胁。生态系统的破坏不仅会严重地影响我们当前及未来充足的粮食供给能力,它带给我们的其它好处也将一并失去。 



蕾拉·穆洛伊,中外对话的实习生

翻译:东峻

图片来源:Andrew Griffith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bettysenior

里约会议将让世界失望

在过去的300年,人类建造了一个虚假的不可持续的世界。事实上,我们活在一个人造的规律中,而人类最后还是会走向灭亡。MAD(共同毁灭原则)说明了人类活在一个预支的时间概念中。现在的世界被国家主义和个人主义划分开来,我认为,欧洲共同体会在不五年内解体,而西方国家亦会弃之于不顾。另一方面,东方国家和像俄罗斯那样的国家间的关系会更近,形成强大的经济区块,这一来则会削弱西方文明地位,从产生国家间的分歧。这并不是没有来由的,事实证明世界的经济重心正向东移,2050年将有100亿人口争夺自然资源。历史告诉我们,经济利益一直都是战争爆发的缘由,世界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Rio+20 will fail the world's people in a catastrophic the long-term

Over the last 300 years we have built a false and unsustainable world for humanity. Indeed we now live in an artificial world order that can never survive and eventually humankind will cease to live as an intelligent species. Since the term MAD (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 was expressed, our world has been living on borrowed time. Indeed the world is now more than ever dividing itself on the altar of nationalism and self-interest. I give no more than five years for the EC to break up and nations in the West to go their own way. But I also see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coin, as Europe and the West disintegrate, that the East and nations like Russia will come ever closer together. This will create a formidable economic block and where a weakened western civilization will be more prone in the future to lead to conflict. This is not based upon unsound expectations, but the sheer fact that the world’s economic power is transferring eastward and that we shall have around 10 billion humans by 2050, all struggling for natural resources to preserve their way of life. History shows that global wars are economic and this will not change in the future. Increasingly what is deteriorating co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