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矮童”阴影之困

贫困阴影下的部分中国儿童,因为营养不良而生长迟缓,可能出现不可逆转的身材矮小。袁瑛、王静怡报道。

Article image

中国至少还存在1000多万的学龄前儿童,因为营养不良而生长迟缓,这个数字仅低于印度,列全球第二,而6—11个月大的婴儿生长迟缓率大有持续恶化之势。

被忽视的“
生长迟缓”

距离青海省西宁市80多公里的乐都县,一条黄水河把这个约30万人口的国家级贫困县分成了南山和北山,3周岁的荣统玺和爷爷奶奶住在南山的峰堆乡上帐房村,一个只有6000多村民的典型的西北村庄。

站在一堆嬉戏的孩子中,荣统玺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矮瘦了许多。身高84厘米,体重9.4公斤,这样的数据足以让中国著名儿童营养专家陈春明痛心。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针对3岁儿童体格发育的参考值:91.1厘米—98.7厘米,荣统玺比最低标准值还足足矮了7厘米。

陈春明说,这个在爷爷奶奶眼中平日吃喝都挺“正常”的孩子很可能患有中度生长迟缓症

官方定义中,生长迟缓症是指由于儿童在两岁前长期营养摄入不足,造成体格发育迟缓,该症状一旦形成,将给儿童带来不可逆转的身高“生长迟缓”。

在这个以面粉、土豆为主食的西北村庄——峰堆乡上帐房村,荣统玺并不是个例。

根据当地村医荣德全的介绍,村里满6周岁的儿童有7个,其中3个身高和体重低于同龄儿童平均值。峰堆乡卫生院院长安君则说,该乡每年例行体检至少15%儿童患有轻度到中度“生长迟缓”。

而中国疾控中心在2010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全国5岁以下儿童的“生长迟缓”率在9.9%。200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组织对外宣称,中国至少有1270万儿童患有“生长迟缓”。

然而,生长迟缓问题在中国乃至全球却经常被忽视。

“在某些地区,生长迟缓十分普遍,所以人们误认为它是一种遗传性而并非可预防的疾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麦吉莲说道。

很大程度上,这一认识造成了中国一直以来对于两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问题的关注十分有限。来自中国疾控中心国家食物营养监测系统项目工作组的一组数据说明了这一问题:贫困农村1岁以上儿童生长迟缓率虽然2008年—2009年间基本不变,而2010年却出现反复,回到了2005年的水平;6—11个月婴儿生长迟缓率在2008年—2009年间增加了一倍,由6.7%增至12.5%,有所恶化,持续到2010年为12.1%。

关键的“1000
天”

仅仅一河之隔,命运之神似乎更加眷顾北山共和乡等9个乡镇的孩子。

2009年8月份,乐都镇包括共和乡在内的9个乡镇被纳入了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早期发展项目”,针对6个月到两岁儿童发放包含蛋白质、铁等微量元素的“营养包”作为日常膳食补充,并针对孕妇发放营养补充剂。

作为“营养包”的发明专家,陈春明认为儿童营养不良所带来的生长迟缓,抑或贫血病,都可以通过“营养包”得到有效缓解,其中的关键在于母亲怀孕至儿童两岁这中间的1000天时间。

该项目进行至今,数据证明,项目所涉及乡镇的营养不良问题得到了一定改善。在共和乡,《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与荣统玺同样年龄大小、两岁前参与“营养包”项目的男性儿童,经简单测量的数据显示:身高101厘米,体重16.4公斤,与前者形成了较大的反差。

“儿童早期发展项目”的项目官员刘蓓博士,在项目实施一年后进行跟踪调查发现:乐都县12—14个月龄婴儿的生长迟缓率由10%下降到了4.6%,基线6—8个月龄儿童到18—20个月龄时贫血率降低了38.6%。

每一个百分点的降低就意味着更多的儿童达到了营养摄入标准线。

1000天虽然是应对儿童营养不良的“最佳时机”,但它的重要性却一直以来被一个“乐观事实”——儿童营养不良率大幅下降所掩盖。

“事实上,过去几年营养不良率的下降更多是受到经济发展因素的影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营养专家常素英分析道。经济发展与惠农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城市和农村居民收入的提高,这自然而然提升了儿童的营养摄入水平。

但常素英提醒,除却经济因素,其他因素也在影响儿童营养水平,一旦经济发展进入平缓期甚至倒退,这反映在儿童营养水平上极其敏感。

来自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字也显示:自2005年以后,儿童营养不良率的下降逐渐迟缓,2010年受到全球经济危机影响,贫困地区儿童营养不良率甚至出现了增长的势头。

以儿童营养不良的一个重要指标贫血率为例,这几年一直居高不下。即使在实施了“营养包”计划后,乐都的贫血率仍然维持在46.4%。

刘蓓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西宁市抽样调查显示贫血率更高,达到64.5%。2010年,全国5岁以下儿童的贫血率是12.6%。全国农村3岁以下的贫血率是19.2%。贫困农村3岁以下儿童则在23.2%。

“贫血问题不仅仅是在农村,包括上海、广东这样的大城市和东部沿海地区依然存在贫血问题,2010年全国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这些地区婴幼儿贫血率达到20%以上,而个别西南贫困县则高达70%。”刘蓓说。

如同“生长迟缓”,贫血对于儿童智力发育的影响也是“长期”和“不可逆转”的。

只靠卫生部,解决不了问题”

眼见乐都儿童受惠于“营养包”计划,2011年底,中国青海省政府决定拨款1000万在全省普及“营养包”计划。“这是全国第一个由政府出资,在全省范围内普及‘营养包’的省区。”常素英说。

然而,从“营养包”推广历史来看,至今不过覆盖了全国13万多名儿童。陈春明和国内儿童营养学家焦急地期待着“营养包”能够普及到更多的儿童,尤其是贫困农村儿童。

2012年4月8日,卫生部传来消息,计划对山西吕梁山片区实施“贫困地区学龄前儿童营养与健康干预项目”。对贫困地区6个月—6岁儿童免费提供营养包也将考虑先从吕梁片区开始试点。

政府力量的介入似乎给这一计划的未来带来了一丝曙光。然而,在已经87岁高龄一辈子奔波于儿童营养事业的陈春明看来,目前的工作还远远不够。

“问题在于如何把符合营养标准的食物送到需要的孩子嘴里,即如何形成可持续的发放机制,这光靠卫生部,解决不了问题。”陈春明担忧地说。

此前,中国发放的针对改善学生营养的资金,就因为资金发放机制不够合理,本该用于改善学生营养的补助被家长挪作他用。

陈春明提出,未来如何形成可持续的发放机制,如何免费发放,如何市场化运作,这都是未来保证解决中国儿童营养不良问题的关键所在。 

袁瑛,《南方周末》记者 ;王静怡,《南方周末》实习生

原文刊于2012年4月19日《南方周末》

图片来源:Desmond Kavanagh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