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斥巨资发展绿色能源

为了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中国在风能和太阳能领域投入了大笔资金。甘肃,这个曾经的煤炭和石油大省,如今焕发了新的生机。乔纳森•沃茨报道。

Article image

甘肃省西北部那片狂风肆虐的偏远沙漠大概是中国最不招人待见、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区了。这里不仅是中国第一块油田的诞生地,还坐落着数家煤矿和钢铁厂。受其所累,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国和二氧化碳排放国。

然而,随着中国政府的经济转型,以及可再生能源投资力度的加大,过去几年里,这片土地悄然发生着变化。

酒泉
这座丝绸之路上古老的边塞小镇,如今已经成为50多家能源企业的聚集之地。从这里出发,驱车穿过平原,很快便会感受到这里的变化。

五年前,当地人对风力涡轮机还几乎一无所知。可是如今,放眼望去,它们却与无尽的远山和崭新的电塔比肩,绵延到了天边。目前,单酒泉一地,风力发电能力就达到了600万千瓦(GW),几乎相当于英国风力发电量的总和。而据规划,到2015年,这一数字还将翻三番。到那个时候,这一地区将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风力发电场。

而这正是中国发展的另一面。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CO2排放国,是个每三天就会建成一座400兆瓦(MW)燃煤电厂的国家。但是,同时,这个国家里每天就有36座风力涡轮机落成,并且通过新建电网将电力从西部的沙漠输送到数千公里之外的东部城市。

根据长期规划,到2020年,可替代能源和可再生资源在中国能源结构中所占比重将达到15% ,其中大部分是核能和水力发电。不仅如此,政府还利用沙漠、山地高原、海岸线等地形地貌发展风能和太阳能。

如此大规模的投资不禁让人产生了一些希冀,认为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绿色能源超级大国。然而,这种想法目前还为时过早。尽管经济的高速发展让这个国家大部分笼罩在灰霾之中。但是,不断恶化的环境危机却也是促使人们寻求变革的动因。

过去十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翻了不止一番。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脏兮兮的烟囱和非法修建的排污管导致成千上万人因为污染而过早地死去。据环保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有40%左右的河流水质达不到健康饮用标准。

政府制定的空气质量标准虽然相对较为宽松,但是,依然有五分之四的大中型城市不达标。生物多样性下降,消费者对稀有、昂贵的动植物和矿产的需求却在增长。“资源枯竭型”地区的数量已经达到二十多个。干旱持续的时间不断延长,波及面也在不断扩大。

三月份,原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王玉庆警告说,如果将环境成本全部入账的话,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有可能会减半。据他估计,去年的环境损失约为2.5万亿元人民币(4千亿美元),占中国GDP的5%-6%。

针对这一情况,政府计划采取包括不断加强对污染的控制、制订植树造林目标、推进水利项目等在内的一系列措施。其中,重中之重还是从以燃煤为主转为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能源政策改革。

可是,这一系列举措却面临着经济和技术的双重阻碍。燃煤和天然气价格便宜、储量丰富。这就意味着,中国温室气体排放的降低并非短期内可以实现。

然而,酒泉地区政府却表示,当地的经验充分证明了当化石燃料耗尽的那一天到来时,一切变化会是多么地令人措手不及。1939年玉门县开工的第一个油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产量就开始出现下滑,目前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虽然还在不断发掘新的油田,但是,在当地官员看来,酒泉石油产业的后“峰值”时代已经来临。

酒泉发改委主任吴生学说道,“这里是中国石油产业的摇篮。但是,我们意识到,化石燃料的供给是有限的,终有一天会枯竭。所以,我们需要找到其它形式的能源。而酒泉在中国可再生能源领域可谓是独领风骚。”

