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南乔治亚的灭鼠大战

在靠近南极的南乔治亚岛上,科学家们打算消灭老鼠,恢复上亿只海鸟的家园,这将是历史上最大的灭鼠行动。克莱夫•库克森报道。

Article image

靠近南极的南乔治亚岛上正在准备进行史上最大的灭鼠行动,用鼠药消灭数百万只老鼠。科学家们说这次行动将在2013年到2014年进行,在那之后,美丽的南乔治亚岛将恢复原貌,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鸟筑巢区。

尽管目前南乔治亚岛鸟类繁殖期场景依然非常壮观,但与18世纪末以前比起来,只能说小巫见大巫。当时,海员们无意中带来的老鼠打破了原本纯粹自然的环境。岛上的在地面筑巢的鸟类还没有进化出应对外来啮齿动物的本领,而它们的蛋和雏鸟却是这些老鼠的美食。

“熟悉海鸟的人们有一个共识,即如果能够消灭老鼠的话,就能为至少1亿只海鸟收复南乔治亚岛上祖传的筑巢区,然后这里将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鸟类聚集地。”邓迪大学生物学教授托尼·马丁说,他是被借调来负责这次灭鼠行动的。

南乔治亚岛是最近一个、也是迄今最大一个进行消灭入侵动物行动的岛屿,这些动物被人们有意或无意引入,对原有的野生动植物产生了严重危害。据估计,在已经灭绝的鸟类和爬行类中,有三分之二是岛屿上人类活动造成的,而岛屿的面积只占地球陆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五。尽管造成破坏最大的是老鼠,但猫、狐狸、白鼬、黄鼠狼、猪、山羊、鹿、兔子和其它入侵物种也都是世界消灭入侵动物行动的清除对象。

南乔治亚岛的面积有800平方英里,至少是新西兰坎贝尔岛的7倍,后者是目前世界上最大一片彻底清除了老鼠的土地。坎贝尔岛成功的灭鼠行动完成于2001年,当时用5架直升机,足足洒下来132吨的灭鼠药。老鼠的消亡换来了原有物种的复兴,海鸟们回来了,鸭类和鹬类被从灭绝的边缘拯救回来。

马丁说:“新西兰在岛屿灭鼠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实际上我们在南乔治亚岛的行动主要依靠的也是新西兰技术。一些新西兰人将帮助我们进行这次行动,其中就包括我们的首席飞行员——彼得·加登,他也曾经在坎贝尔岛和鼠岛(位于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岛)的灭鼠行动中担任这一职务。彼得本来都要退休了,但他实在放不下南乔治亚岛。”

实际上,南乔治亚岛行动已经进行过一次成功的试验。2011年3月,直升飞机将55吨溴鼠灵洒在一片面积约132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这个区域被冰川与南乔治亚岛的其它部分隔离开来。

一年之后,尽管灭鼠团队无法确证老鼠无一幸存,但从严密的监控中,已经看不到任何老鼠及其排泄物的迹象。马丁说:“要证明一个‘阴性’的结果是很困难的,但我们非常有信心地认为没有老鼠活下来。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了鸟类恢复的迹象。”南乔治亚岛特有的针尾鸭本来已经濒危,但今年出生的雏鸟数量超过了史上任何一年。

南乔治亚岛灭鼠行动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分别放在2013年和2014年,总共要约300吨溴鼠灵,从空中洒到该岛所有可能存在老鼠的角落。这是一项宏大的行动,将在风暴密集的南半球秋天进行,因为这个季节老鼠非常饥饿,对原有物种造成无意伤害的风险低于气候更温和的春夏两季。“最理想的季节是冬天,但那时的天气风险太大了。”马丁说。

对其它物质的连带伤害是灭鼠行动的一个重大问题。尽管大部分生态学家都对2008年鼠岛灭鼠行动给原有鸟类带来的巨大长远裨益表示赞许,但43头秃鹫意外被毒死也引发了短期的负面公关效应。

溴鼠灵外面裹了一层诱饵,做成颗粒状,这对老鼠的吸引力很大,大到它们连天然的食物都不愿吃了。溴鼠灵是一种抗凝血剂,老鼠吃后会因内出血和器官衰竭而死亡。

老鼠吃下鼠药后,就会出现恐光症状,然后就躲回洞里等死。这样一来,对那些可能吃到已死或者濒死老鼠的其它生物的危害就大大降低。南乔治亚岛上大部分食肉鸟类只吃海洋生物,岛上没有像鹰或者鹫这样的猛禽,也没有原有的陆地哺乳类、爬行类和两栖类。而且专家们认为原有的鸟类不太可能直接去吃鼠药。

但是,灭鼠团队也承认,鼠药可能会在贼鸥海鸥大海燕等食腐鸟类中造成一定的死亡。比如,去年的第一阶段鼠药投放后的几周内,的确有一些褐色贼鸥死去了,但六个月后,随着更多鸟儿回来繁殖,它们的种群已经得到完全恢复。

南乔治亚岛灭鼠行动的复杂性主要在于岛上的驯鹿,这些鹿是20世纪初作为挪威捕鲸者的食物被带来的。必须在进入灭鼠主战阶段之前把它们从岛上清理出去,否则到时鹿会去吃鼠药。植物学家们也非常乐于见到这3000头驯鹿离开南乔治亚岛,因为它们的啃噬已经严重威胁了岛上的原有植被。

南乔治亚岛政府(该岛是英国的海外属地,治理机构设在福克兰群岛)已经打算在2013年的大规模灭鼠行动之前清理这些驯鹿,但具体的方式还未最终决定:究竟是从空中或陆地上射击,还是把它们用围栏关起来?

经过清理之后,南乔治亚岛上唯一的驯鹿只会留在该岛官方盾徽的顶尖上。马丁说:“我们想到这一点,就会忍不住暗笑,就像有人说的:英国境内根本没有狮子,但国徽上不是有一头吗?”

尽管英国政府通过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DEFRA)也给予了一定的资助,但灭鼠行动的资金主要来自南乔治亚遗产信托基金,这是一个保护慈善组织,它仍在寻求捐助以确保行动的圆满成功,预计总花费约为1100万美元。

然而,灭鼠行动的生态回报却是无价的。“这不是一项工作,而是一个使命、一次‘圣战’,”马丁说,“完全的效益可能要过几十年才能实现,因为其中一些鸟类的繁殖幅度非常缓慢,但其它种群却会收到立杆见影的效果,比如针尾鸭和该岛原有的鸣禽——南乔治亚鹨属。”

“当看到第一抹生态恢复的新绿出现时,你心中的快慰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来源:http://www.ft.com/home/uk

©金融时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2012年

图为生活在南乔治亚岛上的信天翁,man_with_noname摄。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