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消费者与农民尝试建立健康关系

对于“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参与者来说,“有机”并不是一纸认证机构的证书,而是消费者和农户之间情感、信任、支持、分享等价值的互惠关系。尹春涛、周维报道。

Article image

在成都“绿心田”每月组织的农友饭局上,宁静柔和的背景音乐中,陈霞轻轻念诵着一段感恩土地的颂词,带领参与者做一个简短的餐前感恩仪式。之后,大家一边品尝农友带来的生态农产品,一边听农友讲述他们和土地的故事。

这是成都市一家由城市农产品消费者组织起来的民间组织,农友饭局是消费者与农产品生产者的定期聚会。陈霞是成都“绿心田”的发起人之一,她由关注身体和心灵,进而关注食物与健康。2007年,她曾与两个朋友组织有机小市场,之后注意到自发保护河流和土地的安龙村,成为安龙村农产品的购买者,最后参与发起成立“绿心田”。

“绿心田”的另一位发起人夏路曾经是一个民间组织在安龙村的项目协调员,项目结束后,她留下来,成为安龙村的朋友、志愿者和消费者。她想为安龙村农友和城市消费者搭建一个网络平台,组织消费者寻访农友,举办农友饭局、农友市集,让农友与消费者建立情感联接,帮助更多的农友和乡村恢复健康的耕作方式。夏路的这一想法在关注安龙村农产品的朋友中得到积极的响应,“绿心田”由此诞生了。

渐渐地,参与的消费者越来越多,大家的初衷很简单——找到安全而健康的食物。而安龙村自然生态的农耕方式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在当下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购买安全的农产品。张鸣是《成都日报》记者,因为采访安龙村成为购买者,之后又加入了“绿心田”。

一些核心消费者成为农户们的朋友,还志愿承担了组织和配送任务。陈霞说,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助消费者生发出对土地和农友的情感,增进消费者与农友的了解和信任。

除了饭局,“绿心田”还组织团购、举办市集,以此方式支持农户产品的销售,让农户的生态农耕没有后顾之忧。如今,与”绿心田”合作的农户已遍及成都周边郊县十多个点,核心消费者100多位。

这种从消费者出发关注食品安全和农业的行动,最早源自日本,欧洲和美国,被称为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2003年,社区伙伴(简称PCD)与美国可持续贸易与政策研究所(简称IATP)先后将CSA理念和经验引入中国,被称为社区支持农业。它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思考食品安全、三农问题、生态环境恶化、城市生活异化等问题,同时也开启了另一种生活选择的想象与可能性。在本土探索与外来经验的碰撞下,和食品安全问题的逼迫下,CSA的理念和模式在中国一些城市落地生根,成为一些消费者获得安全食物的方式之一。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早在2003年之前,广西柳州有一群城市消费者因为爱去农村玩、爱吃农家菜,而开始切身感受传统农业的衰落和小农生计的艰辛,于是创办社会企业“爱农会”。他们组织城市人下乡吃农家饭,共同采购农家土产。

本地农家菜好吃,食物有原生的味道。吃过的人会这样说。在与“爱农会”建立联系的农户家,吃到的米饭是房后水田里的稻鸭米(水稻和鸭子共生种养的生态农耕方式)。农户种植的是世代流传的传统作物。这土生土长的农产品不仅使农户摆脱了商业模式的束缚,还吸引了消费者。

而CSA模式的兴起让农民看到生态农业的技术和市场中,可以有更多自主选择的空间。而转基因或产业化模式中,农民只能成为产业链条中最末端的环节。

随着消费者的不断增加,“爱农会”在柳州开设了“土生良品” 传统农耕博物馆,并壮大发展,开办了“土生良品”饭店,专门制作健康生态的农家饭。

饭店成为农村生产者和城市消费者对接的平台。它传达的信息,它展示的精神,比美食的内涵更多更深。它致力保育日渐消亡的传统农家品种,支持小农多元经济,保护小农农耕文化和促进城乡互动的发展。爱农会用稳定的价格收购合作农户的产品,还建立“爱农基金”支持农户,鼓励他们继续种养传统土品种,自我组织,带动农村中的合作和互动。

近三年来,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与生产者开始了跨越商业市场的合作尝试。在中国许多地方,有消费者创办的有机商店、定期组织有机市集、建立配送点或代售点、共同购买……以不同的尝试实现消费者与农户、农场的对接。与商业市场不同的是,这些平台也开展各种消费者倡导活动,甚至组织消费者与农户的农产品议价活动,促进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相互理解与信任。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最初由几位消费者发起,从2010年开始举办,影响日益扩大。现在,每次市集的消费者能够达到两千人,商户包括20家农户、农场和10多家NGO、手工作坊。市集上不仅能够找到各种农产品,还有天然手工日用品、加工食品等。

参加市集的农产品大部分都没有认证,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依靠交流取得信任。参加市集的每一家商户由市集核心志愿者组成的监管团队定期走访,查看土地,实地交流,以此确定商户的资格。目前,市集已经从开始时的每月一次,发展到每周一次。