他说,如今,当地在风能和太阳能领域的年投入超过400亿元人民币(64亿美元),而石油和煤炭的年投入加起来才10亿元(1.6亿美元)左右。

大量涌入的资金让这个过去的贫困地区发生了巨大变化。曾经垫底的城市居民平均收入自2000年起几乎增加了两倍,预计到2015年还将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其它地区也紧随其后。国家规划部门已经划定了七个地区开展大型风电项目,每一个的规模至少都在1000万千瓦级。国家电网建设也在奋力追赶着风电发展的脚步。两年前,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风力发电设备没有实现并网,白白荒废。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大跃进。当年,毛泽东号召中国人民不切实际地发展农业、大炼钢铁,换来的却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

玉门新城街道上贴着的“大力推动经济高速发展!”的标语还能让人感受到当年那场运动留下的痕迹。

在风电发展这一问题上,市场的力量是次要的。法律规定,国家电网风电的收购价为每度(kWh)五毛四分钱(不到9美分),而等量的煤电却只要三毛钱(不到5美分)。

当地能源部门领导表示,与市场价格相比,政府对价格的控制更有利于风电的发展。

玉门市曾是一座石油之城。如今,政府将当地居民从老油区迁出,安置在离风力发电场不远的新城里。城里的高楼大厦还在不断建设之中。

三年前搬到这里的66岁的董素清说道,“大多数人离开老城是因为那里不景气。这里的环境要好得多。”

新城的发展前景也更为乐观。计划到2020年,酒泉的风力发电能力将增加6倍,达到40GW。据吴主任预计, 2020年到2030年,太阳能行业起步后,这里的发展速度将会进一步加快。“到那个时候,技术成熟,发电成本也会降低。我觉得,到2030年,中国将有一半能源来自于可再生资源,酒泉也会因此而世界闻名。这里的人民也会富裕起来,”他说道。

敦煌
的前景也同样乐观。如今,这里不仅仅是古代佛教石窟的所在地,还是一座现代化的太阳能之城。中国第一座10MW级太阳能光伏电厂试点项目就建在这里。该项目目前已经完工,正等待着并网运行。

“我们让世人看到,我们能行,这是很重要的。”国家开发投资公司(SDIC)助理经理宋戎武(音译)说道,“我相信10年之后,敦煌每个家庭都会用上清洁能源。届时戈壁滩将会铺满蓝色的太阳能电池板。看上去应该很美。”

然而,这一点目前还很难说。煤炭的统治地位看似空前强大。据世界资源研究所杨富强说,今年中国的燃煤量首次占到全球总量的一半。煤炭是所有燃料中污染最严重的。而去年,燃煤在中国能源供给中所占比重超过了72%。同时,其它能源的形势却不容乐观。干旱导致水力发电量下降,而风电行业也不进反退。

杨富强认为,单凭扶植已经无法促使清洁能源供给的增长。他希望政府能够通过提高化石燃料价格来遏制其需求。“我们需要限制燃煤的使用,从而向投资者传递一个强有力的信息,那就是,不要再把钱投向煤炭产业了,还是投向清洁能源吧。”

环保人士从酒泉等地看到了希望,以为变化终有一天会翩然而至。然而,变化的步伐依然太过缓慢,并且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了沙漠工程项目上,对城市地区消费习惯的关注则非常不足。

“我们现在还不能说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已经完成,伴随工业化进程的高污染排放阶段已经结束。还早得很呢。净化环境不能单凭新技术。围绕社会责任和生态文明展开更多的讨论也很必要。” 中国第一个非政府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李波说。

Cecily Huang
承担了本文额外的研究工作。

点击
此处观看乔纳森沃茨从甘肃为卫报发回的视频报道。

http://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2012

此文由能源基金会与中外对话合作的“绿色发展”项目资助 。

翻译:东峻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太阳能和风能在中国前行

是的。如今在甘肃省,太阳能和风能行业十分活跃。
A·贾格迪什博士 内洛尔(安得拉邦),印度

Solar and Wind March ahead in China

Yes. In the Gansu province is humming with Solar and Wind activity.
Dr.A.Jagadeesh Nellore(AP),In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