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尼泊尔:要电力,还是要旅游?

拉明•沙玛指出,如果规划者不能让一些河自由奔流,水电开发将彻底毁掉尼泊尔以自然风光为支柱的旅游经济。

Article image

“自然尼泊尔,期待多次游。”这条广告语充分体现了尼泊尔政府对游客云集这座喜玛拉雅山国的期待。但如今官员们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这里的自然失去原生态,游客们还会选择尼泊尔吗?在这样一个以旅游业为经济支柱的国家,首都却只能维持半天的供电,更不要说其他地方了。这个问题引发了一场白热化的争论:要水电,还是要自然?

“如果人们不正视这个问题的话,毫无顾忌的水电开发将给尼泊尔以自然观光为主的旅游业带来致命威胁,”莫格·阿勒说,他是Borderlands度假酒店的老板,也是一位激流皮划艇行家。

早在十年前,阿勒就开始反对在伯特科西河上建设水电工程,这条河位于中尼边界附近,是世界上公认难度最大的激流皮划艇河段。自从政府批准建设中波特科西水电项目之后,阿勒一直在努力奔走,呼吁保护这条河的探险旅游,但迄今没有任何效果。这项工程今年初开工,距离加德满都100公里,同时开工的还有连接中尼两国的阿尼哥高速公路。工程定于2015年完工。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探险旅游发烧友到波特科西河上玩皮划艇,到信都帕楚克地区的深峻峡谷里玩蹦极。“我们并不是反对水电开发,因为国家需要能源,但河流并不是只为了水电而存在的,还有其他功用。尤其是大量批准水电建设将给尼泊尔旅游业带来危险。”阿勒说。

而波特科西工程的开发者们则说他们要修建的是将切实推动旅游发展的基础设施。“我们公司将在河岸上投资设置多个皮划艇站,这会吸引更多游客,”Chilime水电公司的总经理库尔·曼·基星说,该公司正是中波特科西水电项目的开发商。他还说:“我们还会为当地村庄提供资金,用于保护环境。”

旅游业者说波特科西河上的一个主要的皮划艇河段将会干涸,一旦水电工程建成,就不可能再成为世界级的皮划艇胜地。然而工程开发者们则说受到影响的河段只有短短的两公里,“剩下的地方都将保持原样,划皮划艇完全没问题。”这两种意见都有人支持。

迄今尼泊尔政府已经批准了74处水电项目的建设和发电,预计总发电能力为180万千瓦。另外还有52个项目正在办理审批手续。其他受到激流皮划艇发烧友们青睐的河流也将受到其中一些水电工程的影响,比如尼泊尔西部的卡纳利河。旅游企业和探险旅游代理人一直在呼吁,不要在某些河流上进行水电建设,但官方对他们的呼声置若罔闻。

尼泊尔每年接待的游客多达60万人,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其中大多数人都想在喜玛拉雅山中徒步旅行或者参加探险旅游活动。数十年来,这些游客一直是尼泊尔经济的活力源泉之一。但即便如此,也很难让尼泊尔政客们在制定水电发展规划时把旅游产业当作一个因素考虑进去。“没人理会我们的呼吁,为了旅游,我们应该让一些河流保持原貌,因为它们是自然赐给尼泊尔的礼物。水电发展无疑是必需的,但不应该以任何其它产业为代价。”阿勒抱怨说,他也是尼泊尔河流保护组织的主席。

但是,由于尼泊尔能源极度短缺,江河水流湍急,具备得天独厚的水电发展条件,尼政府对阿勒他们的关切根本视而不见。而且政府关于电力的承诺也得到了广泛的公众支持,在今年初的一次水电峰会上,巴布拉姆·巴特拉伊总理提出了一个轰动一时的口号:“民主+水电=新尼泊尔”。现在,如果谁敢在尼泊尔对水电工程提出质疑,就会被扣上反发展的大帽子。

尽管形成了支持水电发展的强大政治共识,但环保活动者的忧惧一点没有减少。“环境和自然保护已经成了政府的口头禅,说到行动却让人失望不已。”伦敦国际环境与发展学会 (IIED)的高级研究员巴里·德尔·克莱顿说。他刚刚发表了一份关于尼泊尔的报告,题为《守护未来,拯救香格里拉》。他还说:“每个人都在谈论环境,但一到行动上经济主导就把环境挤到角落里去了。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尼泊尔也毫不例外。”

这个政治共识已经产生效果。根据尼泊尔能源部电力发展司的统计数字,迄今申请水电建设调查许可的开发商总共有1300多个,该司已经向其中的500多个发放调查许可证。业已经过调查,提出建设申请、正等待批准的项目有52个,总发电能力约为350万千瓦。“能源是国家的一件大事,水电工程的建设是必需的。但这不应以环境问题和尼泊尔的自然之美为代价,因此我部在任何工程开始前都会进行严格的环境影响评估。”能源部秘书长哈里拉姆·科伊拉腊说。

由于政治动荡和官僚作风,多年来尼泊尔的水电发展停滞不前。2010年,该国能源部发布了一份二十年水电规划,提出到2030年将尼泊尔的发电能力提高到2500万千瓦。尼泊尔的理论总水力发电能力高达8300万千瓦,其中约4000万千瓦可用。但如今,尼泊尔全国的夏季发电量仅有70万千瓦,冬季更少到40万千瓦,这是因为许多河流上游冰冻,水流消失。

但是在这个水电发展的热潮中,有一些重要的关切被忽视了。“尽管目前的水电发展不快,但这些工程都完成后,尼泊尔的六千多条江河溪流将遭到禁锢。我们需要留下一些自由奔流的江河来拯救河流旅游,因为它们正是每年全世界人们来到尼泊尔的目的。”阿勒痛心疾首地说。

拉明·沙玛,驻加德满都自由撰稿人。

图片来源:Boggi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marusemi

此观点与事实大相径庭

很多时候,对于修建大坝持反对态度的活动家们对他们所谈论的问题没有真正理解。

由大坝衍生而来的各种旅游项目逐渐增长可以看出,大坝是旅游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实际上的问题是,各种商业活动的开发同样带动该地区地价的增长。

文章的作者特别提到了河上漂流运动。我想说的是实际上大坝的修建更有利于这项运动,因为比起湍急或过于缓和的水流(极端洪水或水位过低),大坝的修建提供了更安全易掌舵的水域条件。事实上,在很多地方,大坝管理方和当地的游客共同合作,以确保水域适合参与人数众多的泛舟或漂流项目。

所以读者们应该意识到大坝修建给旅游业带来的是更多机遇而非危机。

this perspective is not in accord with the facts

riThe anti-dam campaigners often fail to understand the issues they are addressing.

Dams are often a major source of tourist revenue as reflected by increased tourist activities around them. Indeed, one problem that this causes is an increase in land prices due to the additional business activity.

Since the article mentions river rafting specifically,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this is often supported by dams since they provide a controlled and predictable river conditions rather than extremes of floods and low flows. Indeed, in many places, dam operators and recreational users collaborate to ensure that river conditions are appropriate for major canoeing and rafting events.

So readers should be aware that dams often offer more tourism opportunities than thre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