除了北京,上海、广东、广西、四川等许多省市地区都繁荣着民间有机农业交流。

对于这些CSA模式的参与者来说,“有机”并不是一纸权威认证机构的证书,而更多体现在他们之间超越简单的买与卖,包含情感、信任、支持、分享等价值的互惠关系。

与“社区支持农业”消费者一样,生产者也在为建立双方的信任而努力。在四川安龙村,并非每一个想定购农产品的人都能成为他们的消费者。安龙村的生态农户对消费者有严格的挑选。村里负责配送及联络的高一程说:“订购我们的菜,一定要先到我们的地里看一看。如果一次都没有来过就要订菜,我们会坚持暂不配送。”他们坚持,买卖之前的产销见面是非常必要的。

山西永济农民协会自08年以来便以农民合作社的方式探索发展生态农业,吸引了不少商家,但他们更看重本地消费群体的建立。负责人郑冰说,这样更有利于与消费者建立密切的联系和信任。

当代表了企业投资和商业运作的“有机”、“绿色”越来越多地走进超市,走向大品牌的时候,“社区支持农业”的参与者们却用另一个概念诠释他们的追求——自然与健康。

在一次有关乡村发展的交流会上,当在座专家和NGO代表为“有机农业”实现市场规模而一筹莫展的时候,来自河北衡水的农民安金磊说:“作为农民,‘有机’这个词让我有些反感。当这两个字成为时髦用语,也就渐渐失去了灵魂。城里的有钱人可以开着车到超市中购买‘有机食品’,他们关心的只是一己之健康。而他们过度消耗资源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却让整个世界更不健康。”他更愿意称他的耕作方式为自然农业,以自然之道照料土地。他说:“土地已经受不起更多的伤害,它需要我们用心照料,帮助它恢复健康,健康的土地才能生产出健康的食物,也才能滋养健康的身体和心灵。”

现代农业恰恰在很多理念上违反了自然规律。因为看到这一问题,10年前,安金磊从国营农场辞职,回到家乡承包土地,和妻子探索自然耕作的方式,帮助修复受伤的土地。在 他看来,即使是害虫也应有生存的空间。“如果人们不改变对土地掠夺性开发的态度,农业的发展就只能是一条不归路。”他说。因为他的坚持,曾经消失的鸟儿虫儿回来了,他的棉花和玉米被制药公司高价收购,农产品被北京多个“社区支持农业”消费群体订购。

然而,令安金磊略感遗憾的是:在他生活的村庄,却没有多少村民像他这样做。大部分人虽然认同农药、除草剂的危害,但没办法,农民负担不起生态农耕前期的投入。没有外界的支持,让农民一下子转变成可持续耕作几乎是不可能的。

种地的农民“种不起”有机的菜,可是近年来,“城市农夫”却多起来了,一些需要生态食物的城里人开始自己动手,包地种菜。

绿之盟妈妈生活馆
是一个由全职主妇成立的组织。这些妈妈们关心的议题是孩子教育和成长。2006年受到食品安全问题的触动,就开始尝试包地种菜,但因为缺乏农业技术而失败。后来她们受到小毛驴农场台湾主妇联盟的启发,转而开始组织团购,支持用心种植的生产者,吸引了近200多人参与。

德润屋
是北京城市人包地种菜“老牌”企业之一。他们在北京郊区包地建立有机小农场,自产自销有机农产品。德润屋坚持只出售有机、生态的产品,除一部分为自己生产外,还有一些来自台湾等地。有机产品商户“守土义坊”负责人王天洋告诉中外对话,其实城市包地种有机菜的农场在二三十年前就有了,但那时很少,一般都是特供菜或销售给外国人的,只在近些年突然多起来。虽然供不应求,但圈子还不大,相对成本而言,产品的价格并不高。像德润屋,一斤有机菜才10元。

在国外,人们从关注食物和土地开始尝试“社区支持农业”。但在中国,“社区支持农业”是在食品安全问题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尽管因为商业宣传的影响和选择上的贫乏,大众消费者更多依赖“有机”标识选择食物。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依赖“土地”选择食物。


尹春涛 香港社区伙伴(PCD)CSA农业项目兼职评估顾问,芬芳田野文化书院发起人
周维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助理编辑

本文为欧盟-中国公民社会对话项目系列文章,由中外对话和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合作完成。

图片来源:周维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david_yang

消费者要改变对农民的态度

感激农民提高的粮食和付出的辛勤劳作。消费者有待改变对农民的认识-落后、土、低人一等...,正是他们的血汗,我们才可以填饱肚子,可以安心工作...

Consumers need to change their perceptions of farmers

Consumers should change their attitude towards farmers. Instead of viewing farmers as "backwards", "outdated", or "inferior" people, consumers should thank farmers for their hard work, ensuring we all have enough to eat and can go about our daily lives and work without having to worry about hunger or food short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